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魏文通的末路

hebinjjwy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面前是苍茫的大海。 魏文通骑在自己的战马上,二十来个最后的随从半环着在他的身后。 魏文通仰天长叹,潸然泪下:“我魏文通自命豪杰,可叹时运不济,今日已成穷途末路!诸位随我到此,雄信心中感激,实在不忍心再拖累大家。朝廷既有承诺,降者不究,诸位莫如就此散去。” 这些骑兵,大都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面前是苍茫的大海。

魏文通骑在自己的战马上,二十来个最后的随从半环着在他的身后。

魏文通仰天长叹,潸然泪下:“我魏文通自命豪杰,可叹时运不济,今日已成穷途末路!诸位随我到此,雄信心中感激,实在不忍心再拖累大家。朝廷既有承诺,降者不究,诸位莫如就此散去。”

这些骑兵,大都是追随魏文通多年的老部下,领先一人,名叫郎宁时的拱手道:“将军平日待我等,义气当先,我等今日若是抛弃将军,岂非无情无义?”

魏文通摆摆手:“朝廷大军转眼即至,雄信即便不落入官军之手,也必会流亡海外,前途凶险莫测,诸位大多有家室,上有父母高堂,下有妻子儿女。雄信已误诸位一时,岂可再误诸位一世?随身尚有黄金百两,数目不多,且先散与诸位,也算单某聊做补偿。”

众将士哽咽一片,大多领了几两黄金,与魏文通作揖而别,却有郎宁时等五人,犹自不肯散去:“将军,我等愿意誓死追随!”

魏文通见几人意志坚决,感动地泪流满面:“诸位大义,单某此生何以为报?”

当夜,几人悄悄潜入附近一处渔村,偷了条小渔船,向东驶入大海。

两日后,由秦琼统领的一万禁军尾追抵达海边,却不见魏文通的踪迹。大海茫茫,一时夜不知如何去追,只好遣人到济南向张须陀禀报,请求协调水师搜索。

大乱甫平,自然少不得要安民。一般附逆者固然可以不问,但“大鱼”还是要处理的。

济南有张须陀坐镇处理,而东都方面,我已经于十月二十日急急赶回。

燕王杨炎,夺其王位囚禁;

段达、侯莫越长等十余人,腰斩;

刘元进、孙元朗等五十余人,斩首;

裴寂、元敏、陈政等百人,囚禁,遇赦不释,这帮人虽然也是“逆首”,但是属于没有“负隅顽抗”的,被捉后又“认罪态度良好”,积极检举揭发,所以得以“从轻发落”;

参与谋反、证据确凿的襄垣郡公段达、信都郡公侯莫越长等公侯贵胄四十余户,夺爵位、抄家,家人共三千余口,皆处流放;

参与谋反的从七品以上官吏(没有爵位者)两百余人,查明罪恶较大者七十余人,连同家眷共一千余口,判处流放,其他全部免职、抄没家财,发还原籍为民,终生不得叙用……

还有一些贵族、官员,虽然有参与密谋,但证据并不确凿,本着“重证据”的“法治”原则,没有处罚,但是今后的“使用”,难免受到限制。

这是东都方面的调查结果,牵涉的范围,除了东都,自然还有西都---那里是闲散的旧贵族的大本营,四十余户贵胄,七成以上来自西都,其他还有禁军、邻近的郡县和鹰扬府。

而济南方面,虽然本着“宽大”原则,也还是处死了“首恶分子”三十余人,罢免官员五十余人,其中有侯伯爵位者十余人,判处流放一千余人---包括魏文通的家眷,徒刑(囚禁)近百人。

有罚就要有赏。

张须陀、杨义臣等已经至高位,升官是升不了了,各自赏赐黄金一百至三百两不等;

车骑将军麦仲才升骠骑将军,封伯爵;鹰扬郎将刘黑闼升武贲郎将,授一等子爵;

游元、李百药等官复原职;

阴世师、骨仪、赵才、李景等为国捐躯,着有司对其眷属优加抚恤……

裴寂、元敏等人还供出一件新的阴谋:驻守北京的中郎将罗艺、车骑将军高开道也与密谋者有牵连。

杨炎曾经在北京做过留守,那时做他的长史的段达,就与还只是车骑将军的罗艺、折冲郎将的高开道相识。虽然论起地位,段达远在罗、高二人之上,但是对这两个有兵权的中级武将,段达“屈尊相交”, 罗、高自然是“受宠若惊”。

