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男当兵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紧急集合(2)

好兵海东青 收藏 0 5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6.html


第二十八章: 紧急集合(2)


凄厉的哨声撕扯着我的耳膜,使我一下便惊醒了过来。九班所有人也都与我一样就好像屁股上被马蜂蛰了一下,大伙以相差2、3秒的速度间隔迅速从床铺上弹了起来。

在哨音响起的二三秒后,我就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挺起,快捷而熟练地穿衣上身,摆腿套上鞋子,左挎包、右水壶、挎包带上系毛巾,叠被、拿背带,慌慌张张打背包。

此时,忙碌中的我们,那里顾得上中队长所说的什么“一条龙、二条龙”还是“三条龙”,总之,能将背包快速打好背到肩上就是条好龙。

黑灯瞎火的宿舍内,争先恐后的穿衣服声,胶鞋踢踏声,武装带“叮当”声和打背包的“噼啪”声响成一片。过程中,我不断地小声催促着:“快!快!葛秋生,先背上水壶和挎包!”

刘畅也在对身边那二个“重点人口”进行着督促:“沈玉强,你的帽子还不戴上?老赵,挎包上别忘记系毛巾、、、”

当九班全体人员以绝对领先的速度整齐地站立在周队长面前并开始报数的时侯,大家都看见了灯光下周队长脸上露出的满意表情。不错,速度全队第一,而且,备装全部符合要求。但此时不是进行班教练考核,全队的整体速度才是全校考核时成功与夺魁的关键!

各区队整队完毕分别跑步上前向队长进行报告人员情况。

报告完毕后,周队长站在队前表情严肃地下达了命令:“同志们。”

“请稍息。接上级指示,今晚沧口海边发现敌特活动,现命令我队迅速赶往指定区域,以配合兄弟部队实施围捕!”

所谓“兵不厌诈”!我们闻听到队长此时下达的“作战命令”,明知句句是假,但还是觉得热血上涌,就好像真的要组织我们去抓捕偷渡上岸的“美蒋”特务一样,所有人都激动和兴奋地不得了!

“现在,我命令:一、二、四三个区队在前,三区队在后。九班全体人员迅速带回寝室,放下背包和全部装具,轻装跟随大队,殿后负责收容!”

听队长下达完以上的口令之后,我强止住脸上开始浮现出喜形于色的得意神情,像生怕队长会后悔一样,赶紧下达:“九班注意。向右转,右后转弯,跑步——走”的口令,带队跑步回到寝室。

快速放下背包和全部装具后,组织好人员,九班呈整齐的班纵队重新跑步返回队列中。

“全队都有了,立正。向右——转,齐步走!”周队长洪亮的口令声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中。

随着口令,全队一百多名战士在干部的督导下开始了行动。

从五队门前出发后,队伍上操场左转进入家属区,再右转向学校北门方向开进。出北校门,队伍左转沿围墙外的土路一路向西;到达围墙的西北角时,沿铁路线和围墙之间的小路向南疾行。经过二三十分钟的行进后,到达围墙西南角时,再向东转,沿南围墙经院墙东南角后,折回向北,最后由学校主门(东大门)返回校内。进入校内,一直沿主马路(“阅兵大道”)直行至教学大楼,右转向北到大队部上的大操场。

确切地说,这次进行紧急集合演练所选择的快速行进路线,就是围绕着我们海航机务学校的外围墙转了大半个圈。这条线路,是文书下午骑着他那辆“大金鹿”自行车提前为此此演练“踩”出的路。

途中,我们经过了不久前杨少波违纪翻墙外出巧遇、夜救梦兰的那条铁路线,也见到了不远处胶州湾那黑茫茫的大海。

这是我们继上次大门外出公差、清理围墙以及到外场机务队训练以来,外出离开校区最远(是行进距离最远不是直线距离最远)的一次。只可惜时值夜深人静的午夜,沿途不但没有美女养眼,也看不见胶州湾畔大海的浪花滚滚,更是被干部折腾了个半死!

