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平定高句丽

hebinjjwy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size][/URL] 契苾部谢绝了与隋的结盟,至于莫何可汗的封号,人家说的很干脆:“先祖十余年前已自号易勿真莫何可汗,何需他人册封?” 至于那车财物,人家可是老实不客气地全盘照收,不过,本着礼尚往来,契苾部还是送回一批“回礼”---马五百匹,驼百峰。 我只好先叹一口气,把注意力从西往东移。 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契苾部谢绝了与隋的结盟,至于莫何可汗的封号,人家说的很干脆:“先祖十余年前已自号易勿真莫何可汗,何需他人册封?”

至于那车财物,人家可是老实不客气地全盘照收,不过,本着礼尚往来,契苾部还是送回一批“回礼”---马五百匹,驼百峰。

我只好先叹一口气,把注意力从西往东移。

高句丽。

是的,高句丽。

这个令堂堂大隋蒙受了巨大耻辱的高句丽。

但是,今天的高句丽,已经不再是大业八年的那个高句丽了。李世民、来楷等一南一北,疲敌数年,每逢春耕秋收,都要不请自来地上门“做客”,而靺鞨人更是隔三差五地“串门走亲戚”。

大业二十五年(公元六二九年)正月,朝廷下旨,以来护儿为“辽东行军大总管”,罗士信、秦琼为副总管,领禁军十万,以及李世民所部和突厥、靺鞨、黑水、契丹、奚等诸部十万,征讨高句丽。

与此同时,又任命周法尚为黄海行军大总管,统领北海、东海两路水师和来楷所部,以及新罗、百济两国,共十五万众,在南面夹击。

至于“圣驾”,本着多年养成的“靠前指挥”的习惯,在三万近卫军的护卫下,移驻北京。

与往年不同,今年的东都,没有了留守的杨侗。

杨侑随驾至北京,杨炎镇太原。

东都,以萧皇后坐镇,名义上,仍然是皇太孙杨侗留守,但杨侗“有疾”,故而下诏皇后“听政”---隋唐时代,女性的政治地位还是可以的,并以张须陀、韦云起、杨义臣、萧瑀等重臣“辅政”。

多年了,朝廷从来没有忘记“雪耻”,辽河以西,如今早已经是良田百万,而大运河从江淮地区运来的粮食,也被陆陆续续运到辽西囤积---与当年的劳民伤财不同,这些粮食,是在近十年的功夫里逐渐积聚起来的。

辽西的粮食,已经足够来护儿的大军经年之用。

而对高句丽的军事行动,根本不需要一年。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高句丽居然还在内讧。

乙支家族败落后,一个新的家族在高句丽的政坛上崛起---泉盖家族。

高句丽的文化、政治落后于中原,还处在部落联盟与中央集权的过渡期,泉盖氏是高句丽的大族,长期以来,担任着高句丽的西部大人(傉萨)。

高元与乙支文德合作时,平壤的权威,还足以制约泉盖氏等一批“豪族”,但是高氏王族与乙支家族的争斗,给了泉盖氏咸鱼翻身的机会。泉盖氏的“当家人”泉盖苏云打着“勤王”的旗号,带兵进了平壤,被高建武任命为大对卢(相当于丞相)。

按照惯例,大对卢的任期只有三年,可是泉盖苏云当权后,霸着位子不让,使得高建武和其他许多人不满。

在政治上,高建武和泉盖苏云之间,也产生了矛盾。

面对隋的“疲扰”政策,高建武认识到,继续采取武力对抗,只能使高句丽覆亡。他开始企图改变高元与中原为敌的政策,谋取和平---割让辽东称藩。

但是泉盖苏云不干---与隋为敌,使高句丽处在战争状态,泉盖氏才有长期把持朝政的可能。泉盖苏云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遵循先王之道,保家卫国”。

大业二十四年(公元六二八年),高建武的太子高桓权年青气盛,不满于泉盖苏云的**跋扈,纠集一帮“太子党”,秘密刺杀泉盖苏云,居然几乎成功,泉盖苏云身负重伤。但泉盖苏云堪称一代枭雄,隐伤不发,稳定局势,高桓权等还以为刺杀失败,一时间乱了手脚---那高桓权不过十几岁不到二十,一帮“太子党”,也只不过是一些“大男孩”般的贵族子弟,勇鲁有余,而机谋不足。

