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95.html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间出现巧合,也许是高强穿越来到这个时代,一切都已经被改变。38年7月7日,日方隶属满洲国的伪军一师二旅与我牵引连队一连发生交火。


“连长,是狗日的伪军,打不打?”柱子抬头征询连长王兵的意见。


“打,怎么不打,只要是前来的都不是好东西,揍了再说。”王兵狠狠的说道


“阻击手,干掉那骑马的,NND,当我们这里是旅游区呀,太嚣张了点.”


“啪!”阻击手一枪就将对方骑马的军官击毙.


“袭击!袭击!旅长死了.哒哒达~~~砰~砰~砰~”伪军们顿时忙乱起来,也不管对方在那里,举枪四处射击。


“这伪军比起日军差太远了吧,不就是死个当官的嘛,乱求啊”柱子不屑的说道。


他哪里明白这些伪军很多都是东北土匪改编过来的,一般什么事情都是当家的做主,现在当家的没了,自然忙乱。不过,很快,二当家的,伪军副旅长接过了部队指挥权,部队又稳定下来,不过这二当家的比较实在,马是肯定不会骑的。好不容等到了自己头上的那座山倒塌,终于座上了头把交椅,当然要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玩命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去做吧。


“弟兄们,对面是对方的地盘了,俺们要小心点,不小心丢掉小命可不要怪俺,对对对!慢慢走,不着急,等后面的部队上来。”二当家伪军副旅长,哦,不,现在应该是旅长的二彪藏在伪军队伍里大声吆喝。


他们这磨蹭,王兵他们就不愿意了,自己等人是来牵牛的,你们不前进我们牵毛啊,不行,你们得前进。


“大家伙注意了,给他们几下,让他们速度快点。”


“轰!” “轰!” “轰!” 几枚手雷在伪军队伍中炸响。


“哒哒达~”轻机枪的子弹开始狂泻。


遭到打击的伪军旅团顿时懵了,四处躲避。


“敌袭!还击!哒哒达~伪军的几枪也开始开火”


“撤,让他们尝尝地雷的味道!”王兵一挥手,命令部队边打边撤。


“旅长,对方好像撤退了,人不多,追不追?”一营长问二彪。


“追?追什么?吩咐弟兄们就地警戒,等师长上来再说,派个弟兄回去报告,就说我们遭遇对方大部队的阻击,正在战斗中,让弟兄们枪声不要停,反正没子弹有日本人补充。”二彪心里嘀咕,SB才追,老子就是混口饭吃,正好,老大死了,正好有理由不追击.


“吗的,这是什么部队啊,这么让他们都不追击?”王兵现在是非常郁闷,感觉自己遇见了精明的对手.其实这完全是高估了对手了,二彪同志可不是精明,而是怕死.土匪出身的家伙历来都是保命第一.


“怎么办?这帮家伙太狡猾了.”柱子问道.


“还能怎么办,等呗,我就不信他们不再前进.,派人监视着他们,不知道二连他们怎么样了,不会也遇到我们这样的吧.”王兵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呵呵,这帮伪军很可笑,还在哪里对着没人的我方阵地打枪,嘴里还瞎咋呼,不知道他们搞什么名堂.”侦察员回来报告道.


“等等看吧,反正这里是必经之路.”王兵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伪军一师大队人马上来了,听到前方枪声不断,又听到报告说是遇见对方大部队阻击,马上就架起山炮开始瞄准对面阵地.


“咻!咻!咻!”几十发炮弹落在空无一人的阵地上,带起一片片尘土.


“停止炮击!把二彪给我叫过来.”师长爱新觉罗.那铭感觉不对,立即下令停止炮击.


“二彪,怎么回事?对方阵地上好像没有人啊,你小子是不是谎报军情?”那铭看着二彪,怎么看就是感觉这小子谎报军情.


“不是啊,师长,对方火力很猛,我们团长就是被对方干掉的.”二彪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一口咬定对方火力强大,至于对面现在没有人,那就好解释了,大队人马上来了,人家跑了.见这么多人还不跑,那就是棒槌.


“嘿嘿,你下面大概是要说敌军被我的大部队吓跑了吧,我也不和你计较,马上带着你的人给我追击!否则,你知道后果?皇军可是跟在后面,马上就上来了.”那铭威胁二彪道.