大队人马一路上是跑跑、走走,再走走、跑跑,因为土路崎岖、宽窄不一,以致速度忽快忽慢、没有固定的节奏,经过的路程大多为土路和荒地,脚下深浅难见,使兄弟吃尽了苦头。

有幸成为大队殿后收容队的我们九班十个伙计,从出学校北门时就开始收容队伍中人员掉落的装备。其中,主要是散落的被子(有几床被子是中途散开后影响队列行进而被各自区队长强行扔出队列的),另外,还有背包带、帽子和毛巾等物。

等回到大队部前的大操场上立定停止时,我们共计“收获”了七床被子。这当然还没算上队列中已经散开,由战友自己抱着和在肩头披着的被子。

站在队伍前面,周队长开始讲评:“同志们。为备战学校组织的紧急集合考核,今晚,我们全队进行了第一次预演。通过本次预演,发现目前存在很多问题,其主要表现在:

1、起床整装的整体速度太慢;2、队列行进中前后跟进节奏不佳、战线拉得太长;3、背包捆扎技术太差,松散比例较高!按照目前的反应速度和快速行进时暴露出的以上问题,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大家——想要在本科目考核中取得全校的第一,绝对没有可能!

结合以上存在问题,从今天白天开始,各中队各自组织针对性训练,尽快提高单兵素质和起床速度!在以后的时间里,全队还会不定时地进行多次演练。成绩最差的班和区队,要加倍训练,直到达标!下面,各区队统计目前人员的装备情况后讲评带回并迅速就寝。”

在中队干部清点个人装具的过程中,我利用放松喘息间偷眼左右观察了一下身边的战友,发现,当前的队伍中真是千姿百态、不忍目睹!只见,有人把已散开的被子搭在颈部作逃荒状,有人的背包带在地上散拖了几米作飞天状,还有人的上衣门襟大开、衣冠不整地作狼狈状、、、

其中,表现最为夸张且极具戏剧化的要数四区队的一个伙计。他老兄居然没穿冬装裤子,一条白色的内衣裤在队列中显得格外地扎眼。实在不敢想象,他老兄就是这副德性随着大队跑了这么一大圈。

见此情形,气极而笑的郭中队长上前就在他的肥屁股上给狠狠地踹上了一脚!

看着这伙计被踹出队列,抓头挠耳的狼狈相,众人禁不住全都大笑了起来、、、

经历了这第一次的演练之后,我和李建国等几个B市兵几乎每天晚饭后都要跑到文书那里去打探有关队里是否会组织紧急集合的情报:“孔老兄,嘿嘿,有没有有的内部消息呀?”

“今晚,咱队里会不会组织紧急集合呀?孔大哥,透露一下,我保证不告诉别人,嘻嘻、、、”

可是,文书老兄的回答总不能使我们满意。不是没情报可说、就是说出的情报一点也不准确、搞得我们忙碌半天还是虚惊一场。

看来,队里组织的紧急集合,根本没有预先的计划和方案,完全是看队领导的心情和感觉随机而定。(后来,我留校在五队当了区队长之后才知道,在每批新兵的这个特殊阶段,每当全队干部熄灯后聚在一起喝酒聚餐的时侯,就最有可能拉新兵的紧急集合。这可能也是基层干部苦中寻乐的一种方式吧!)

作为民间的“情报交流中心”,大厕所那里还是不时传来有关全校紧急集合的各类消息。

有时侯,所传播消息的准确度令我们无法不相信其真实性!在那段时间里,各队新兵间最“恶毒”的玩笑就是:“哎,哥们,告诉你一个绝对可靠的消息,我们队今天到学校机关出公差时听我那在校务部当通讯员老乡说的,今晚X点XX分举行全校紧急集合!哎、哎,注意保密,不要告诉别人啊。”

就这样,我们是天天紧张、夜夜恐慌。在提心吊胆的等待中,一周的时间过去了,也没有等到全校组织的紧急集合考核。

正当大伙渐渐开始有所懈怠的时候,我们五队的第二次模拟演练又开始了。

这是一个乌云低沉、月隐星藏的夜晚,时间临近午夜,正当经历了白天艰苦训练的我们从疲惫劳累刚刚进入到深层次的睡眠状态,急促的紧急集合哨音就猛然吹响了:“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带齐全部装具,全队紧急集合!”