泉盖苏云一面召集在平壤的亲信,包围王宫,以“通隋谋逆”的罪名,逼着高建武交出高桓权和“太子党”,将高桓权用毒酒鸩杀,其余人全部斩首,“灭门十余户”,借机将平壤的政敌几乎肃清;一面派人急命在故地继任西部大人的弟弟泉盖苏文传到平壤。

等到泉盖苏云终于伤重身亡之时,平壤的局势,已经被泉盖氏控制,泉盖苏文出任大对卢。十多天后,泉盖苏文逼迫高建武任命自己为莫离支(丞相兼兵部尚书,相当于今天的国务院总理兼国防部长),高建武名为国王,却被囚禁在王宫一角,实际上被软禁,而以高建武的弟弟高藏为“王太弟”“监国”,其实也还是一个傀儡,高句丽真正的实权,落在了泉盖苏文的身上。其实,泉盖苏文心中有废黜高建武,自立为王的打算,只是因为平壤外面还有一些忠于高氏的傉萨、道使(地方官),才不得不抬出高藏做傀儡。

大业二十五年(公元六二九年)三月底,征讨高句丽的大军云集辽东,就在这“箭在弦上”的时候,却出了一点意外---唐国公李渊亡故,李世民请求回家奔丧。

大战在即,怎可临阵易将?我当然没有同意。

唐国公长子李建成,袭唐国公,咸阳侯李世民进封咸阳县公,甚至连颇为不肖的李元吉,也被封为伯爵。


四月,来护儿派遣副帅罗士信为前锋,攻打盖牟城(今辽宁盖州),罗士信“一战而下”,俘获高句丽兵民两万余,于其地置盖县,旗开得胜,与此同时,李世民部从捷顺城出发,水陆并进,到了四月中旬,李世民与罗士信会师于今天的辽宁庄河西北一带,辽东半岛上,只剩下小股的高句丽军还在顽抗。

四月二十日,隋军主力包围了辽东城,面对坚城,来护儿围而不攻,而以被俘的高句丽兵民三万余人绕城挖掘深壕,断绝辽东城与外界的联系。与此同时,隋军两万包围了辽东城东南二十里的白岩城(今弓长岭一带),因为白岩城地形易守难攻,隋军并不强攻。

盖牟城失守,辽东、白岩两城被困,急坏了北部傉萨高满,他急忙命乌骨城派出一万多援军北上,试图解白岩之围。

乌骨城的高句丽军小心翼翼地通过了白岩城东南的山地,领军的高句丽将领不禁冷笑:“我道隋军用兵何等厉害,原来不过如此,若在山中埋下伏兵,占据要道,我必不能至此!”

当他听说前方只有三千隋军步卒列阵之时,高句丽将军更加放心了:“隋军至此,不过三千人,我有万余,必可破敌。”

隋军只有三千人在平原列阵,领兵的,是已经升任车骑将军的苏定方。

高句丽人以五千骑兵发起了攻击---在平地上,五千兵扫荡三千步兵,实在是太容易了。

当然,高句丽人夜知道隋军强弩的厉害,五千骑兵中,有一半是重甲骑兵---这是高满手中的王牌。你隋军的连弩、神臂弓一类,对重甲基本没有用,车弩和床弩,毕竟有限。

然而隋军已经装备了新式的强弩---蹶张弩---所谓蹶张,就是用脚上弦,脚的力量比起手臂,又要大得多了。

比起连弩、神臂弓,蹶张弩的射程和穿透力,都要大得多---足以在两百步的距离内穿透高句丽骑兵的重甲,而比起车弩和床弩,又要容易携带得多---比起神臂弓就大和重那么一点。

一张蹶张弩,配有两名士兵,一人蹬弦,一人上箭。

而苏定方的三千士兵中,有八百张蹶张弩,其他还有神臂弓和连弩,可以对付轻装骑兵。

重甲骑兵的防护性强,可是问题是,他的速度会慢许多,慢到足以让隋军的蹶张弩从容射击。而轻装骑兵,本来是在重甲骑兵后面跟进,其快速机动的优势便打了折扣,况且还有隋军的神臂弓和连弩在等着他们。

面对威力巨大的蹶张弩,高句丽的重甲骑兵开始慌乱起来,一些骑兵后撤,反倒冲乱了身后跟进的轻骑兵。

突然间,高句丽步兵的两侧,响起一阵狂野的呼喊---两千突厥、契丹骑兵呼喝着向着高句丽步兵冲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