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题记

世界上不曾有过像中国工农红军这样的军队:指挥员的平均年龄不足25岁,战斗员的年龄平均不足20岁,14岁至18岁的战士至少占40%。在长征征途上,武器简陋的红军所面对的往往是装备了飞机大炮且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年轻的红军官兵能在数天未见一粒粮食的情况下,不分昼夜地翻山越岭,然后投入激烈而残酷的战斗,其英勇顽强和不畏牺牲举世无双。在两万五千里的征途上,平均每三百米就有一名红军牺牲。

因为付出了太多的牺牲,因为在难以承载的牺牲中始终保有理想和信念,所以,一切艰难险阻皆成为一种锻造——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留下的是:坚定的信念、坚强的意志以及无与伦比的勇敢。

......

经过了长征的中国工农红军,最终成为了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

----王树增 著《长征》

中国工农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

长征,中国工农红军走向强大并名扬天下的重要事件之一。

了解了中国工农红军和长征,也许你就会更加了解,为什么中国人民解放军身上的一些东西,是其他军队怎么学也学不来的。

因为,中国工农红军,从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了在逆境中作战,他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和信仰,甚至在缺衣少食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有强大的战斗力!

我们先从这里看起:

1921年7月,十三位信奉马克思主义的青年成立了中国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在建党初期,在苏联共产党的协调下与国民党有过短暂的合作,并有力推进了北伐。但这一切在1927年止步。上海警察厅甚至悬赏一个共产党人的人头一千块大洋,数周之内便有8000多共产党人被杀。

面对国民党的疯狂屠杀,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出路只有一条:建立自己的武装!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打响了反对国民党的第一枪。

1927年9月9日,秋收起义,同年毛泽东率领部队到达井冈山。

1928年4月28日,朱德、陈毅率领的湘南起义部队与毛泽东领导的井冈山工农革命军胜利会师。6月4日,部队改称为工农红军第四军,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政治部主任陈毅。

1928年12月1日,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与毛泽东、朱德的红四军在井冈山汇合在一起,中央红军主体初步形成。

不久后,在国民党当局称为的“赤色匪区”——江西与福建交界一小片土地上,诞生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全国各地的“国土”总面积一度达到4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达到3000多万。鼎盛时期的中央苏区,面积8万多平方公里,辖4个省和60多个县,人口450多万。这里各种工业和手工业规模逐步扩大,物价稳定,交易公平,官兵平等,人们确信,他们就是这块土地的主人。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使贫苦农民和红军官兵,都一样的分到了土地。千百年来,对于世世代代为地主老财做牛做马、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土地的贫苦大众来说,几乎是不敢相信的。人们对这个红色政权产生了生死相依的感情——这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家!也许,这点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保卫苏维埃共和国的战斗中,他们能够一次又一次地舍生忘死、血洒疆场 、奋勇战斗。

国民党当局不允许这样的形式存在。为了这个穷人的天堂,很多人参加了红军来保卫它。苏区内不分男女老幼,平均每十五个人中就有一人参加了红军,很多人还是少年。以著名的红二十五军为例,除军长二十九岁、政委二十七岁、副军长三十四岁以外,全军干部很少有超过二十岁的。军部有个交通队,战士都是严格挑选出来战斗力最强的,都是十六七的少年。队伍里还有不少十二三岁的小红军,甚至还有八九岁的儿童。

但是,中国工农红军作为武装力量的存在,对国民党当局的统治具有了对抗能力,蒋介石当然不会允许有这样的情况。

于是,计划3个月平息“匪患”开始了,但是国民党当局没有想到的是,对红军的“围剿”进行了近4年!

再看看下边这组简单的数据吧,你就会知道当时的红军官兵面着临多大的困难:

国民党军队,连同各地军阀参加“围剿”的总兵力,至少在200万以上,并拥有坦克、飞机和各式火炮,各种武器装备齐全,有充足的资金作支持,我想,可以用武装到牙齿来形容了。

红军,最强大的红一方面军总兵力不到3万,加上分散在各根据地的红军,即便在鼎盛时期也从来没超过过20万,且每个根据地都处于国民党统治区的包围之中,军事协调无从谈起。没有任何重型装备,轻机枪少的可怜,甚至自制的手榴弹都有一半炸不响。

但是,红军官兵依靠灵活的运动战战术,舍生忘死,依然一次又一次的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军事“围剿”。

第四次围剿失败后,蒋介石不顾日本军国主义入侵东三省侵略中国的事实,依旧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于1933年夏,又调集了100万军队和200余架飞机,对红军各根据地发动了第五次“围剿”。在毛泽东失去指挥权,李德(德国人,身世扑朔迷离,一说原为俄国俘虏的普鲁士下级军官,博古为巩固地位将其带入苏区,并称为共产国际所派军事顾问)、博古(无任何革命武装斗争经验)等住在瑞金那座“独立房子”里的军事决策者,不顾敌我力量悬殊,仍然作出的“全线抵御”“寸土必争”的决定,中央红军放弃了机动灵活的战术,被动的与敌人打起了阵地战。已经连续苦战了10个月的红军官兵以“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决心,进行了更加艰难的防御作战。虽然红军官兵依然英勇善战、依然不怕牺牲,但是李德等人的错误战术还是使红军陷入了困境。经过一系列战斗,红五军团十三师减员过半,红三军团四师政委彭雪枫负伤,红七军团十九、二十两个师因伤亡过大合编为一个师,红一军团一、二师2个师长都身负重伤,二师政委牺牲。红军官兵往往在弹药用光后,用大刀、梭镖、石头、拳头、甚至用牙齿咬来守卫阵地。只是,无论红军官兵多么不惜生命,阵地往往还是在红军全部伤亡后落入敌手。

1934年7月,31个师的国民党军向中央苏区的中心发起了全面进攻。

红军官兵在付出了巨大牺牲后,不得不作出军事转移的决定。

这里还要说一下,既然是军事转移,应该不存在走留问题,但李德为首的军事决策者们坚持留下一部分人战斗,看看留下的人的名单,你就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悲剧的话题:项英、陈毅、贺昌、瞿秋白、何叔衡、刘伯坚、古柏......