“朝你*的鸡巴*,就知道拿日本人来压老子,玩命的都是我们来干.”二彪心里诽谤着,一边要求补充弹药,得到补充后,才不情不愿的指挥部队冲向了前方阵地.


“轰!轰!轰!”看到伪军进入我方布置的阵地后,侦察员们马上就启爆了地雷.顿时阵地上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啊,俺的弟兄们啊.俺说么,对方那么轻易就撤退了.原来在这嘎哒等着俺呢.”二彪本来看到自己的部队冲入了阵地,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下来,没想到对方竟然埋设了如此众多的地雷.转眼间自己的一个连就没了,心疼的抽起筋来,这年头,没兵就没有话语权,这点二彪是深有体会的,也是师长那铭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的原因.


这下二彪是死活不追击了,谁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地雷等着他呢.


那铭见到二彪部队的惨状,也不好意思再命令他追击了,干脆来个整师人马一起前进.


“啪啪,轰轰!嗖嗖!”伪军一师一路上遇见了无数的冷枪冷炮冷地雷,虽然损失不大,但也被对方给打出火气来了.


“娘的,老虎不发威,你当俺是病猫呀,追击,一定要把这股小部队灭掉.”那铭这次真的发火了,一路上的袭击,自己师损失了几百号人了.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天,自己的部队能剩下多少就难说了,心里一发恨,加上后面皇军部队的催逼,命令全军进行追击.


夜晚时分,追击部队追随一连来到了名叫小王庄的村子,一连的战士进入村子后就进入了地道失去了踪影.


“报告师长,对方不见了,村子里没人,连口水都没有,估计是水井被填了.现在天色已晚,我部是不是先休息,这人生地不熟的,不要中了对方的诡计.”参谋长对那铭建议道.


“恩,马上寻找水源,让部队埋锅做饭,吃了一天的干粮,也够辛苦的,加强警戒,派一团和二团在村口布置防御阵地.以防敌军趁夜偷袭.”那铭对敌军这股小部队可是心有余悸,打仗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


伪军一师开进小王庄后,顿时小王庄热闹起来,找水开始准备做饭,,构筑防线的开始挖掘防御阵地,村里最大的房子成为了临时师部.可惜水他们是找不到了,井已填死,伪军没有办法,只好将自己部队每人携带的水壶中的水贡献出来生火做饭.倒是防御阵地象模象样的挖掘完毕,完全是按照日军操典进行的.


吃过晚饭,伪军士兵开始休息,不到半个小时,除了放哨的基本都进入梦乡.浑然不知自己等人已经被利剑三师一团的大队人马包围了.而且还是村里村外的包围.要知道利剑一团人马可是7000多人,和当前伪军的一个师人马差不多何况是占着天时地利人和.


攻击在凌晨五点的时候发起的,因为这时候的人正是最迷糊的时候,首先打响的是村庄内的一连.


“前方大房子里是伪军师部,先弄掉他,等他们乱起来好收拾.二排,一排,三排去对付他们的后村的那个旅,前村的不要管了,交给团长他们,先端掉他们的炮兵,咱们部队就缺少那玩意.”王兵下完命令就带着第四排的战士向大房附近的地道口行去.


“呵呵,连长,这帮家伙快睡着了,先干掉他们?要死的还是活的?”柱子问道.


“废话,当然尽量活捉,这都是些东北老爷们,打起仗来猛着呢,只是没走对路而已,不过他们也没办法,一家老小都捏在人家手里,命不由己啊.”王兵可是听部队里来自东北的战士说过,没有几个当兵的愿意当汉奸,他们虽然不懂太多的道理,可是也知道祖宗.


“那我们俘虏了他们,他们怎么加入我们,他们的家人怎么办?”柱子比较疑惑这个问题.


“笨蛋,被我们抓住了,就表示他们阵亡了,谁知道是死是活.”王兵对柱子的白痴问题比较无语.

“好了,少废话,出击!”王兵命令道.


大屋四周出现了无数的黑影,慢慢的接近守卫伪军师部的士兵.四排的士兵们分成两人一组,前后夹击,迅速的将对方警卫打昏捆绑起来,然后在嘴上塞上毛巾.再配合其他战士收拾另外的警卫,很快,在己长彼消的情况下,迷迷糊糊的伪军警卫排很快就被收拾干净,至于王兵则带着柱子十来个人直接冲入伪军师部.准备直接拿下伪军师长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