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自军事前沿

无意中听到班长和他老乡的一次拉呱,内容竟是人家和团首长夫人偷情。当时那种惊愕,坚直象于无声处听惊雷一样震惊, 班长是六0年入伍的,有许多一块入伍的章丘老乡。其中一名周姓的经常来玩,和班长特铁。

周某一米八几的个头,膀大腰园,虎背熊腰,棒得很。长相吗?不敢恭维,黑不溜秋的,活脱脱一个`赵大大'〔电影霓虹灯下外哨兵一老兵〕那是一个星期天上午,吃过早饭,终于可以放松一下啦!拿本闲书床上一躺优哉优哉!这时班长那位老乡来了,两人坐在班长床上唠嗑,我的床是和班长的床挨在一起的,中间是垂着的蚊帐,形成了一个天然屏帐,开始他俩的窃窃私语并未影响我看书,但随着班长那阵阵笑声引起了我的注意,班长是个特严肃

的人一脸阶级斗争,几乎没见他笑过,好奇心驱驶我竖起耳朵听了下去,从他们那一问一答的对话中听明白了¨¨¨¨

小周原来在团警卫排当兵,常到首长们家出勤务,有位付团员经常下部队,家属时而叫小周去家里干点活,还经常留下吃个饭打打牙祭,一来二去就很近乎啦!一天夫人把小周叫去,当他进屋时看到的是夫人身着内衣内裤,小伙楞了!哪见过这阵势!楞在那儿啦!夫人开腔啦;咋的啦!小孩子家进来吗!接下来在人家威胁诱惑下顺理成章的上床了。在班长的拷问下小周挤牙膏似的详细招供啦!据说女人年轻漂亮,从此一后时不时的叫小周去,﹝派公差不去也得去――小周说的﹞人家还经常抽机会扔张纸条包上几块钱给小周,听得出小兵是很矛盾的好害怕的。终于事情败露,后果吗可想而知,当时既是首长拿枪毙了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烟消云散,不了了之,平安无事呵!女人找到上级寻死觅活,不许处分小周,并说男人有病…………,,

后来把小周调到师直警卫连了事,小周度过了有惊无险的许多个日日夜夜。

要说人家小周还真是个幸运儿,到师直后师里赵参谋长还就看中他了,开会、出差、下连队总帶上他,理由是要个结实的能背动我的,小周女友来队结婚参谋长派车带小俩口去县城购物,並把存折交给小周叫他用,花了他几十元钱首长嫌他花的太少,你看人家这兵当的走了桃花运,又逢兇化吉,再迂贵人扶持……

快半个世纪了那次的﹝偷听﹞记忆犹新,闲来无事拿来聊聊,顺便提一下那次听的时间较长,叫尿憋的差点尿了裤子,哈哈!!!不好意思……如嫌不雅大可删贴,亲身经历文责自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