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空特王亚林、扈华国!

王亚林

中国空特王亚林、扈华国!

扈华国(右)和王亚林接受颁奖

中国空降兵

王亚林: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部队侦察系

1999年6月,中国军方接到委内瑞拉国防部关于我国派员参加特种训练的邀请。经过严格的游泳、射击、器械、体能选拔和英语考核,来自中国王牌特种部队——中国空降兵的扈华国、王亚林浮出水面。他们同是26岁,同是空降兵部队的侦察兵中尉。1999年8月20日至11月20日,他们参加了在委内瑞拉轻骑兵学校举行的第8届国际反游击战特种集训。3个月,来自美国、意大利、中国和委内瑞拉的31名学员淘汰了12名,但首次出现在那里的五星红旗始终没有落下。扈华国和王亚林成为这次集训中仅有的两名完成残酷训练的外籍军人。9公里武装泅渡、10余种枪型多能射击、直升机跳水、野战生存、突袭、捕俘、战俘和战术综合演练。。。38项考验人体极限的实战训练,始终是在饥饿和日均不足4小时的睡眠状况下完成的。首次出现在国际特种训练场的中国特种兵,在经受着最严峻考验的同时,也打量着异国的军人和战场。 王亚林和战友扈华国在南美丛林委内瑞拉“兽营”训练场大显身手,经历了高浓度瓦斯毒气、孤岛上独自求生、在真枪实弹的火力追逐下通过100米障碍等近乎野蛮残酷的集训,成为兽营里唯一坚持到最后的外籍军人,夺得了5个第一,2个第二。五星红旗在异国军校上空高高飘扬。

南美丛林中的中国特种兵

在南美洲委内瑞拉共和国的密林深处,有一所被人们誉为“世界猎人学校”的陆军特种兵学校。世界各国特种兵每年在这里要举行一次国际反游击、反恐怖 强化集训。各国勇士们将在此接受生存与死亡的考试、肉体与精神的折磨、心理与生理的抗争,其残酷与痛苦超乎想像。1999年中国首次应邀参加了有美国、意大利及委内瑞拉国特种兵参加的为期3个月的特殊集训。 这不是训练,这是实战! 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部队侦察系的扈华国和王亚林,经严格选拔作为中国空降兵部队的特种兵前往受训。集训期内,所有学员将成为没有姓名、只有代号的国际反恐怖战士。扈华国是8号,王亚林是2号。他们的最高指挥官代号是“猎人”。 1999年8月19日清晨,来自中国、美国、意大利和所在国委内瑞拉的31名特种兵汇集操场。学员们刚刚升起自己国家的国旗,突然警报大作,随即传来“敌情”:在60公里外的密林中发现全副武装的吸毒集团。“猎人”命令:立即出发,剿灭毒贩。队员们背着30公斤重的武器装备,经过5小时强行军到达伏击地点。“猎人”又下令:毒贩逃跑,追击歼灭! 这是一场死亡追击,子弹从耳边“ 嗖嗖”划过,炮弹在周围四处开花。队员们体能消耗已经达到了极限,有人开始呕吐摔倒。王亚林一马当先,越过两米多宽的壕沟,登上50米的山坡,向目标猛扑。突然,一根青藤将他绊倒,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头部受了伤。随军医生发现后问他:“你需要治疗吗?”王亚林摇摇头。因为纪律规定,因受伤48小时不能集训,将作为自动放弃而被淘汰。当他以惊人的毅力追到目的地时,才发现指挥官“猎人”手握报话机,独自站在那里。原来,这一切只是高强度体能集训开始的小小序曲。 下午,战士们疲惫不堪地回到营地吃饭,谁知又接到命令:“武装越野跑步15公里。”并且规定,谁最后到达终点,将受到体罚。队员们骚动起来。两名外籍学员质问指挥官说:“这是不人道的折磨。”“猎人”严厉反问:“恐怖分子会有人道吗?这不是训练,这是实战!”两名外籍学员以罢训抗议,其结果是被降下国旗,人也打道回府。 由于受伤,王亚林在以后几天15公里武装行军中,常常落后于他人,受到严厉的“惩罚”,他和几名落后的学员从布满水坑、岩石的山坡爬向餐厅。落后者不得吃饭,还必须原路爬回。王亚林尽管竭尽全力、还是落在了最后。他明白,连每餐只有100克的菠菜也吃不到口了,但他依然爬到餐厅,完成了从屈辱爬向尊严的300米。此刻,“猎人”冷漠的脸庞抽动着,他握住王亚林的手,小声说:“中国军人,0K”

