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利比亚问题的判断需要谨慎

林王伟

利比亚战争是复杂,它不同美英对伊拉克的侵略战争,不同于北约对前南盟的轰炸,也不同其他国家的内战。它可以说是世界上所有战争中最复杂的战争,战争的发展不要说是现在,而在未来较长的时间内也无法判断。

利比亚战争是三方的战争,由利比亚政府,叛乱政权,北约构成战争三方。三方目前都是处于复杂的不对称环境,决定在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等方面错综复杂的不对称现象。改变不对称的主动权在目前不掌握在那一方,但未来就逐渐向利比亚政府方向倾斜。

利比亚战争的三方内部和外部都存在复杂的矛盾,任何一方要改变这些矛盾都是有困难的。只有利比亚政府的内部和外部矛盾是容易克服的矛盾,决定了利比亚局势的发展有利于利比亚政府。

利比亚战争是联合国两项授权造成的持久战争,存在授权的政治因素和政治目的,这两样东西不但捆绑了利比亚政府,捆绑叛乱政权而且也捆绑了北约,使各方的优势都不能发挥。但在利比亚的环境内,利比亚政府的优势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成长。

客观上,要北约的坦克部队不向利比亚政府全面进攻,未来的胜利必然属于利比亚政府。

为什么会是这样?分析不对称形成的客观原因和不对称的客观环境就可以知道。

1,军事方面

A,北约方面。没有人会质疑北约占有军事的绝对优势,但北约的军事优势无论在天上还是在地下都被政治环境和内部矛盾限制了,而且难以突破。

北约的空中军事打击成立于联合国的禁飞决议,形成的政治条件和政治目的是保护平民和制止人道主义灾难,这给军事轰炸下了紧箍咒。北约可以扩大轰炸利比亚非战斗区域的军事目标和政治目标,但不能对利比亚的居民区和经济目标进行战略轰炸。利比亚的经济环境不同于伊拉克,很多经济设施都是有外国合作,战略轰炸有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不进行战略轰炸,就不能摧毁利比亚政府的经济能力和生存基础。

军事目标看到的都炸了,看不到的都藏起来了,利比亚政府军已经逐渐适应在轰炸环境下作战。政治目标也没有什么可以炸,关键部门的人员都分散到居民区和地下去办公了。现在轰炸更多的是政治恐吓,其实除了制造噪音和浪费弹药以外什么目的也达不到,兵营现在已经成为利比亚政府的教育基地,只能越炸越团结。

直升机和特种兵是无法占领政府军的阵地,密集的地面轰炸和火炮轰击加上步兵和坦克部队才有作用,而叛乱军正缺少这些东西。两支军队混合作战才有效果,叛乱军会向北约移交指挥权吗?北约会直接指挥地面战吗?这个问题的很难成立,就跟北约用坦克装甲部队进攻利比亚一样,会极大受到世界政治的阻力和北约内部的阻力。只有英国和法国从北约接管指挥权后才有可能发生,但也会面临世界政治环境和北约内部的极大阻力。一般认为,英法地面主战力量的介入是为了分裂目的而不是直接进攻目的。

这就是北约的军事优势和客观环境不对称的现象,军事优势受到客观环境的限制,想更进一步发挥军事优势将面临外部和内部的巨大阻力,北约在利比亚的军事优势发挥已经接近顶端了。

B,政府军方面和叛乱军方面。

北约压制了政府军的地面军事优势,优势出现和客观环境不对称现象,处于战略防御阶段而不能进攻叛乱军。叛乱军在北约的援助下对利比亚政府发动进攻,但由于军事实力和客观环境不对称现象,进攻很快就因为实力问题而停顿下来。虽然叛乱军的实力一直在增长,但政府军实力的成长速度要超越叛乱军许多,这是由于利比亚政府的经济能力和内部政治环境造成的。

利比亚没有受到经济制裁,可以用廉价的石油换取军事物资和军事工业原料,也可以在广阔的土地上建立许多可以隐蔽的小型军事工业。对于辽阔的土地,北约的轰炸是没有办法的,也拦截不了,利比亚陆地边境线的85%都在政府的控制区域。实际上利比亚政府并不缺资金,人力,地方,原料,在技术方面就不清楚,至于利比亚政府是否在做这件事也不清楚。但如果是做了,北约也没有办法。

但叛乱政权这样做就有困难,这是因为他们的经济能力有限。东部的石油产区在军事战线范围,他的经济能力随时处于政府军的打击之下。外界的援助是有限的,援助国需要考虑风险。

