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59.html


雪豹他们几个人坐在卡车上。他们几个人被调到了其他单位。刀锋和天使被调到了海军当上校舰长,岚岚和瑶瑶调到了中统和军统当情报站上校站长。飞龙、阳光、零号就被安排到了黔军的各个师当团长。雪豹被安排到了新八师。

卡车停了下来,刀魂从驾驶位置下来,其他人也拿好背包陆续下车。刀魂说:“各位,我就送到这里了。保重。”说完,就向他们敬礼。他们对刀魂说:“保重。”说完,向刀魂敬礼。

刀魂走上车,开车回云南了。离别是难过的,他不想看到离别的情景,不想让大家难过。阳光他们站在那里,久久不愿离去。良久,阳光说:“各位,我们也该去报到了。”说完,就抓起背包,向远方跑去。阳光知道:所有人都不愿意面对离别。离别是难过的,但终究是要面对的。雪豹背起背包,默默地走了。一会儿,所有人都走了。

在新八师某新编团的营房门口,副团长高峻和参谋长岳镓正在等候他们的新团长。这个新团长不是别人,正是雪豹。岳镓说:“老高,你说我们是不是给他接一下风?”高峻说:“难道我们要给他大摆筵席吗?”岳镓说:“那也应该让炊事班多加两个菜,毕竟人家远道而来吗。”高峻说:“老岳,现在国难当头。况且,我们的经费本来就不足,哪有钱给他接风?但愿他不是跟前几任的一个样。”

岳镓本来想借接风跟新团长和高峻他们俩个聊聊。因为上几任团长根本什么都不管,更别说打仗了。高峻跟他们吵过几次,上几任团长都把高峻当成眼中钉,想尽办法打击他。幸好岳镓帮他说好话。岳镓知道,高峻说的也是事实,只好作罢。想;找个时间再跟那个团长好好聊聊吧。

快到团部的时候,雪豹整理了一下军容,也得给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吧。来到团部门口,一个哨兵问:“长官,请问你是?”雪豹说:“我是你们的团长,雪豹。”哨兵连忙敬礼,说:“团座好。高副团长和岳参谋长正在里面等您呢。”雪豹说了声谢谢后,就走了进去。那个哨兵想:这个团长真不一样。

雪豹走进去后,看见营房门口站着两个军官,连忙走了过去。高峻和岳镓也感到吃惊,这个团长竟然是背着背包走来的。他们说;“报告团座,新八师新一团副团长高峻、参谋长岳镓向您报到。请指示。”雪豹说:“辛苦了。我先去把背包放好。”说完,就向宿舍走去。放好背包后,三人一起向训练场走去。

训练场上正在进行射击训练。三人来到训练场,一个军官跑了过来,敬了个礼,说:“报告团座,全团正在进行射击训练,请指示。一营营长,杨国威。”雪豹想:杨国威,这名字不错,扬我国威。雪豹说:“继续训练。”“是。”枪声又响了起来。半个小时后,射击训练结束。报靶的时候,雪豹差点没晕倒。1000人只有20人命中,其他全部脱靶。

雪豹骂道:“你们怎么回事?1000人打靶,只有20人命中。你们能解释下是怎么回事吗?”雪豹拿了一把汉阳造,上膛、瞄准。开枪的时候,子弹打出了不到5米,就掉在了地上。雪豹开了第二枪,还是一样。

雪豹马上意识到,是子弹问题。他马上让一名士兵拿来钳子和纸。然后问他要了一颗子弹,用钳子把它拧开。他把火药倒在纸上。发现居然是一半火药,一半沙子。雪豹狠狠地把弹壳扔在地上,大声吼道:“这是严重的质量问题,我要投诉!”高峻说:“团座,您消消气。”雪豹说:“我消得了吗?你都看见了,这样的子弹怎么用?也不知道手榴弹怎么样?”

雪豹想: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他来到办公室,拿起电话。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白熊的声音:“你好,我是白熊。”雪豹说:“主任,你好。我是雪豹。我想问军团借点钱。”白熊问:“怎么了?”雪豹说:“我想买武器。”然后就把子弹的事跟白熊说了,并跟他说想借的数目。白熊听后,说:“雪豹,这笔钱不是小数目。我要跟司令他们商量一下才能答复你。”雪豹说:“好的。”放下电话后,白熊向猎鹰办公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