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胡军,1963年出生,现任神舟七号飞船副总设计师。他言语不多,总是默默无闻;然而,他思考良久后不紧不慢提出的建议,总是让人有所收获。

胡军的专心令人佩服,他专心于自己的专业、专心于自己的事业、专心于自己认定的每一件事……

艺高九天的太空驭舟人

胡军主要从事载人飞船制导、导航与控制(GNC)系统的研制,参加了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关键技术攻关、方案设计、初样设计、正样设计以及神舟飞船历次飞行试验。他在取得累累科研硕果的同时,历任载人飞船GNC分系统方案设计主管设计师、GNC分系统副主任设计师,现任载人航天工程飞船系统副总设计师,GNC分系统指挥。作为一名载人航天工程的早期参与者,胡军见证了神舟飞船的诞生和一步步成长。胡军在有关飞船的在轨姿态确定、安全返回、落点精度控制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也让他成为当之无愧的太空驭舟人。

在制导与控制理论研究方面,胡军完成了返回舱全系数自适应升力控制技术的研究以及载人飞船一种混合再入制导方面的研究,为航天器的制导提供了两种新的研究和设计途径;参与了宇航出版社《航天器轨道动力学与控制》和《卫星控制技术仿真系统》等专业书籍的编写。

在具体的飞船研制方面,他提出和设计了载人飞船返回舱实时估计升阻比的自适应再入升力控制方案,解决了再入升力控制的难点,成功地应用于历次飞船飞行试验的返回控制,开伞点精度达国际先进水平;为使飞船落点精度更高,胡军在“神一”至“神五”控制方案的基础上,提出和设计了地面支持下的标准弹道在轨修正方案,在“神六”实际飞行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为确保航天员的安全,增加航天员返回的机动性,胡军提出并设计了用一条标准弹道应对多种条件升力式返回的控制方案,各次飞行试验的结果表明设计正确,返回控制精度和最大过载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发射段应急救生控制也是神舟飞船的技术难点,按照工程总体的要求,胡军提出并设计了一种发射段有效逃逸和采用简化落点预报的方案;GNC系统的可靠性、安全性和自主性设计更是他关注的焦点。他先后提出了轨控发动机自主诊断与重构方案、返回舱滚动通道主备份发动机交替工作方案、推进舱大小姿控发动机联合工作容错控制方案、轨道舱泄压期间姿态确定与控制方案等多种难题的解决办法,有效地完善和改进了飞船GNC系统的设计;通过数学仿真研究和验证等大量的深入扎实的工作,胡军圆满完成了迄今我国航天器中规模最大的各艘飞船GNC系统控制器应用软件计算公式的设计编写,为确保成功做出了突出贡献;作为技术骨干,胡军还负责完成了航天员固定基运动模拟器GNC系统的研制,完成了“863”载人机动装置控制技术研究工作,解决了对大角速度翻滚的飞船实施快速机动和稳定以确保飞船成功逃逸的问题等。

当然,如果说上面是胡军在解决载人航天工程的关键技术问题方面的贡献的话,那么,作为载人飞船系统副总设计师,其在日常的工作中也为确保每次飞行试验的成功、确保航天员的安全起到了保驾护航的作用。

胡军是位胆大心细的领导,他敢领导自己的团队大踏步前进,步子大得甚至让周围的人担心,但在关键的技术问题和关键的环节上他又细之又细,甚至细得让人怀疑。但实践证明,他的细是有成效的,在多次飞控准备和飞控任务期间,他都及时发现并排除潜在危险,确保注入数据的恰当与正确,确保了飞行试验的圆满成功。在轨道舱飞控中,几次面对复杂情况,胡军都沉着冷静,并最终化险为夷。对待质量问题,他坚决严格执行集团公司标准,进行更严、更慎、更细、更实的归零工作。

对于“神七”,发射前胡军就对确保成功表现出了十足的信心。那是一次采访,有人问胡军对即将进场的“神七”有没有信心,是不是担心。他信心百倍地说:“神七”从我们设计的状况来讲,不太担心,因为如果担心的话就证明有问题。他的“不太担心”源自于自己和团队对细节的孜孜以求。

“神舟”团队里的幸福斗士

作为像“神舟七号”这样一个大系统的副总设计师,面对一堆堆这样那样的问题,面对一个个扑面而来的进度节点,如果能做到相对轻松、工作压力相对下就很难得了,但胡军却把这么个职务做得很“幸福”……

当然,这个“幸福”不是胡军自诩,而是他那发自内心的笑、歌声中夹杂的口哨告诉周边人的。用熟悉他的人的话说,胡军的幸福是看得出来、感受得到的。仔细说来,他的“幸福”可分为几类,首要的一类就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幸福。

神舟飞船返回舱推进剂剩余量不足问题胡军从“神一”就开始关注,“神二”至“神五”每次剩余量也都不多,但还足以完成任务。但“神六”返回后发现推进剂剩余量已经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程度,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一旦出现意外,轻则影响飞船实际的飞行品质,重则会直接影响航天员的安全,这就促进了胡军在这方面的再研究。他和大家经过大量的分析和仿真试验,找到了发生异常的根源并最终完善了设计。问题解决后一段时间里他都特别高兴,而且此后每每提及此事,一种幸福的笑便悄然掺入胡军特有的笑容。

胡军的第二种“幸福”就是追求“完美”征途中的“幸福”。对于神舟飞船的GNC系统,他一直用“完美”作为自己追求的目标。他说,一个好的系统,就像一个好的服务,比如你去一个宾馆,好的宾馆是不见人的服务。就是你在房间里自由自在,想出去就出去,等你回到房间一切又都干干净净,而不希望早晨还没起来就有人敲门打扫卫生。好的系统也应该是不显现的,平时默默工作,一旦失去它,就会认识到它的重要性。而且这个系统是高度可靠的、高度安全的、自主能力很强的,平常能处理所有的事,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而不希望控制系统在每次任务中都走到前台,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胡军的另一类“幸福”兴许让人难以想象,那就是建立在举一反三基础上的“幸福”。他对待举一反三异常认真,对待技术问题从不抱半点儿侥幸心理,对于其它型号发现的问题,即使上级没要求举一反三,他也会带领团队进行复查。他总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问题之上。

“神五”发射成功后,胡军开始担任飞船系统副总设计师。但面对新的职位,胡军并没有对行政权力变化给予过多的关注,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认为自己在技术方面的舞台更大了,例如以前自己想做的事上面未必同意做,现在想做的就好办一些,这样就可以把更多精力用来关注技术本身,而不用耗费太多的精力去考虑如何才能让技术得以采用。对于他来说,技术和权力所能给与自己的幸福真的不同。

“他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儿!”胡军的学生曾这样评价他的老师。——不知还有没有比这“战斗中享受战斗的幸福”更甚的幸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