内部社会方面,利比亚政府在人民动员方面占有绝对优势。利比亚政府区域的人口是叛乱政权的几倍,政府能够通过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方面发动兵源,特别是北约对利比亚进行小规模战略轰炸期间。人们说政府军越打越少是不客观的,政府军的数量现在应该超越了战前水平,而且还会增加。另外,利比亚政府是可以在许多非洲国家进行反帝反殖,保卫非洲,支援利比亚的政治宣传,动员非洲人民支援利比亚,争取人力和物质资源的支持。但目前还没有看到利比亚政府在非洲开展有系统,有组织,有计划的政治宣传。如果开展了,有可能导致形势的快速转变。

叛乱政权在控制区域动员兵源就有困难,在叛乱区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政府的反对者。由于叛乱者和北约并列,民族主义者是不会和叛乱者站在一起的。随着北约轰炸造成的人员伤亡加剧,随着北约对经济目标轰炸的展开,在同一个国家的人民感情影响下,是没有人会加入到叛乱军。现在叛乱政权加剧丑化卡扎菲的行动,这是没有多大效果。人们在卡扎菲的领导下生活了几十年,认识已经够清楚,恶意的丑化是没有多大基础的。叛乱政权也很难在非洲进行政治动员,这样做是没有作用的,是他们把北约带到非洲的。第一波的民主动员已经过去,未来叛乱军只会越打越少,除了雇佣军就没有什么办法。

武器制裁决议在客观环境上讲,有利于利比亚政府而不利于叛乱政权。利比亚政府的经济能力可以发展军事工业,叛乱军只能走私轻武器。

2,经济方面。

利比亚政府直到今天仍掌握着国家的绝大部分社会资源,也就是政治资源,经济资源,人力资源,土地资源。经济方面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利比亚政府没有把人民动员起来进行经济恢复工作,也没有发挥石油的战略作用。

政府区域的经济困难是没道理,利比亚没有受到经济制裁。北约没有封锁海岸,即使冒着和其他国家冲突的危险封锁港口,也封锁不了陆地边界。利比亚的生产设施并多大没有损坏,人力资源在非洲到处都是,贫穷的亚洲国家也有许多。欧美是无法对利比亚的石油贸易进行制裁,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需要石油,是无法阻挡利比亚以优惠价格的石油换取物资,也无法阻挡利比亚用优惠的石油获得政治作用力。有人说劳动力不敢来到战争环境的利比亚,但许多人的眼里贫困比战争更可怕。

政府区域的南部,西南部,中部,东南部现在都是平静的,经济生产不会受到影响。西北部的战乱受到政府军的控制,对经济生产也不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事实上,利比亚政府在改善内部社会环境的经济恢复工作中给人的感觉就是什么都没有做,给人们太多的失败感觉,是人们认为利比亚政府必定失败的原因之一。如果利比亚政府做了,那么世界对利比亚的判断将会逆转。利比亚的经济能力和客观环境是相称的,主动权基本掌握在政府本身。

但叛乱者在经济上就没有政府的条件,也比不上利比亚政府恢复速度。叛乱者的石油出口并不缺人,也不缺恢复资金,也不缺技术,只因为石油产地处于政府军的攻击之下,生产难以正常。欧美和阿拉伯一些国家的援助是有限的,而且是有代价。叛乱者没有自主的经济支持,发展的空间极为有限。叛乱军的经济能力和客观环境也是相称的,但控制权却掌握在利比亚政府。

北约的经济能力是巨大的,但北约的经济力量在利比亚客观环境就无法发挥优势,因为强大的经济力量无法反应在军事力量上,北约的经济能力完全可以向利比亚发动全面战争,但也给世界政治环境和北约内部矛盾限制了。北约只能一点一点地向利比亚输送打击力量,使得利比亚政府获得周旋和发展的空间和时间。这是一个很被动的局面,改变被动局面的主动权被客观环境牢牢控制,这是经济力量与客观环境不对称的现象。

3,政治方面。

A,北约在利比亚战争中的政治优势,逐渐到达顶部。最初的人道主义和保护平民的借口已经失去政治作用力,世界政治已经忘记利比亚政府的过失,现在世界政治主流开始向政治解决利比亚问题的方向发展。北约政治优势反映在军事战争的目的上,受到世界政治主流的约束,使得北约用政治优势推动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受到很大的阻碍。

北约想要扩大军事行动,在北约内部也受到极大的阻碍,北约的军事动员基本已经到达最高点。美国国防部长的讲话是很可笑的,他把战争手段看作获得利益的主要手段。并不是所有北约国家都喜欢帝国主义思想,大多数北约国家并不想用战争手段来享受收获。

在利比亚问题上,北约内部政治的总体发展开始趋向约束战争方面。对于北约内部来说,和平解决利比亚问题带来的损失只会发生在英国,法国,意大利和美国这些用战争手段谋求利益者。北约本土没有受到攻击,随着有些国家的侵略意图日益显著,他们没有道理继续参与而导致自身的损失。

