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被枪声中断的“八一”会餐

闲来无事,常常想起四十年前的“八一”之夜。

那年,我们部队驻在安徽的一个原劳改农场,有水稻田、茶山和果园。最吸引人的当然是大片的果园,果园由我营机炮连负责管理。

我们这些当兵的,其实就是一群大男孩,喜欢过节,盼望过节。过节放假,可以逛逛附近的集镇,可以会会老乡,最主要的过节有会餐!0.45元一天的伙食标准,使我们都得了“缺荤性胃炎”。

会餐的时刻终于到了!各班用洗脸盆到炊事班打菜。所谓会餐,不外是鸡鱼肉蛋,“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也就此光景了。我们班用空弹药箱拼成了“桌子”,“桌子”上摆着一脸盆红烧肉,一脸盆红烧鸡,一脸盆红烧鱼等等,等等。“桌子”上还摆上了土造的烛台,烛台上点着蜡烛(没电,照明用的),粗鲁中平添了几分浪漫——就像是场烛光晚宴。

“晚宴”上,我们赤膊上阵,平日里被0.45元一天的伙食“洗”空的肠胃疯狂地摄取着动物蛋白。大伙面红耳赤,推杯换盏,猜拳行令,劝吃劝喝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此刻,军容风纪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人性的另一面毫无掩饰地表露出来。此刻,也没有上下级关系,没有新兵老兵,只有兄弟了。

突然,哒、哒、哒......,一阵清脆的枪声响彻夜空。

正沉浸在鱼肉之中的我们,听到枪声,本能地跳起来,摔掉碗筷,一个个以最快的速度套上军装,操起枪,与此同时,紧急集合号也急促的响起——这是营部司号员吹的,全营紧急集合!

说是全营紧急集合,其实也只有两个连队:我们二连和机炮连,一连和三连的驻地远离营部。

营长站在队列前,大声说道:“枪声就是命令!从枪声判断,是果园出事了。X连长,果园方向情况怎么样?”

机炮连长回答:“报告营长,看果园的一个班留下一名战士值班,其他人回连会餐。这个班已赶回果园!”

营长果断下令:“机炮连立即封锁所有进出果园的道路,二连进入果园搜索。各连带开!”

两个连队按营长的部署,迅速展开。

这原本是一个平常的夜晚,农村正处在夏收夏种的大忙季节,农民们天不亮就下地干活,天黑了还要干上好一阵,建军节对农民来说,没啥关系。但此地原来是个劳改农场,附近的农民来农场“创收”太稀松平常了,果园里的桃子熟了,对少数农民来说,不摘,太难过了。想摘桃子的农民当然知道,现在看果园的已不是当初的劳改犯了。他们也知道,建军节,当兵的要大吃大喝一顿,这个晚上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但他们没料到,当兵的大吃大喝竟然没喝酒!

看果园的那个班在傍晚就回连会餐了,留下一个兵值班。天黑了,值班的战士坐在宿舍门口乘凉,嘴里哼着家乡小调,心里想着班长能给自己带什么好吃的。

突然,他看见几个黑影向他摸来,他警惕地站起来,大喝:“什么人?口令!”只见那几个黑影手持带铁头的扁担,将他围住,低声喝道:“别出声,回屋去!”值班战士盯着这几个精壮的小伙子,慢慢地向屋里退去。当他退到屋门口时,猛然转身,冲向枪架,操起冲锋枪,几乎在一瞬间换上装有实弹的弹夹,送弹上膛,对着空中就是一个长点射。

枪声划破夜空,显得格外凄厉,顿时“妈呀”一声惨叫,这几个精壮的小伙子立刻连滚带爬地四下逃散,分散在果园里的其他偷摘桃子的男女们也都吓得趴在地上了。

当我们连进入果园搜索时,看到的景象真是又气又好笑:被枪声吓坏的男男女女,看到我们的手电筒的光亮也哆哆嗦嗦地迈不开步子,平时一跨就过的沟沟坎坎,此时怎么也爬不上去了,有几个的裤子都湿了,不知是被吓尿了裤子还是掉进了水沟,果园里四处散落着偷桃人丢弃的扁担麻袋。一个中年汉子,把头藏进草丛里,任我们怎样吆喝,就是不抬头,我们只好把他拖起来,可他已经站不住了,我们几乎把他架了回去。

当我们陆陆续续的将被抓住的偷桃人押回驻地时,营长教导员只穿着大裤衩,摇着蒲扇,抽烟喝茶乘风凉呢!

行动很快结束了,二十多个偷桃人一个都没跑掉。

当我们汗津津地回到宿舍,想接着吃,可菜馊了。嗨!可惜了这么多的大鱼大肉,想再打牙祭,只有等两个月后的国庆节了。连长站在操场上大声吆喝:“菜不要吃了,全部倒了!”连长知道他的兵嘴有多馋,而平时谁要倒点剩菜剩饭,非被他熊个半死!

天亮了,团里派来一辆卡车,把偷桃人全送交县公安局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们当兵时那时枪不离床头,每只枪都有一个基数的子弹,我背了十年枪,从半自动、自动到54,平时没有开枪的机会。

那个兵要给嘉奖了吧

我们水兵训练团,因为准备上舰,每天0.68元(三类灶),每天都有荤菜,还是觉得有点缺荤腥胃炎。


可惜啊,陆军老大哥一天0.45的伙食费,好不容易逢到“八一”节,靠过节费会顿餐,还被偷果的农民搅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