罗、高虽然升迁不算很快,但近十年下来,也升到了较高的军职,段达却在杨炎的留守之职撤销后,也失去了长史的位子和实权。不过,通过段达,罗、高和贵为亲王的杨炎自然有了联系。

此次谋反,段达的计划,是在东都发动,西都、北京、济南声援,先控制住黄河南北。

段达以杨炎的名义给罗艺和高开道去了密信,让他两人伺机在北京举事,并且控制临榆关,封锁关内和关外的联系,阻断我由辽东回东都的必经之地。

然而,由于东都和北京地理上的距离,罗艺和高开道接到密信,已经是八月底。

此时的北京,已经知道了高句丽大捷的消息。

更重要的,是罗、高虽然想攀燕王的“高枝”,却不是燕王的“死党”。

接到密信,两人决定“静观其变”---此时东都平叛和济南叛乱的消息暂时还没有传到北京。

静观了没几天,我就已经进了临榆关,罗、高当然更不会轻举妄动了。

不过,他们决定把自己与燕王、段达有瓜葛的内情隐瞒下来。

对于罗、高的处理,还是“宽大”的,毕竟,他们并没有真正参与---大业二十七年(公元六三一年),中郎将罗艺受封“清远侯”、“苏禄军节度使”, 车骑将军高开道为“清远伯”、 “苏禄军节度副使”,领军五百、移民六百到海外“拓殖”。

而此前一年,原荥阳郡太守、河间王杨庆被任命为“东利隋军节度使”---杨庆虽然也没有确凿的参与谋反的证据,但是和杨炎关系暧昧。

这是海中一处荒岛(大约在今天山东省日照东南、江苏省连云港东北的平岛、达山岛、东牛山岛一带)。

靠着偷来的小渔船,魏文通等人夜只能漂流至此了。再往前的大海,浩瀚莫测。

一行六人,只能靠着在岸边捕点小鱼小蟹,采摘一些野果果腹。

好在岛上还有一处淡水,虽然涩口,总算还可以饮用。

魏文通是首领,虽然落难,捕鱼捕虾这样的事情,倒还不必亲力亲为,自然有手下代劳。

在岛上栖息已经十余日了,眼看天气越来越冷,的确要在隆冬到来之前多少存储一些食物,以备不时之需。所以,这一天已经入夜,几个下属还没有回来,魏文通也未觉得有什么异样,就在火堆旁和衣睡下。

突然,浅寐的魏文通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伸手去摸身侧佩刀,却摸了个空。

睁开眼,魏文通看到的,是自己三个下属,却是手提钢刀,将自己围住。其他两人,却不见踪迹。

“出了什么事?”魏文通惊问。

那三人本来是想乘魏文通睡梦之中,将其擒住,可是才来得及把他的武器拿开,魏文通却已经醒来,惊惧之下,都后退了两步。

魏文通此时也已清醒过来:“你等意欲何为?”

为首的郎宁时,曾在魏文通部下做过鹰扬校尉,也是三人的首领,总算还有几分胆气,见状给两个同伙打气道:“他已经没有了武器,怕他作甚?”三人鼓起勇气,又围了上来。

“将军,看在你曾经是我们的上司,只要束手就擒,我们不会难为你。”

“曾六和陶四毛呢?”魏文通喝问。曾六和陶四毛是另外两名下属。

“曾六不识相,已经被我们兄弟做了。陶四毛,现在也已经被五花大绑地捆在外面,你是指望不上了。”

“恶徒,何故叛我?”魏文通怒骂道。

“将军既然叛朝廷在前,何以责备我等叛将军在后?”

这话说的魏文通一时语塞,叹口气,轻声道:“当日在海边,我让尔等自去,乃是尔等自愿追随我。”

为首的前鹰扬校尉冷笑一声:“当日离去,不过区区数两金子而已,将军不如做做善事,成全我等的荣华富贵。”

魏文通面色凄然,扫过几人,仰天长叹一声:“罢罢罢,单某当日谋反,便该想到如此下场,你等皆有父母妻儿在,何苦再做自相残杀!今日单某情愿成全诸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