B,叛乱政权控制区域的政治会有分化的可能,最团结时间已经过去。现在叛乱政权加强丑化政府和卡扎菲的步骤,主要目的是抵御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成长带来的影响。但伪造出来的丑化,没有多大的基础,很难抵消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成长。由于叛乱者和帝国主义者并列,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成长会给叛乱政权的稳定性带来严重的危害。

叛乱政权在外部的政治胜利快要接近顶点,只要他们不掌握利比亚的大部分社会资源,就无法突破。因为在经济利益方面讲,谁掌握国家的大部分社会资源,谁就是合法代表。

C,利比亚政府在国内政治方面基本稳固下来,特别是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日益高涨的情况下,人民逐步趋向团结抗敌,战争各个方面动员的优势正快速成长。内部该叛逃的都逃了,极个别事情并不能代表什么。人民在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反帝国主义的号召下,只会趋向团结。

利比亚政府另一个方面的政治优势就是能在非洲进行政治动员的,这里不是说对非洲各个政府进行动员,而是直接对非洲人民进行动员。叛乱者就很难做这件事。

外部政治的失利在目前看来会很快到达底部,但这个底部是可以看得到的,也就是北约国家和一些阿拉伯国家不再承认利比亚政府的合法地位。但在世界上,利比亚政府仍是世界大多数国家承认的合法代表,只要利比亚政府始终掌握着国家的大部分社会资源,这种情况就不会改变。

事实上利比亚政府外部政治失利因素基本上是自己造成的,利比亚政府确实给人们太多的失败感觉。在目前外有强敌内有叛乱的情况下,利比亚政府许多内部工作好像都没有做好,许多的事情都没有做。利比亚政府好像没有研究过自身问题,也没有研究过外部客观环境。重要的没有做,做的似乎没有针对性,不是找不到要点,就是找错对象,总是想做不符合客观条件的事情,总是在幻想。这就是利比亚局势发展难以判断的原因,没有人知道利比亚政府在改善内部各种环境的工作中会怎么做,改善外部的工作会怎么做。

4,政治谈判。

在目前和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政治谈判的客观条件都不存在。利比亚战争不是利比亚内部双方的事情,实际是利比亚政府,叛乱者,北约国家的三方,这就是谈判的复杂性。因为这里涉及到政府区域人民,叛乱者,北约的利益。

利比亚内部双方要求的是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反映到这些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的受益者的切身利益,这不是卡扎菲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庞大群体事情,这是很难谈的。利比亚能进行的是停火谈判而不是制度更换的谈判。

如果利比亚双方谈判,明显不符合北约国家的利益。对于军事干涉国来说,在利比亚扔下的不是炸弹而英镑,援助的代价就是希望回报,现在停火是不符合利益的。如果停火,叛乱政权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经济能力而是负担沉重的政权。对于北约来说只有彻底更迭利比亚政府,才能达到目的。

但世界形成主流的政治和解声音遏制了利比亚问题的军事手段的发展,倒是给利比亚政府争取到改善内部各种环境的时间,争取到抵御最危险时刻的各种准备。如果政治和解的声音继续压制英法直接进攻利比亚首都的企图,相信最后胜利是属于利比亚政府的。

人们看到利比亚政府在外部政治的暂时失利,看到叛乱军在西部的进攻就认为利比亚政府一定失败,这是只是看到事情的表面。

叛乱军政治力量,经济力量,军事力量,社会动员等方面发展都比不上利比亚政府的发展。北约的政治优势,经济优势,军事优势受到客观环境的约束,无法发挥正常的作用。北约发挥军事优势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北约没有在最初成立的借口上发挥与当时客观环境相符合的军事优势,以后需要突破强大的外部和内部阻力。

利比亚政府许多能够改变客观环境的工作没有做,并不是说利比亚政府没有条件去做,而是没有主动做也不去想。综合起来就使得利比亚局势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三方平衡的局面,但主动权偏向利比亚政府一方。排除英法等国家对利比亚全面进攻的可能性,只要利比亚政府始终掌握着国家的大部分社会资源,主导利比亚局势发展的客观因素就掌握在利比亚政府手中。

我们国家不应该视叛乱政权是利比亚重要的政治力量,这背离我国一贯的对外政策,同时也对利比亚战后我国填补西方国家的空白起到负面作用,但视作谈判的重要对象就恰当。承认叛乱政权的合法性是一件危险的事情,除非对方确实在利比亚内部已经取代卡扎菲政府,否则会导致政治和经济的损失。认为利比亚战争到了转折点是表面性的判断,没有认真研究利比亚内部和外部的客观情况。利比亚政府的持久战争能力是很大的,即使北约局部入侵也很难改变最终失败的命运。

这是对利比亚局势的简单分析,而复杂分析反映出来的情况连全面入侵的最后胜利是谁也难以确定,主要看利比亚政府是怎么做。

2011062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