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详解咒水惨案 永历王朝遭遇灭顶之灾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3 2648
导读:2006/08/10 15:44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法制晚报 杜廷广 [img]http://img9.itiexue.net/1352/13524213.gif[/img] 南明永历帝朱由榔殉国碑 [img]http://img11.itiexue.net/1352/13524215.gif[/img] 许多南明朝武将,在缅甸遭遇“咒水之难”   穷途末路南明君臣遭刁难盟誓骗局四面楚歌伏杀机———   顺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1661年8月12日),缅

2006/08/10 15:44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法制晚报 杜廷广


专家详解咒水惨案 永历王朝遭遇灭顶之灾

南明永历帝朱由榔殉国碑


专家详解咒水惨案 永历王朝遭遇灭顶之灾

许多南明朝武将,在缅甸遭遇“咒水之难”


穷途末路南明君臣遭刁难盟誓骗局四面楚歌伏杀机———


顺治十八年七月十八日(1661年8月12日),缅甸国王莽白给逃到缅甸境内的南明永历帝朱由榔捎来口信,让他明日过河,同饮咒水盟誓,以结友好。朱由榔及一些大臣皆看出其中有诈,但寄人篱下,又不敢不去,只好命大学士马吉翔、大臣沐天波等部分文武官员前去赴约。次日上午,马吉翔等人来到缅军驻地塔下,即被三千缅军团团包围。沐天波见有变故,立即夺刀反抗,终因寡不敌众,大小官员42人全部被杀。随即缅军赶往朱由榔住处,追杀随从300余人。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咒水之难”。


仓皇入缅


南明皇帝遭盘查


明崇祯政权被李自成起义军推翻后,南方的明朝旧臣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帜“勤王”,先后拥立了四个明室后裔,史称“南明”。但在清军的打击下,福王朱由崧、鲁王朱以海、唐王朱韦键的复明行动很快失败了。


顺治三年(1646年)末,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称帝,以永历为年号,建立了南明永历朝。立朝不久,清兵又至,永历帝无力抵抗,只好放弃广东,辗转到贵州、广西和云南。


1658年12月,南明在昆明建立滇都,不料立足未稳,吴三桂率领的三路清兵追击到云南。朱由榔此时已经走投无路,为保住性命,他听从了马吉翔等人的建议,于1659年正月仓皇出逃到缅甸境内,以期在缅甸苟且偷安。


缅甸当局同意接纳永历皇帝,但要求南明文武官员解除武装方可进入境内。于是朱由榔下令大小文武官员2000余人放下兵器,并赏给了缅甸当局许多财物。但缅甸当局并未彻底放心。缅甸人明白,永历朝廷仍以宗主国自居,事实上却是逃难而来。


为了避免礼节上难以处理,缅甸国王拒绝接见使者,只派汉人通事居间传达信息。通事拿出明神宗时颁给缅甸的敕书同马雄飞、邬昌琦带来的永历敕书相核对,发现所盖玉玺大小稍有出入,因此对永历朝廷的正统地位产生怀疑。幸亏镇守云南的沐天波携有历代相传的征南将军印,这印是明代同西南周边土司和接壤国家往来文书中经常使用的,缅甸当局对比之后才解除了疑惑,允许永历帝和他的随行人员暂时居留境内。


缅甸政变


新国王嫌永历礼数不周


朱由榔等人初到缅甸时,虽然身边兵士不多,但外围仍有李定国的数万大军抵抗清兵,受到了缅甸君臣比较善意的接待。


第二年,李定国的军队节节败退,军士死伤大半,无力保护永历政权。缅甸当局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变化。恰好此时,缅甸又发生了宫廷政变,对永历政权还算友好的国王莽达被处死。


顺治十八年(1661年)五月二十三日,缅甸国王的弟弟莽白在群臣支持下发动宫廷政变,处死了莽达,自立为王。新国王看到许多大臣前来祝贺,惟独朱由榔未到,感到很生气。其实朱由榔并不是不想来,而是因为坐吃山空,经费上陷入窘境,拿不出多少像样的贺礼。可莽白认为他们根本不像贫穷之人,觉得他们欺骗自己。国王对朱由榔等人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再加上永历政权大势已去,便生出了除掉他们的念头。


莽白借口朱由榔不送贺礼,便派使节前去索要,结果也没得到什么,便命使节当面责备道:“我已经劳苦三载,你们的皇帝及大臣应该重重感谢我。前年五月,我王打算杀掉你们,还是我力保不肯。你们这些人毫不知恩报恩。”说完愤愤而去。永历官员极力辩解,但对方不为所动,自此双方关系逐渐恶化。


