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我读懂了美国金融殖民帝国的霸权掠夺秘密

乔良:我读懂了美国金融殖民帝国的霸权掠夺秘密

三联生活周刊:我注意到,这几年你把研究重点放在金融领域,能谈一下你的研究成果吗?

乔良:我过去一直纯粹对军事有兴趣,对经济关注是近8年的事情,真正开始钻研经济理论是近5年的事情。因为我发现,一个研究军事战略的人如果不懂经济,特别是不懂金融的话,不可能研究出什么名堂。

- 今天,美国无论在哪个方向上都是全球的旗舰,军事上如此,经济也是这样。美国的军事战略是直接为其经济甚至金融战略服务,这不算什么发现,马克思甚至马克思之前就有人说过,军事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

我的发现只是美国人运用军事手段在为其国家利益服务的时候,它的军事力量是怎样为国家利益服务的,以及它的服务方式和服务路径,这才真正是我所发现并关注的。

要是泛泛地说“军事是为国家利益服务的”,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可是怎么服务,很多人未必谈得出来。你问任何一个人,美国人为什么打伊拉克?

这个人只要稍微关注一下国际新闻、关注国家经济的发展,他就会说:“肯定是为了石油呗!”

打产油国,为了石油奔着石油去,应该没有错,但是接下来的问题就出来了:美国打下产油国,占领了伊拉克,为什么不从伊拉克免费拉走一桶石油呢?

美国人并没有对伊拉克进行抢劫式的掠夺。油价打高了之后,美国的出租车司机也举着牌子站在加油站门前,抗议油价飙升。

这么一来人们就糊涂了,既然为了石油打了这一仗,打下以后又不拉走石油,人民还不能从中享受低油价,那么打仗是为了什么?

这其中有很深的原因――也就是我们不能不提到1973年美元和石油挂钩的例子。

三联生活周刊:这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是什么?

乔良:1971年8月15日,美元和黄金脱钩,这意味着美元不再以黄金做锚,而是作为一种信用货币出现,开创了彻底的纸币时代――

-

这意味着美国政府在理论上可以随意发钞。你可以随意发钞,你还是国际储备货币,这种权利,使你从一开始就处于影响我的财富的有利地位。比如我今天拿到了5美元,明天你多发出去一倍的话,5美元就变成了2.5美元。 这样一来,我手里的钱就贬值了,我对你的信任就会随之降低。那么,信用货币如何获得信用?美国人知道,这需要强大的政治影响力、经济影响力、科技创新力,还需要强大的军事能力。

这些美国都有,但不足以拢住或吓住所有国家。你很强大,我承认,但我不一定就屈从于你。

对不屈从的国家,如何让他们对美元依然保持信任?即使不信任,也能保持需求?这时候美国人就想到了一个关键办法:让美元与石油挂钩。

你可以不信任美元,但不可以不信任石油;你可以不使用美元,但不能不使用能源。当石油与美元挂钩,全球的石油交易都以美元来结算的时候,这就意味着任何国家都不得不使用美元,因为你需要买石油。

所以美国就这样下了先手棋――1973年,当时美国的财政部长西蒙飞到了沙特,去和沙特石油大臣也是当时欧佩克的首任秘书长谈判。

西蒙说:你们用抬高油价去打击西方,我们不管,油价打到多高,我们也不管,但是有一点,如果要美国不跟欧佩克作对,必须答应一个条件,全球的石油交易用美元结算。

当时的欧佩克认为这个条件不算什么,因为打高油价不仅为了打击西方,还为了挣钱,挣日元是挣,挣法郎是挣,挣马克是挣,挣英镑也是挣,当然,挣美元就更是挣。

于是就摒弃了其他货币结算,只剩下了美元。这样一来,只要你的国家需要发展,必然要消耗能源,最好的能源在当时在今天都是石油。

要获得石油,只要不是产油国,就必须要用美元去买。可是美国人不是慈善家,不会把美元白白送给你,让你去买石油。

你获得美元的方式只有一种:出卖资源或者出卖产品。而定价权在美国手里,无论是对资源还是产品,它都可以压低价格,从而使美国人在发行新美元,也就是发行高能货币的时候,赚得第一道便宜。

-

然后等这些美元撒向全世界后,最终由于不是你自己国家的本币,再加上恐慌于美元的不断兑水,拿着它就等于让它一点点贬值。

于是,为了不让它变成废纸,你如果不急着把它变成实物财富,你就只能让它回流美国,去购买美国的国债,或其他美元资产。

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手里有这么高的外储,却不可能购到想要的东西。比如我想购买高科技的军事技术,美国操纵的“巴统”(巴黎统筹委员会),使得整个欧洲国家不敢把先进的军事技术和产品卖给你,这就堵住了你很大一块消耗美元的去处。

即使购买这些国家的民用高技术,美国也是限制的,同样行不通。而你若想购买美国资产,比如中海油收购优尼科,美国国会反对;最近华为收购美国的另一家企业,还是被否决,这就使得你根本别想购买任何有价值的战略资产。

中国人意识到这一点后,那就不买美国的去买别国的吧,比如苏丹,和苏丹政府合作。到达尔富尔这个地方去获得石油,结果出现了西方所谓的人道主义灾难,西方国家纷纷对中国群起而攻之,说中国企业家完全是“为富不仁”,为了挣钱不考虑人权,把中国形象抹得很黑。

当中国转身去购买力拓时,力拓除了让中国人抬轿子,把中国人涮了一把外,最后还是宁可赔2亿元违约金,也要让你铩羽而归。有人说这一切都是市场行为,没有任何阴谋。谁信?鬼才相信。

所以这些看似彼此并无关联的事件,让中国几乎在任何一个方向有钱没处花,想要购买的产品,只要你缺什么,西方立刻就抬高价格,让你的购买力实际上大打折扣。

我们今天3万亿外汇储备能买到的东西,实际上只相当于20年前5000亿美元的购买力。这对中国非常不利。因为转了这么一大圈你什么都没有买到,美元又在天天兑水贬值,能让你保值的唯一也是最后的方法,只剩下购买美国国债。

-

因为国债有利息,能够对冲掉一点美元贬值的幅度。在我看来,这就相当于美国人扎了一个羊圈,然后告诉你,你可以选择不进去,但却又让你无处可去,最后只能乖乖钻进去。

这种情况下,你研究美国的军事战略,怎么可能不研究它的金融大战略? 我认为,美国人已经通过它的金融大战略,建立了一种全球化的金融体制,建立了一个崭新的金融殖民帝国。

美国人不再用传统的殖民帝国方式来统治世界,像大英帝国那样占领你、统治你、掠夺你,美国人可以不占领你,但照样掠夺奴役你。

中国东南沿海那些加工厂,那些血汗工厂,可以没有一个美国老板,但是全都在为美国人打工。

在美国掌握定价权的情况下,中国人全都在被迫压低产品价格、压低工人工资,破坏我们的资源环境,生产价格低得让人吐血的产品,贱价卖给美国人,这无疑是一种变相的奴役。

而你挣到的钱最后还要再借给美国人去花,无异又是一种对你的资产掠夺。

美国的战争毫无疑问就是为了这种金融利益服务的,而且是通过作战的方式去改变某些地方的投资环境,改变资本流向,逼着它像羊群一样回流到美国来,这就是美国人的军事手段怎样为其金融利益服务的,这就是我的发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