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下的花环》八 李存葆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小说

《高山下的花环》八 李存葆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小说

团以下干部跨军区调动,在过去是极为罕见甚至是没有的事。可这些年,战士跨军区调动也不是奇闻了。按说,连职干部的跨军区调动,也是需要通过军区干部部的。可某些单位为了给某些人以方便,连职干部从师里便可直接调往外军区。这当然是违反规定的。鉴于这种情况,有人在电话上给我妈妈出点子,说我要想调回去,得赶紧离开军机关,躲开“雷神爷”,千万不能在“雷神爷”眼皮底下干这种事! 干部处的花名册告诉我,这九连的指导员是空位。于是,通过关系,我便冠冕堂皇地来上任了。 ...... 这一切,连长梁三喜还蒙在鼓里呢! 吃过午饭,他领着我围着营房到处转,看了连队的菜地、猪圈、豆腐房。边看他边给我当解说员。当他安排完下午各排的训练课目后,又回到连部给我介绍整个连队的思想状况------ 他真的把我当成来九连扎根的指导员了!我俩面对面坐着,他轻言慢语地说,我装模作样地在小本上记------ 不过客里空的角色很难扮演,我真不知道这“曲线调动”的戏该怎样收场!

熄灯号响了。我和梁三喜隔着一张办公桌,各自躺在自己的铺上。 他告诉我:明天是星期二,早操课目是“十公里全副武装越野”。还说我乍从机关来到连队,怕一时难适应紧张的生活,他让我越野时只带上手枪就行,背包啥的就不必带了------ 九连执行全训任务,是全团军事训练的先行连。步兵全训连队,往往比搞生产和打坑道的连队更艰苦,更消耗体力。对此,我当时既不甚了解,也没有吃大苦的思想准备。 我睡得正酣,猛觉有人在晃动我。听声是梁三喜:“指导员,快,吹号了!” 我一骨碌爬起来,懵懵懂懂摸过军装穿上。想打背包也谈不上了,我连衣服扣儿都没顾上扣,提起手枪就窜出连部。我已尽了最大努力,自认为动作也够麻利的了。可赶到集合点一看,梁三喜早已带着披挂整齐的战士们,象一队穿山虎一样嗖嗖远去了------ “指导员,连长让我留下等你。”说话还带着又尖又嫩的童音的司号员金小柱,边跑边不时回头呼唤我,“指导员,我认识路,快!” (待续) ( 如有错别字请在下面指正一下以利改正 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