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般的空战:德军神风特攻队为希特勒殉葬

地狱般的空战:德军神风特攻队为希特勒殉葬

德国自杀飞机冲向盟国机群

提起“神风特攻队”,人们总会想起疯狂的日本军国主义者。其实在二战结束阶段,穷途末路的纳粹德国也试图用这种极端方法挽回失败的命运。近日,英国鱼鹰出版社在名为《空中人体盾牌》的书中介绍了德国版“神风特攻队”。

日本人提供教材

1945年初,曾经猖獗的德国空军被英美盟军和苏联红军大量消耗。在取胜无望的情况下,德国空军不得不谋求“极端手段”。

1945年2月底,绰号“野猪”的德国空军赫尔曼少将提出疯狂的撞击战术。该战术效仿日本人的“神风作战”,在不考虑参战人员生存的前提下,提出用“一对一”的敌我损失交换,迫使盟军暂停或降低对德国城市的轰炸。尽管他的想法遭到一些人的强烈反对,但在纳粹高层的支持下,这项极端作战计划还是得以实施。希特勒默许了赫尔曼的作战计划,只是虚伪要求参加自杀行动的成员必须“绝对自愿”。

1945年3月11日,赫尔曼在柏林以西的施坦达尔机场成立易北特别司令部,约有300余名德国军人报名加入,在他们签字的申请书上,赫然写有“返航机会为零”、“生还机会渺茫”等字眼。

易北特别司令部只提供基本的起降和编队训练。一份战后遗存的课程表显示,一名自杀飞行员的训练只有7天:2天起降和简单集合训练,2天编队飞行和起降复习,最后3天进行撞击和简单规避训练。之所以把训练时间安排得这么短,主要是出于飞行员心理状态的考虑——自杀作战不能等待太长时间,送炮灰上战场也要注意让他们在最佳的亢奋状态下出击。

奥托·斯托姆普夫是易北特别司令部中的少数幸存者之一,当时他不到20岁,是滑翔机飞行员,因为有家人在盟军空袭中丧生而加入自杀部队。他来到施坦达尔基地后受到优厚待遇,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亲自给他们洗脑。

“只要一颗无畏的心”

司令部训练班负责人奥托·库内克少校曾是一名轰炸机飞行员,他非常清楚轰炸机的软肋在哪,所以在授课时特意让几个人站在学员面前,他们脖子上挂着轰炸机各薄弱部位的牌子。他要求飞行员们只能在极近的距离上才能开火,至少击落一架轰炸机后才能跳伞,必要时撞击轰炸机。为了传授所谓的“撞机”经验,库内克专门找来在东线见识过苏联红军“空中撞击”的飞行员,以及日本提供的“神风特攻队”作战资料,让学员汲取经验。

在撞击作战中,撞击飞机必须尽一切可能提高速度,而减轻飞机重量是有效途径。库内克下令拆除用于撞击作战的飞机上的武器和额外设备,只留下2挺MG13机枪。以如此脆弱的火力,要打掉坚固的轰炸机,除了撞击别无他法。

当训练结束后,这些飞行员被分配到4个大队。分别部署在施坦达尔、比特菲尔德、莱比锡和加德雷根。佩尔茨、赫尔曼和德国空军司令部最终确定出击时间为4月7日。当撞击部队司令官布鲁纳少校就是否需要做特别准备咨询赫尔曼时,得到的答复居然是“什么都不要,只要一颗无畏的心”。

地狱般的空战

1945年4月7日的德国天空充斥着云团,能见度只有15公里。

10时30分,盟军1304架轰炸机和792架护航战斗机乌云压顶般扑向德国。11时16分,随着象征死亡的绿色信号弹升空,易北特别司令部的185架战机开始了“死亡之旅”。按计划,他们将从1.1万米的高度向盟军轰炸机群展开俯冲攻击,由于供氧装置已被拆除,德军飞行员必须忍受低温缺氧的折磨,一些人还没见到美军战机就昏厥了,飞机也随之坠毁。

12时30分,德军自杀机群开始发起攻击。美军飞行员惊恐地看到,德军战机竭尽全力冲向美军轰炸机,在极近的距离上作着难以想象的危险动作。由于对手飞得太快了,而且全无畏惧,没在欧洲见识过自杀作战的美军飞行员一度因惊恐而忘记开火。

在突然的打击下,美军战机编队发生混乱。第452大队的一架B-17轰炸机最先中招,一架德军飞机撞入机身后段,B-17瞬间解体。紧接着,又有数架轰炸机化作火球,美军飞行员的耳机里充斥着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空战中,一些德军飞行员在最后关头奇迹般地逃离飞机。他们在撞击前的一刹那抛掉座舱盖和安全带,在几千米高空打开降落伞。然而,即便打开降落伞,一些飞行员仍没能活下来——他们没能把握好开伞高度,在7000米以上提前开伞,由此产生的长时间高空降落使他们遭受到缺氧和低温的折磨。德军曾在地面发现几具被冻僵的自杀飞行员尸体。

尽管遭到猛烈阻击,但美军的轰炸机群还是坚持完成了袭击任务。美军机群返航时没有遇到德军有组织的拦截,因为德军的血已经放光了。据档案显示,此次自杀作战中,德军损失100余架飞机,77名飞行员丧生,而美军有56架轰炸机被毁。

这次死亡出击结束后,赫尔曼还想再搞几次,无奈“第三帝国”已穷途末路。4月30日,希特勒在柏林地堡里自杀,德国无条件投降。战后,赫尔曼受到纽伦堡法庭的审判,但他只受到最低程度的量刑,之后被美国空军招募,研究如何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时苏联空军可能的“撞击战”。(倩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