(陈毅,被决定留下来时,胯骨已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子弹打碎,在之后的几年里,他忍受着旧伤复发的疼痛,率部转战在人烟罕至的荒山中,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甚至留下了“此去阎罗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的豪言壮语随时准备赴死,这位后来新中国外交部部长的红军将领能够生存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贺昌,曾任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副主任,1935年3月率部突围时遇伏牺牲;

瞿秋白,1935年被要求打入白区工作转移途中被捕,6月,这位年仅36岁的共产党人被枪杀;

何叔衡,1931年出任苏维埃内务部部长、临时法庭主席等职务,在毛泽东受排斥后被免去了一切职务。1935年初被要求与瞿秋白一起去白区工作,同年12月在地主武装的袭击中牺牲;

刘伯坚,毕业于苏联伏龙军事学院,曾在冯玉祥部队中任总政治部长,1931年任红五军团政治部主任,1935年率部突围时中弹被俘,3月被国民党枪杀;

古柏,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师师长,1935年3月,所率部队被国民党军队包围,激战中中弹壮烈牺牲;

...............)

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第一军团、第三军团、第八军团、第九军团,共80000余人,离开了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深受人民拥护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首都瑞金,在被蒋介石认为插翅难飞的重兵包围中开始突围了。

这是一个离别的时刻。出发前,红军官兵就开始打扫借宿老乡家的院子,把水缸里的水挑满,甚至还上山割草把房东家的牛喂了。百姓们知道红军要走了,自发的聚集在大路边,青年妇女们把聚集在一起做的鞋送给红军;大娘们手里拿着针线,发现哪个红军衣服破了就上去匆忙补几针;孩子们追着队伍,时不时往红军口袋里塞上一把炒熟的豆子;另一些百姓聚集在路边,努力想在队伍中认出自己的孩子或者兄弟。

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政委杨成武,是闽西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正是他所所率领的先头部队,在长征中打了那有名的“飞夺泸定桥”一仗),十四岁背着父母参加了革命,母亲因为不知道儿子去了哪里把眼泪都哭干了。因为在之前的战斗中负伤,这位20岁的政委此时走路还有点不利索。不久前,他的一位同乡把他在红军部队的消息带回了老家,他的父母在与儿子事情联系六年后得知儿子还活着,派出了一个包括他父亲在内的“代表团”来部队看他。亲人们挑着装满炒米、草鞋、鸡蛋、红薯干、豆子和鸡鸭的担子,从百里之外出发,居然找到了他的部队。那时四团刚刚从阵地上撤下来休整,团长耿飚告诉他家里来人了,杨成武一出门就看见了摆了一院的担子,还有站在角落里的父亲。父亲一认出这个面庞消瘦、满身补丁和硝烟味儿、头顶红五星的人,便蹲在地上哭了。

这个“代表团”中同来的还有他的堂嫂,因为他的堂哥也在这支部队里当连队的司务长。因为外出执行任务,这对夫妻只在部队出发前才见上面。女人哭着对自己的男人就说了一句话:“胜利了,就回来。”

出发时,杨成武在送行的人流中发现了他的房东,这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吧自己三个儿子都送进了红军,其中两个已经在保卫苏区的战斗中牺牲,她这个时候一定是想再看一眼那个活着的儿子。大娘发现杨成武后一把抱住了他,塞给他一个白布包,布包里面是两个滚烫滚烫的红薯......

部队出发了,团长耿飚看见之前在战斗中被炸伤了眼睛的一个姓谭的排长正在大路边摸索着与战友们道别。耿飚停下了脚步,不忍心走上去,但是谭排长已经摸了过来,当摸出是自己的团长时,谭排长哭了。耿飚说:“谭伢子,莫要这样,我们用不了多久就回来!”谭排长知道团长是在安慰自己,他哭着说:“团长,记住我是浏阳县的!”耿飚从口袋里掏出几块银元交给照顾谭排长的老乡。当他走了之后再次回过头来看时,看见谭排长正拼命地撕扯着眼睛上的纱布。耿飚说这一幕他一辈子都没忘,数十年后,那位眼睛蒙着纱布的红军排长还时常出现在他的梦境中。

月亮升起来了,红军队伍打起了火把,与此同时,数万红军身后的苏区,想起了那流传至今的歌声:

一送(里格)红军,(介支个)下了山,

秋风(里格)细雨,(介支个)缠绵,

......

撒下的种子,(介支个)红了天。

......

那时,毛泽东和数万红军官兵,包括博古和李德在内,谁都无法预料红军将要走向哪里,但,人类历史上一次惊心动魄的军事远征开始了。

没有人能预料到,中国工农红军此去,竟走向了一个崭新的中国!


本文内容于 2011/8/2 13:02:45 被大漠烟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