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燕王的谋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大业二十五年(公元六二九年)八月初五,就在我志得意满地渡过鸭绿江的几天之后。

东都,燕王府。

“燕王殿下,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说话的是燕王亲信,前燕王长史、襄垣郡公、现任正三品光禄大夫段达,“今圣驾在辽东,东宫已告病近年,正是良机。”

杨炎却很是犹豫:“若正如诸位大人所言,东宫重病不起,也许大位自可落于本王身上。”

“燕王此言差矣,若是东宫杨侗真的亡去,臣等恐皇上心中,更加属意的是代王。”段达摇头道。

“代王无意于大宝……”

“代王无意,皇上未必无心,群臣中未必无欲借代王富贵者。”说话的,却是关陇世家中的信都郡公侯莫越长,此时也是四品通议大夫的闲散官职。

“可是,如果皇祖……”

“今皇上远在辽东,音信难通,我等只需诈称辽东兵败,便有机可乘。等皇上到了临榆关,则大事可定!”段达是密谋集团的灵魂。

“可是我等皆无兵权。”杨炎仍然担心。

一直没有开口的正五品朝请大夫裴寂道:“王爷勿忧,振臂一呼,十万军马唾手可得!”

侯莫越长冷哼一声:“而今心中不满的,可是不止我们关陇旧族……”


就在杨炎一伙密谋的时候,千牛右卫已经发现了燕王府近来似乎有些异样。

很快,消息就报到了张须陀等一班留守大臣那里。兹事体大,张须陀等人略一商议,赶紧入宫去找“监国”的皇后。

“列位爱卿所奏,可有证据?”皇后将信将疑。

“回禀皇后千岁,”张须陀奏道,“臣等并无实据,只是据千牛右卫所报,近日燕王府邸,不少官员出入,大多是两都的闲散官员,比如信都郡公侯莫越长,本在西都……”

萧皇后闻言,反倒释怀地笑道:“本宫曾闻刘氏(杨炎的母亲小刘良娣)言之,燕王正与侯莫氏之女议婚嫁之事,本宫本欲待皇上自辽东回銮,便将此情上禀。诸位大人,想必是误会了。”

“可是皇后娘娘,”韦云起依然面带忧虑,“段达、裴寂等亦屡屡到燕王府,不可不察。”

“想是彼等闻得此事,预往相贺,亦未可知。”

张须陀等从宫中出来,韦云起不无忧虑:“皇后惑于亲情,不以为意,若有变故,当若何?”

杨义臣看看张须陀:“张大人,你是众臣之首,以为如何?”

“那段达自持有功,于光禄大夫之职,十余年未得升迁,久有怨艾,裴寂也为仅得正五品散职,不平久矣。至于侯莫越长等,因皇上新政,也是心怀不满,这些人凑在一起,可想而知。”

萧瑀疑惑着到:“或者正如皇后所言,不过为燕王婚事,亦未可知。”

韦云起看他一眼:“果是如此,为何彼等多次出入王府,却不见贺仪?且何需密室相议,不可使外人知?”

窦建德点头道:“韦大人所言甚是有理,不若先将他们拿下,待皇上回銮,再做处置。”

杨义臣忙道:“兹事体大,唐突不得!众官皆是公侯,处置不当,则难免惹起众议。燕王更是皇族贵胄!”

窦建德到:“如此便坐视不成?”

张须陀斩钉截铁:“我等蒙皇上器重,委以社稷之重,安可坐视?我意,可密使御林、金吾、骁果、千牛诸卫及神策军,暗中为备,再密调附近禁军,拱卫京师。”

“如此大事,当得皇后首肯!”萧瑀道。

“大事当前,也犹疑不得了!我等只是密调,不动最好,最后真要动用,再报皇后不迟。”杨义臣道。


八月十一日,段达等人在裴寂府中密议。

“张须陀等密调左右武侯卫禁军在东都东西三十里外。”裴寂道。

段达冷笑着:“张须陀等自以为得计,却不知道咱们正等着他调动禁军呢!侯莫大人,你那里怎么样了?”

“放心吧!三日之内,必得万余人马。”

“如此甚好,就在中秋佳节,咱们举事!”

