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南海是中国的,迟早也是中国的;我相信这句话。因为,这代人解决不了,后代人也会想办法解决。我相信这是个规律,自古历史也是这样,无可争辩。

新中国成立才六十多年,短短的六十多年就出现了两个不同的战略观念,看出近代中国戏剧性的战略变化。

前三十年,逢土必争,逢睹必战;哪怕是与苏联接壤的才几平方公里的珍宝岛小岛,中国也要付诸武力抢占回来;例如印度也是同样付诸武力。特别是极具主动防御战略意义的战争,即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战争,都是与美国直接开战,战略目的很明白,就是把预想到的战争拒之国门之外。还例如离中国最近的一次有规模性的战争,也就是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也是为中国西南地区有好的和平发展环境才发起的,刚好过去也才三十二年。

但是,近三十年中国的防御性战略发生了梯级型向下的脆弱变化。如果把它比喻成一种储备,那么我们在战略上是在吃老本,现在老本基本上快吃完了。毛泽东过去很精辟地说,“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就是这个道理,也就是指明中国应在战略上始终坚持主动积极的防御战略才能免遭不测,从这里看出毛泽东高瞻远瞩,有着很深远的战略考虑。可是,我们没有去做而是在自我消化,假若之前中国没有原子弹,战略形势现在完全不同。可谓“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日前,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甜的“蛋糕”。不管是马蜂、黄蜂、苍蝇、臭虫、蚂蚁都来叮着。为什么?因为罩在外面的大纱网没有了,也就是说少了这层防御。现在我们连拿个“拍子”拍打蚊子苍蝇的勇气都没有,更不谈“拍打”。所以,我们失去了罩在蛋糕外面的一层大纱网,大纱网实质就是我们的战略老本,老本被我们自己消化,同时被别国给忽悠掉了,现在马蜂、黄蜂、苍蝇、臭虫、蚂蚁都叮蛋糕,大纱网再盖回来谈何容易。

可笑的是见这些“乌七八糟”叮“蛋糕”,我们的外交家还要求“克制”加“忍让”;让它们“吃”证明是我们最大的“自信”,不知这种逻辑在哪里?中国虽说有谦让的儒家风尚,也不会拿丧失国土去谦让,这种“懦弱”表现,清朝的丧权辱国就是这样发生的。

假如说越南、菲律宾在南海诸岛,只是有意向的侵占中国岛屿,中国可以用外交辞令进行警告,用“克制”加“忍让”无可厚非。但是,越南、菲律宾等国已经实际控制占有了中国南海大部分岛屿,已经实际在开采石油资源,对中国实质是“强奸”行为。那么,我们的外交家还能用“克制”加“忍让”,用这种丧权辱国的“自信”来做“托词”吗?这不是自己设“陷阱”,麻痹自己的战略意志了吗?

当前,美日加紧了在东南沿海的战略合作,两国一致声称对南海有航行安全和自由的权利,把矛盾与责任公开推向中国,这是一种不好的征兆。在日本地震之后,国内矛盾和核泄露问题一直未能解决,日本受制于发展空间有向海外扩张的意图,再有美国的操纵日本对钓鱼岛占有的欲望更加增强,日本顺便配合美国把南海的水搅混,有利于日本向东海扩张。再越南、菲律宾现在听从美国的唆使,更本分不了利益背后的青红皂白,既然有实际占有中国岛屿的事实,也就只能与美国站队向中国“叫板”了。

所以说,中国的战略防御四面八方都极其脆弱,面临的压力很大。如果没有特别有效的遏制手段和强硬的防范措施,就似笔者所说的马蜂、黄蜂、苍蝇、臭虫、蚂蚁都来叮走“蛋糕”,后果不堪设想。当务之急,我们不能沉醉于自我安慰之中,要拿出制止这些马蜂、黄蜂、苍蝇、臭虫、蚂蚁的有效方法。让它离我们远去。虽说越南回头有“反哺”的意图,这只是一种假象,中国不能再有麻痹自己的想法。

就似某某外交官这次改变了观念,曾经发表文章为美国解释、解套,声称美国没有战略围睹中国,中国属一厢情愿;这次,确有180度大转变,观念大有改变,在前往美国的路上就带有强硬外交语气,警告美国不要惹火烧身,看来变化很大问题也很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