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秘扇》: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梦想

《雪花秘扇》: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梦想

“女书”,又叫“长脚文”,据说是全世界惟一的女性专用文字,将汉语方言的音节变成文字,它主要流行的地域是湖南省永州市江永县上江圩镇,所以又叫做“江永女书”,后来通过当地女人婚嫁外地,扩展到附近的道县、江华瑶族自治县的大瑶山和广西部分地区的妇女中。

关于女书的起源,暂时找不到更多的资料,不过,若女书这样能在一个稳固的人群里长期流传下来,且它几乎又是秘而不宣的状态,则一定有自己的规律,那些文字里则一定是她们自己的世界,独特的、别人无法确知的世界。

电影《雪花秘扇》改编自美国华裔女作家邝丽莎的同名英文小说,即使到了银幕上,人物之间的对话还多少有从英文译成中文的痕迹,比如那个古代的肥胖媒婆,她将雪花与百合撮合成一对“老同”(义姐妹),她那番人生启迪,你说她是媒婆就是媒婆,说她是女思想家就是女思想家;但这至少比较切实地重现了斯时当地女人们的生活与精神世界,媒婆并不是一个只以保媒谋利的世俗职业,而是与那些被她保媒的女孩们的眼下和未来、情感与理想密切相关的“女教主”。

这一点,似又与女书及秘扇的秘密不谋而合,即,无论是为适龄的女孩子间介绍“老同”资源的媒婆,还是只有女人与女人之间才懂得的特殊女书,还是传递这些内容的秘扇,其实都是在给当下的观众呈现出一个特别特殊的女人世界。

电影里,李冰冰和全智贤分别饰演古代和当代一对“老同”,百合与雪花,尼娜和索菲亚,相比之下,虽然生活和工作在当代上海的尼娜和索菲亚与银幕前的观众距离较近,带入感强烈,尤其是李冰冰饰演的尼娜驾驶着她的奔驰汽车流连于大上海的灯火爛珊中时;但那种切身的疲惫感也会从画面上涌下来,对观众的压迫感非常强烈。

尼娜与索菲亚的姐妹情的来源,在尼娜守着车祸后昏迷不醒的索菲亚时有过一段舒缓的回溯,时间闪回到1997年的上海,中学生的她们都身着肥大的学校运动装,跟着录音机里的现代音乐自由舞动,昏暗的城市,炎凉的家庭,让这两个女孩真心相待、相依――我相信导演王颖和编剧邝丽莎一点儿也没有同性恋倾向的表达,而是想独辟蹊径立意找寻那种纯粹的女孩和女人之间的友谊,这种友谊――在当代的情感类型中我相信已经找不到准确的概括,好在《雪花秘扇》能用“老同”给它一个极具历史韵味的概括。

再回到几百年前,在那个“老同”传统流行的年代,百合和雪花用自己的一生详细讲述了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老同”:

平常人家的女孩百合与大富之家的女孩雪花,因为同年同月出生,因了一种天赐的缘份结为“老同”,并立下终生不弃的誓言,因为同年同月这样的巧合就可以命定一生的情感,这种人际关系在现代人看来太过荒唐,但百合与雪花的古代故事却告诉你这种关系尽管神秘,却真的可能天长地久;两人幼年时结为密友,用女书互诉真情,随年龄增长,长大成人嫁夫生子,百合嫁入富家,雪花却因家道中落下嫁乡间屠夫(姜武饰),再因境遇相殊,她们的友情尤其在雪花心中出现隔阂,终于彼此互不往来,但这一切误会最后还是在雪花临死前化解开了,那种一生一世的情感其实才是神秘女书的真意。

雪花死的时候,在现代的我们看来,其实她们都还很年轻,但在古代,人的寿命往往就是短得可怜,或者正因为这种短得可怜让雪花和百合之间的“老同”情深才格外感人,因为那样的人生不容你有第二种选择,“老同”了一次便是“老同”了一生。

今天,大上海生活中沉浮的两个普通女孩尼娜和索菲亚,她们与身边人真正的不同,正是在少女时代便获得了那些神秘女书的启示,以古礼结为“老同”,电影在当代段落里不但抒写了这对“老同”的情深意切,更抒写了这对“老同”与世俗人际关系的格格不入。

为了“老同”,高考可以放弃,出国可以放弃,而只有“老同”不可以放弃。

影片的最后,在尼娜的守护中索菲亚恢复知觉――如果索菲亚死了,可能这世上仅有的一对“老同”也不得不“解散”――所以,索菲亚的复苏,正意喻着“老同”和女书这种古老而神秘的姐妹情缘的复苏。

附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fd74101017o8w.html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