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下的花环》七 李存葆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小说

《高山下的花环》七 李存葆 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小说

然而,大也有大的难处。因我爱人柳岚上大学的事,妈妈竟遇上了难劈的柴。 七七年夏天,S军医大学来我们军招生。名额只有两个,原则上是通过推荐和考试择优录取。柳岚在军门诊部工作,妈妈费了好大的劲才使柳岚刚刚由护士升为医助。这时,她又想上大学。于是,远在外军区的妈妈打长途电话来,把柳岚推荐上了。参加考试的有二十多位“娘子军”,柳岚考了个倒数第三,却被录取了。“娘子军”可是不好惹,一旦她们发现自己仅仅是些“陪衬角色”时,她们联名写信到处揭发,说柳岚提助医就是走的关系,这次上大学又走后门。什么“这次招生根本不是才华与智慧的选拔,而是权力与地位的竞争”,言辞尖刻得很。有人提出要组成联合调查组, 揭开这次招生的内幕,坚决把柳岚追回来------ 妈妈接到我的告急电话之后,象基辛格往返中东搞穿梭外交那样,火速赶到军里。 听我说明事态后,妈妈显得有点紧张,转眼便神态自若。她带着我,先后看望了爸爸的两位老部下。 “------老干部活到今天容易吗?是不是有人嫌我和蒙生他爸挨斗挨得还不够?是不是军里有人生个法子想整我们?群众有情绪,可以开导教育吆。柳岚的事我是不管,你们看着办!”临别,妈妈朝对方笑了笑,“哎,忘了对您说了。您那老三在我们军区司令部干得很出色呐,群众威信蛮高唻。听说快提副科长了。” 妈妈对爸爸的另一位老部下说:“------柳岚考试分数是低了点,那还不是十年动乱造成的!她爸妈都是地方干部,前些年受的罪更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正因为柳岚文化差,才更应该让她上大学深造吆!不然没有过硬的技术,怎能让她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这些话,你们当领导的得出面给同志们解释呀。”临别,妈妈握着对方的手,“呃,忘了跟您报喜了。您那四丫头在我们总院内二科,根本不用人操心,全凭自己干得好,前几天已入党了。对了,她可是到了找对象的年龄了。可怜天下父母心。这种事,我这当大姨的是的给你们老两口分点忧哪。放心,你们放心。” 一切都在谈笑之间。既不象低级说客那样赤裸裸地进行交易,更不象小商贩那样为头高头低去煞费苦心地拨弄秤砣。然而,我却深悉妈妈话中的潜台词:外交关系按惯例都是对等的,有来无往非礼也! 柳岚的事总算平息下去了。 前两年要不是活动和等待柳岚提升医助,我和她早就调回爸妈身边去了。当柳岚上大学之后,我的调动便列入了妈妈的“议事日程”。 谁知这时,人称“雷神爷”的雷军长在十年靠边站之后,又重新回到军里任军长了! 对他的到任,我曾喜出望外。因为妈妈给我讲过,在抗日战争期间,她曾拼死救过“雷神爷”的命。现在只要你 “雷神爷”点个头,我赵蒙生可以大摇大摆地调回去! 那知 “雷神爷”一到军里,便电闪雷鸣,嘁哩喀喳,又是搞党委整风,又是抓机关整顿,那架势,即使是亲娘老子他也不买你的帐!(待续) ( 如有错别字请在下面指正一下以利改正 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