我们训练有素地在黑暗中整理着各自的被装,紧张、迅速、条理并且静默。这是一段时间里坚持不懈严格训练的结果。此时,五队的全员已较第一次进行全队演练时有了很大的进步。

冲到队门外、队长所站立着的花坛前,我们九班又抢了个第一名。说实话,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班平日里的训练多于其他兄弟班,同时,九班寝室所处的便捷位置也帮了兄弟们的大忙。

平时在休息时间里让大伙加班多练习几次起床集合就满口牢骚的赵立君和曾宏伟等人,此时,听到周队长在全队众人前对九班的表扬,也都是美滋滋地脸上全乐开了花。

这第二次的全队演练,我们班还是被队长指定担任收容队。

这个决定,让其它十几个兄弟班的人员都羡慕得要死。因为,作为收容队,既不用背着背包,也不用听干部的呵斥,还可以消消停停地跟在大队后面轻装漫步。所以,此时的赵立君和曾宏伟等人便彻底地没有牢骚和意见了。这就是平时多流汗、关键时刻能够拔头筹得到的最实惠褒奖!

从那之后,他俩在训练和班务的安排上对我这个班长开始言听计从!

没有例行的“战前”动员,全队集合完毕立即开始启程。

队伍没有如上次一般向学校北门的方向运动,而是向南经过教学大楼的东侧,朝着综合器械训练场地和学员二大队之间更南方的黑暗之处扑去、、、

不久,队伍行进到一片茅草丛生的荒凉之地。这里,没有建筑物,只有很多高低起伏的土包,四下黑灯瞎火的让人难辨究竟。一时间,我真以为是来到了荒郊野外。记得没出学校的大门呀,这究竟又是哪里呢?

队伍依口令停下之后,周队长简短地下达了命令:“同志们,根据训练预案,我们马上开始进入预备设伏地点。现在,从一班到十六班,全队改为一路纵队前进。要求:在行进的整个过程中,保持绝对静默,随时保证口令的快速和准确传递!”

说完,周队长和邢中队长在前领队,从一班长开始,全队战士人挨人地衔尾紧随,呈“一字长蛇”队形向暗夜里的丘陵荒草丛中开始了运动。

这片区域,四下遍布土丘和沟壑,身边满是枯死的荒草和荆棘,脚下的小路更是高低起伏。行进过程中不时遇到半米左右落差的土坡和沟壑,周围高低起伏的大小土包恍如坟丘,平添了几分的恐怖和诡异感觉。我们深深浅浅、不明目的地默默跟随前行。

乌云满天、月黑无光,初次接触夜间徒步野外急行军训练的我们,还不懂得辨别脚下“明是水、暗是坑”的要诀,只能没头没脑地凭感觉摸黑前行。因此,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人被草丛、树枝和坑洼挂擦、绊倒,时不时被从暗处受到惊扰而跳出的野猫、野狗和不知名的野物所惊吓。

行进开始后约有二十分钟,第一条口令从队前依次传了过来,内容是:“保持安静!”

负责殿后押阵的王副队长低声对我叫道:“九班长。”

“到。”我小声应答后,快步接近他。

“李冰,你到队伍最后,负责记录传递过来的口令。”

“是!”

我开始认真背记着队长从前方发出、依次由一百多人口口相告、传递过来的口令。

但是,记着、记着,就发现不大对头了。因为,传递过来的口令越来越多,我根本就不可能记全所有的内容。而且,更让我感到哭笑不得的是,这传过来的口令中竟然夹杂着不少各地的方言俚语和骂人的粗话。

他大爷的,这绝不可能是队长传过来的口令呀!

对此郁闷不解的我,正要将此异常情况向押后阵的王副队长报告,就听他在我身后嚷道:“李冰,不要再管口令的具体内容,认真记住一共有多少条口令就行了。NND,这群臭小子!”

就这样,一百多人的队伍摸黑在乱草荒丘之间蜿蜒行进了约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我们都感到气喘如狗的时候,终于走出了这片令人头疼的荒地,来到一栋暗红色的建筑物东侧。

这是一栋砖结构的三层大楼,驻足在它黑蒙蒙的后面,有种阴森森的被压迫感觉。

对着这栋看似面熟的建筑物,我仔细辨别了半天,直到绕到它的侧面时,才发现该栋建筑正是我们第一天到达海航机务学校时,下了卡车集结后进行“天女散花”分配的灯光球场前的学校训练部大楼。

结束了徒步急行军训练,全队返回到学兵大队前的大操场上时,队伍依口令停下。

整队完毕,周队长在队前下达口令:“各区队检查人员及装备保持情况!”