“咒水”之誓沐天波等重臣遇难


这年七月十六日,缅甸国王莽白决定铲除永历随行官员。他派人通知永历廷臣过江议事。鉴于双方关系紧张,文武官员心怀疑惧都不敢去。


十八日,缅甸使者又来说:“我王恐怕你们怀有别的企图,因此想让你们一起到河边共同‘饮咒水’,对天盟誓。借此也可以加强贸易往来,否则我们就断绝关系,你们的生活就会更加艰难。”


永历廷臣不知道该怎么办,世镇云南的黔国公沐天波答复道:“你们的宣慰司原是我中国封的地方。今我君臣到来,是中国上邦。你国王该在此应答,才是下邦之礼,如何反将我君臣困在这里?……今又如何行此奸计?尔去告知国王,就说我中国皇帝,不过是天命所使,今已行到无生之地,岂受尔土人之欺?我君臣虽在势穷,量尔国王不敢无礼。任尔国兵百万,象有千条,我君臣不过随天命一死而已。但我君臣死后,自有人来与尔国王算账。”


话虽如此,在缅方坚持下,南明朝还是不得不派人前往。可谁去赴约?朱由榔最后决定由大学士文安侯马吉翔、太监李国泰等人前往,但两人提出要由黔国公沐天波同去。沐氏是西南边境各邦国、土司重视的人物,马吉翔等认为有沐天波在场,不致横生意外。缅甸君臣为实现其计划勉强同意。


次日黎明,马吉翔等召集大小官员渡河前往缅军驻地塔下,准备“饮咒水”盟誓,仅留内官13人和跛足总兵邓凯看守“行宫”。上午,文武官员到达塔下即被缅兵3000人团团围定。缅方指挥官命人将沐天波拖出包围圈。沐天波知道横生变数,夺取卫士的刀奋起反抗,杀缅兵九人;总兵魏豹、王升、王启隆也抓起柴棒还击,终因寡不敌众,都被杀害。


其他被骗来“饮咒水”的官员全部遇难,其中包括马吉翔、马雄飞、王维恭,总兵王自金、陈谦等,总兵改授通判安朝柱,锦衣卫掌卫事任子信和金书张拱极、丁调鼎等,内官李国泰、李茂芳等,吉王府官张伯宗等。后来统计,这次“咒水之难”共被杀42人。缅军谋杀永历王朝的扈从人员后,随即蜂拥突入永历君臣住所,共诛杀300多人,同时搜掠财物女子。


暂留一命皇帝被当成礼物送给吴三桂


朱由榔仓促中决定同中宫皇后一起自缢。侍卫总兵邓凯规劝道:“太后年老,飘落异域。皇上丢失社稷已经是不忠,今丢下太后又不孝,何以见高皇帝于地下?”永历帝才放弃了自尽的打算。


最后缅兵把永历帝、太后、皇后、太子等25人集中于一所小屋内,对其余人员及扈从官员家属滥加侮辱。永历帝的刘、杨二贵人,吉王与妃妾等百余人大都自缢而死。缅兵搜刮已尽时,缅甸大臣才在通事导引下来到,假惺惺地喝令缅兵:“王有令在此,不可伤皇帝及沐国公。”可是,沐天波已经在“饮咒水”时被杀。


永历朝廷住地尸横满地,已无法居住,缅甸官员请朱由榔等移往别处暂住。沐天波屋内尚有内官、妇女200余人也聚作一处,“母哭其子,妻哭其夫,女哭其父,惊闻数十里”。洗劫之后,幸存人员已无法生活,附近缅甸寺庙的僧众送来饮食,才得以苟延残喘。二十一日,缅方把永历君臣原住地清理以后,又请他们移回此处,给他们送来了食物和衣服。二十五日,又送来铺盖、银、布等物,说:“缅王实无此意,都是因为晋、巩两藩杀害地方百姓,缅民恨之入骨,因而报仇罢了。”


朱由榔经此番打击,对前途已完全失望,但也不愿意回到故土。十一月十八日,朱由榔对总兵邓凯说:“太后又一次病倒了,如果天意不可挽回,鞑子来杀朕就让他来杀好了,你就不要管联了。但是希望你能使太后骸骨得归故土。”缅甸当局之所以没有立即杀掉永历帝,是因为当时吴三桂的军队已经占领云南,他要缅甸交出朱由榔。缅甸看到清兵势不可挡,也想借此讨好清政权。在吴三桂的威逼利诱下,莽白于次年二月,将朱由榔及其家属送交清军。吴三桂将永历帝及其子押回昆明,四月将其绞死于金蝉寺,南明的最后一个王朝结束。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