没有烈士只有英雄

扈华国的经历更不幸。在第一天的体能强化训练中,他已多处受伤,身体严重虚脱。8月27日深夜,教官将他和两名外籍学员拉到野外,没等他们清醒过来,几枝高压水枪就向他们喷射冷水,整整两个小时过去了,体温逐步下降,血液在冷却,意识在模糊,两名外籍学员终于倒下。扈华国依然站立着。教官不肯罢手,高压水龙继续向扈华国猛喷…… 当黎明的曙光来临时,浑身冰冷的扈华国没有了走路的知觉。他想爬向餐厅吃早饭,不料教官命令他随其他学员参加往返10次的100米冲刺。扈华国跑到第3圈时,左脚扭伤,终于倒下了。经诊断,踩关节疲劳性损伤,需住院治疗一个月。前来探望的“猎人”轻声问候:“你可以住院治疗,集训可以停止了。”扈华国清楚,住院超过48小时将被淘汰。他望着“猎人”坚定地说:“我明天归队,参加集训。” 不屈的扈华国参加了第二天的泅渡训练。一只小船将他载到河心。教官把他推入河里,命令他开始1000米的逆水武装泅渡。教官站在船头,手握竹篙紧随其后,只要扈华国抬头,竹篙就将他按入水里。他逆水而上,艰难沉浮。有几次他真想永远沉下去,有几次也真想抓住船尾的救生圈,最终他还是坚持着,因为他知道:这里没有烈士,只有活着的英雄。 扈华国游上了河岸,刚刚站稳,教官又让他背上60公斤重的迫击炮强行军15公里。这一次他又摔倒了,第二次住进了医院。 一个月的强化集训是残酷的,甚至是“惨无人道”的,一些原来踌躇满志的外籍学员退缩了,一名外国海军陆战队队员竞在睡觉时故意从高低床上摔下,造成大腿骨折,逃脱了他称之为“死亡地带”的集训生活。除王亚林和住医院的扈华国外,所有外籍学员都被淘汰回国。 美国国旗悄然落下,意大利国旗也不再升起。学校操场的旗杆上,只有中国国旗和举办国委内瑞拉国旗在高高飘扬。

让我领教你们的训练究竞有多残酷!

10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教官用汽艇把王亚林送上一个荒无人烟的孤岛,只给他一把砍刀、一只鱼钩,便驾艇离去了。 此时的委内瑞拉正是雨季,气候恶劣,狂风暴雨、饥饿毒虫轮番进攻,将他逼向精神崩溃的边缘。王亚林想挖野菜充饥,想去河中钓鱼,可两天过去了,他却一无所获,绝望开始爬上心头。第3天,当他踉跄着爬到河边饮水,忽然想到:河中应该有河螺!他急切地扑向河里,用脚踩,用手模,整整4个小时,他终于找到了第一只河螺,在接下去的3天里,他找到了20只河螺,就这样维持了6天的野外生存训练…… 3个月后,王亚林终于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38个科目的训练,并且获得5个第一。委内瑞拉陆军院校司令诺加斯少将向他授予“荣誉军人”勋章时,热情地握住王亚林的手说:“美国军人走了、意大利军人也走了,中国军人了不起,我祝贺你!”那是多么可怕的87天,他熬过来了。他和战友扈华国成了外籍学员中仅有的两名获得荣誉勋章的学员。一位教官问他:“你回国后有什么奖励?”因为能在这里完成训练的美国特种兵,一夜之间就可以升官进爵,有大把美元,享受终生荣誉军人最高待遇。王亚林平淡地回答:“对祖国忠诚是中国军人最高的准则!”

把荣誉献给飘扬的国旗

扈华国第二次受伤住院后,校方通知我驻委使馆武官处,劝其退出训练回国。使馆武官处派人来医院看望,征求扈华国的意见:“你还能坚持吗?”扈华国坚定地点点头。 “好,我们去交涉,让你留下来。”13天后,腿伤未愈的扈华国重返训练场。他要求教官给自己补上所有的训练科目:攀岩、射击、野外生存、战俘考验。 10月3日,大雨滂沱。直升机载着扈华国飞向山谷,实施直升机悬停跳水,距水面10米的高度上,教官命令扈华国跳水,他一步跨出机舱,不料,因身体虚弱,动作变形,整个身体如木板一样摔向水面,当场休克。被抢救上岸后,教官问他“你还能跳吗?”“跳!”他只回答了一个字,毫无反顾地跨入机舱。第二次难度更大,直升机以100公里的时速在河面上水平飞行,高度15米。只见扈华国毫无畏惧地飞身跳出机舱。整个身体旋转90度,干净、标准地完成了跳水训练。 跨越障碍训练更是惊心动魄,在200米的行程中,设有电网、高墙、壕沟等11个障碍物,还要在行动中完成爆破、歼敌、突击等项目,所有这一切都要在3分钟内完成,否则身后的机枪子弹将结束你的生命。上届就有一名外籍学员因动作迟缓10秒,小腿被机枪子弹击穿。“猎人”说,怯场的学员可以退出此科目训练。 扈华国第一个冲入阵地,身后“突突”的机枪子弹疯狂追赶他的脚步,周围爆炸声此起彼伏,硝烟弥漫着整个训练场。扈华国心脏狂跳着,双腿狂奔着,冲破重重障碍,直到机枪声停止,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到达终点。他用时最短,成绩最佳,不仅用手雷炸毁两个火力点,而且用6发子弹击中规定的3个目标。 扈华国终于以同样优秀的成绩,全部完成了38个科目的训练。当扈华国和王亚林降下五星红旗,准备告别回国时,委方校长却重新将五星红旗升上旗杆,他告诉中国特种兵,已征得中国驻委使馆同意,学校决定把这面中国国旗永久珍藏。

改编影片

后来,八一制片厂根据这两位特种兵改编了电影《冲出亚马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