、、、

值得表扬的是:在这次进行的全队紧急集合演练行动中,大家的表现都很不错,只有二个人的背包散开,没有发生其它装具的丢失问题。因此,我带领殿后的九班这支收容队基本上是无事可做、轻轻松松地跟在后面逛了一圈夜路。

检查完装具保持情况,队长开始讲评:“今天进行的这次紧急集合演练,大家表现得不错!起床和整装速度较之第一次都有了很大提高;行进中,没有发现个人装备的松散和丢失;队伍在复杂地形中行进时的跟进速度也很不错。下面,还要检查一下今天新增加训练科目——口令传递的情况怎样?”

当周队长听我在队尾报出:“报告队长!共收到162条口令!”这句话时,一贯沉稳、遇事不慌的他惊讶得十几秒钟时间没能说出话来!

“在整个队伍行进的过程中,我一共只后传了三条口令,第一条:‘保持安静’;第二条:‘注意安全’;第三条:‘观察敌情’。你们这帮X兵,居然给老子整出了162条口令!简直就是瞎扯淡。这要是在战时,你们就会因误传情报、贻误战机,而被全部枪毙!”继而,周队长愤愤地怒斥道。

“今天晚上,各区队给我认真组织点名,就此事开展自查和总结。同时,各班组织班务会专题对此事进行检查和讨论。”

、、、

同样的全队预演,后来又连续搞了二次。五队新兵的军事素质在日趋严格的训练中不断提高。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学校组织的紧急集合考核,随时都可能会发生,各学员队的干部不知道会在何时进行?学兵大队的首长们同样也不清楚!

于是,每当夜幕到来时,我们就会绷紧了神经、处在紧张之中惶惶而不可终夜。

但到了最后,大家便又从整日紧张情绪中回复到了麻木状态。不就是紧急集合吗、不就是快速起床+轻装奔袭吗?与其日复一日地处在被动和担惊受怕中,还不如主动地迎战,抓紧时间练习、努力提高自身素质,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佳对策。

在我的倡议下,九班全体人员又自发地聚在一起,召开了一个十分民主的座谈会。在这次会上,讨论的重点议题就是——用怎样的办法和认识对待眼下必须面对的紧急集合?

经过异常激烈的争执和讨论,最后,大家很艰难地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为了能够安安稳稳地天天睡上好觉、不再每晚都处于惶恐不安之中,从现在就开始练好紧急集合的基本功!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平时训练多流汗,关键时刻轻松应对、在队干部眼前多露脸的目标!

其实,很多事情同样都是这个道理,遇到困难,你越害怕、它就越难!你敢于知难而上,它反而变得简单容易了,打背包应对紧急集合不例外地也是这样的道理。

座谈会上统一认识之后,我们白天在操场上训练队列,中午、晚上回到寝室,便利用闲暇的时间班里自行组织,每天抽空训练上一个小时。就这样,几天的时间过去,大家就都轻车熟路地应付自如了!

学校相关部门首长考虑到对战士们训练和休息时间上的合理安排,于是,全校紧急集合的考核就被很人性化地安排在了一个周六的晚上进行。而且,还是出人意料地一夜连搞了二次。

第一次集结时,我们五队的成绩在几个基层单位中仅名列第三。这个成绩让在此方面已经付出艰辛努力的我们感到很屈辱和很受打击!

而一个半小时后突然组织的第二次全校集结,我们却是出尽了风头。这一次,学员五队以毫无水份的大比分成绩遥遥领先于其他兄弟队、获得了无可争议的第一名。

后来,通过新兵中的老乡我们私下了解到,个别兄弟学员队(连)那里,在这即将进行考核的最后几天的时间里,他们的队干部或区队长居然都是安排全队战士打好背包、穿好衣服、备装整齐,夜间睡觉时只盖大衣,一夜夜就这样集体作弊、硬挺过来的。

可惜呀,人算不如天算!当他们沉浸在第一次集结取得胜利后的喜悦之中而安心脱衣放松高枕香眠的时候,真正记入成绩的第二次考核却让他们在慌乱之中措手不及!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不是他们无能,也不是我们五队运气好,实在是因为组织这场考核的校部首长太狡猾、太高明!

我们五队最后取得的这场胜利,就应验了那句老话——“真金不怕火炼”!做人真的需要厚道。


明日上传:

《好男当兵》第二十九章:军民关系

敬请关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