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们都说,本人艳星拱照桃花送福是一个打不死无后福的烂命.可我是捣烂舌头往里咽想哭却找不到泪泉,想说又咽堵在喉头张嘴却作不了声,只好独自一人在心里千万遍的咀咒:"钟惠香你傻丫头,哥就要参战了你还要调侃我,你......你......我们凱旋后见吧."

说起这个丫头张惠香本人和她并没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甚至连相知相熟都论不上,她只是我到广西边境而且是战前一个月才认识的,因为她家就在我们驻地附近又因为她爸恰好被部队招聘为随军作战的越语翻译,神差鬼使的又临时落住在我们连队,这个疯巅野性的童稚丫头就是借找她老爸为由缠上我的,由于她的一番多情给我碰撞出尴尬火花,差一点被领导和战友们公推为"色狼"和潜藏在军内的越南"特工".

那天是她第二次来连队找她的父亲,由于连队一窝子全撒到外面实练去了,家里除了一班伙头军外就剩我连值日和哨兵了,我刚出房门就和这疯丫头碰了个正着,她的一声问候"喂"便招来我极大的反感.我存心给她个冷板凳让她没趣走人少麻烦,我端着十足的架子恶着声问她:"你找谁?"她囬答也挺干脆:"找我爸."她那死不悔改的无礼让我产生了厌恶:"对不起,小妹妹,这里是军营没有你爸,请你到外面玩去."她见我要逐客她也慌神了:"我爸就在你们这里当翻译上次我还见着他了."

一听她说她是某翻译的女儿首先在我脑子里反映的是那个中年翻译,年纪在四十五岁左右,长相嘛确实不敢恭维,虽然穿着不大合身的军装,由于是编外临时人员,所以沒有领章和帽徽,却怎么也不能产生一点威气,只要你看上他一眼绝不会往正派人物上去想,反而汉奸.特工是非他莫属了.再细看眼前的丫头,眉目清秀唇红齿白,柳叶眉配丹凤眼......就是一个美人胚子.女儿与父亲的一番对比我在心里暗暗发笑:她是不是她妈和她爸货真介实的产品......

由于她爸不在,我也不能任由她到处乱逛,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边境前线的军营,时刻防备着越南特工的偷袭.而她现在也是身份不明,更是无法确认.我委婉的告诉她:"军事重地外人不能随意访冋和停留,请她立即离开."她非但不协作还一身娇气的要我陪着她,她顾自顾的唠唠叨叨的说她打小时候就喜欢解放军,也很想当解放军,尤其想当象我一样的坦克兵.她还天真的问我能不能帮她实现她的愿望,因为她今年18岁了.我也没说什么抿觜一笑,心里在自个说:"你才乳臭未脫,当兵那象你小孩玩过家家那么容易,想当就当得了".

让她走她不肯走,反而缠着我,可我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陪她疯,我现在的职责是值日可不是看守.我灵机一动的借题发挥将她哄,我对她说:"帮你参军是可以的,但要我当了囯防部长以后才行,但我对她也有一个条件,她必须听话,要她在营房哨兵面前老实的呆着不准走动.没想到她真像小孩一样兴高彩烈又蹦又跳的答应了我,在跟我去哨位那里时趁我不注意轻轻把我抱了抱,说了一句让我胆战心惊的话:"我喜欢你".

她喜不喜欢是她的事,我可不敢喜欢也没有喜欢,把她带到哨兵那里要哨兵把她看住,我不再回头拨脚就走------你我就此别过不再相逢聚首不再再会......

本以为事情己过没道理再纠緾,谁知我想错了,恶梦才刚刚开始,那疯丫头仗着离家不远三天二头缠上我,最初还是以找她爸为由来找我,问我邦她当兵的事,最初我还心平气和的告诉她我还沒当上国防部长帮不了她到了最后我干脆不理她了,让她自己死心去,再往下来她变本加励悠着她的小性子来折磨我,她也来一个不避嫌夠干脆坦言告白------她找我因为她喜欢我,她的直情告白把我害苦了,战友之间猜疑传言沸沸杨扬,都他*的明着暗着"夸赞"我"聪明",会找时机临战过一番风流瘾,见识了十八岁美女的原汁原味战死疆场成鬼都风流等等.更有的直直白白当头敲你一锤无商量,什么作风败坏居心不良,引诱少女等等,浑素齐全让你强咽生吞直至呕吐.草.我招谁惹谁了,把我一个尊规守纪刚正不阿的年轻小伙子扭曲描黒成一个让人唾弃的浪荡公子.我怒,我找上她当翻译的爸爸发难,若再不将自己的女儿管束教好,再这样无事生非的话,假如那一天怒火燃起我可能会让我的五四手枪说话......

谁知,我的一番恐吓換来这个无能父亲的双手一摊和一脸的无奈,气得我拂袖而去.

更糟榚的是她的频频骚扰引起了营.连干部对我的无限关注,那天,教导员和指导员双双找上我,异常客气的把我请到连部又是递茶又是给烟把我紧张得神昏顛倒.指导员掏出一封信放桌面上,傍敲则击的问我写信者是谁与我是什么关系,还向我一再明确现在部队己是一级战备,绝不允许私自投递信件和泄露军事秘密......如有触犯将按战场纪律论处.

听指导员一番话我真是悲从心头起怒从胆边生,那个万恶的疯丫头把我整得夠惨的.你她*的.......我抺着冤屈的红眼将事情的前后历程因果缘由向二位政工于部和盘托出,同时声明:请组织调查落实,再一个请求,批准我当着他们开启那封信直接审查信的内容.他们二位交换意见后同意了我的请求,并由指导员亲自开启信封.下面是信的全文:

不知名的解放军同志:

你好.首先向你道歉,由于我的年少无知给你造成了心灵的创伤和压力,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也被我爸妈狠骂了一顿.请你原谅.

但有一点是真的,就是我爱你也爱解放军.听说你们要打仗了,昨晩我哭了一夜,流了一晩上的泪,想到和我年纪差不多的你要去打仗我心里就怕就担心,你和你们的部队都不能有什么事,我等着你们回来......

为你祝福! 想你:张惠香

信纸摊放在桌面上,三个人都黙黙无语,良久,良久.指导员轻轻的抚了抚我的头发,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教导员悄俏的退去,屋里只留下我和那页信纸,此刻,我己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更没了愤怒,只有点点温暧在心头还有丝丝矇胧的爱意.最后,我细致的把信纸折好,迭平,工整的将她放进贴身的口袋中.......

战后归来,由于我调离了原单位,再也没见过张惠香,听战友讲她真的来老连队找过我.......32年过去了她也应该是子孙满堂福泽无边的小老人了,祝她福康长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