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5月底中俄能源的第七次会晤中,双方计划敲定为期30年、每年68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合约,而如果按照俄罗斯报出的价码,这就意味着中方每年将多支出高达34亿美元的费用,在合约价格不受外界因素波动的情况下,30年合作期内,中方需要支付的超额费用则总计1020亿美元。

“实际上中方开出250美元的价格

就已经是在合作精神的指导下最大限度地表示诚意了,我们从土耳其、澳大利亚进口天然气的价格是165美元,远远低于俄方的要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专家对本报记者说。

与此同时,上述中石油人士还指出,左右天然气价格的另一原因还在于天然气管道的建设问题。

“此前中方向俄方提供了石油运输管道贷款,在天然气管道铺建上,俄方的条件是,使用中方提供的贷款建设管道,或者由其自行出资都将在价格上体现出来,接受中方贷款是一个价,自行建设又是一个价。”中石油集团内部人士说。

中方主动权日增

“中方进口天然气途径的多元化将使俄罗斯在价格谈判上越来越被动。”

虽然一波三折的中俄能源合作波澜不断,但在天然气的合作上,业内人士表示,中俄谈判的主动权或将逐渐向中方倾斜。

“此前欧洲是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出口对象,但随着欧洲天然气市场需求的逐步减少和液化气的增加,俄罗斯开始面临新的压力。”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对天然气需求的持续加大则让俄罗斯看到了新的利益增长点。

“欧洲需求成长缓慢,且支付能力下降,而俄罗斯天然气公司拓展新市场的需求迫切,中国大陆的潜在需求量,已成为俄罗斯的优先目标。”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表示。

中海油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向本报记者透露,中俄在天然气领域暂时的僵局或将成为影响下一轮谈判的重要节点,在博弈胶着的情况下,中方延后签约期无疑将为接下来的磋商增加筹码。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欧洲几大公司纷纷向俄罗斯施加了修改天然气合同的压力,并提出了将长期合同价格与现货市场价格挂钩的要求。

据外电报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表示,今年第四季度,俄对乌克兰供应的天然气价格可能将上调近一倍,达到每千立方米500美元。但乌克兰总理阿扎罗夫则提出,乌克兰希望能够降低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或者提高俄天然气的过境费。

“俄罗斯目前的心态肯定要比中国更着急,尤其是在欧洲地区,俄罗斯当下需要与欧洲几大公司解决的天然气纠纷已经日益激烈,在这个节点上,两国推迟签署合同将很有可能影响到其在欧洲地区的业务。”上述中海油人士说。

而在俄罗斯坚守天然气价格底线同时,中方逐步拓展天然气供应渠道多元化也“威胁”俄方的另一因素。

在与俄方十余年的谈判中,中石油相继建设了中土和中缅天然气管道,以及接收澳大利亚和中东液化气的终端。此外,哈萨克斯坦刚刚和中国就提高中土天然气管道的运输能力达成协议。

除此以外,本报记者还从中石油集团获悉,中石油还计划从也门进口天然气。

“中方进口天然气途径的多元化将使俄罗斯在价格谈判上越来越被动。”中海油人士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