八月十四日夜,右武侯卫某营。

骠骑将军刘元进突然召集属下议事。

“众位将军,可知我军何以调到东都?”刘元进问道,众将面面相觑,的确,调动之事,事关机密,只有大将军和将军才知道。

刘元进环顾众将,见大家都不答话,便道:“诸位有所不知,我东征大军已经在鸭绿江畔全军覆没了。”

众将闻言,大惊失色。刘元进又道:“皇上如今已经退到通定,身边只有数万军马,却被高句丽二十万大军所困。兵部调我等来东都,正是要驰援辽西。”

“既是如此,我等该星夜兼程,岂可在此耽搁?”一名鹰扬郎将说道。

“刘黑闼,将军发话,哪里有你一个小小的鹰扬郎将插话的份?”刘元进身边一个折冲郎将呵斥道。

刘元进故作宽容地挥挥手:“此去通定,万里之遥,莫说我等到了通定多半已破,就是未破,以我疲惫之师,也是不堪一战,我数万将士,只怕要效大业八年故事。”

刘元进稍作停顿,看左右并无人答话,接着道:“皇上此次,多半蒙难,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皇后密令,拥立燕王监国。”

此言一出,众将哗然,车骑将军麦仲才道:“皇上早立皇储,何以会改立燕王?于理不合!”

“国家方经丧乱,必须一有能之君,而今皇太孙久病不起,何以治国?”刘元进道。

“便是废立,也是朝廷之事,皇后怎会密旨军中?”

“朝臣中有人阴怀异志,包藏死心,欲立一孱弱之主,以便彼等转圈!皇后如此,也是无奈之举。众将军回营预备,明晨启程。”

黎明,刘元进正在准备出兵,却得报车骑将军麦仲才弃军而去,不知所往,而鹰扬郎将刘黑闼自于营中整军,言“未得兵符,进军即是谋逆”,有中军催促,刘黑闼竟然“斩之”,所辖及各营相投者,有千余人,扬言有威逼者“必死战”。

刘元进心中,也畏惧刘黑闼几分,当下虽然领了所部进至刘黑闼营外,却不敢强攻:“刘将军,我等兴兵,乃是奉皇后娘娘之命。”

“将军既然奉令,将军自去,黑闼未见领,不敢擅动。”

“刘将军,我知道你智勇双全,却屈居一个区区鹰扬郎将。若得拥立之功,不难封侯拜将,一伸抱负。”

“封侯拜将,将军自去,黑闼不才,得一鹰扬郎将足以!”


燕王谋乱,其核心,自然是段达、侯莫越长、裴寂,其他还有内事舍人元敏、兵部郎中陈政等,除了一班不得志的关陇贵族,还有一些在“土改”中受到打击的关东、河东士族。

但是这些人是没有军权的,吸取了杨玄感、宇文化及等的教训,这帮人很重视在军队中寻找“同盟者”。

这有些困难。因为在军队里,我的威望还是很高的。

大多数将领都很满意---有胜仗打,有战功立,就有荣华富贵。

下层的士兵也比较满意---虽然军纪严了点,但本朝的军队待遇还是不错的,退了伍也有指靠,混得好还能捞个爵位---对比一下南北朝的“军户”,你就可以知道这个待遇的“优厚”了。

那些贵族出身的将领,虽然家里的地少了,可是凭着战功步步升迁,前途还是光明的。

但是,凡事都会有例外。

比如刘元进。

在归顺朝廷的变民军首领里头,刘元进是混的不错的---从四品的骠骑将军,并且是有实权的那种。

可是刘元进不满足---自己当年好歹也是几十万人的统帅。当初不如自己的杜伏威,现在已经混到了从三品的将军,整整高出自己两级。

不满意的还有同样是变民军出身的徐元朗,现在只是左武侯卫的从五品武贲郎将。

另外一个大名鼎鼎的魏文通,因为多年没有在“野战部队”混,现在居然还只是河南道的一个“副镇守使”。

不平啊,当初同科的武举,李靖徐世绩都已经是将军大将军了,最不济的侯君集,也是中郎将,正四品,自己呢,还只是从四品,而且也没有多大兵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