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50多年来,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始终是中国外交的基石。尽管该原则起初用于处理与印度和缅甸的关系,但北京借此不断地与一些最可疑的政权来往,打的是“不问、不说”政策这个政治正确但道德存疑的幌子。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向潜在盟友和敌人传递了一条信息:这是我们的行事风格,我们希望你们也这样与我们打交道。该原则向潜在朋友保证自己没有恶意,让它们知道,它们的主权和领土会受到尊重,中国希望它们也能投桃报李。

正因为如此,当中国政府宣布将接待正在利比亚激战的反政府武装派来的特使时,观察家们大吃一惊。中国历来只与获得承认的别国政府磋商政治事务,这次为何骤然发生了变化?

干涉主义者往往认为此举是个证据和强有力的信号,表明利比亚冲突的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变化。通过与反对派展开会谈,中国其实承认了卡扎菲政权必定要倒台。这种接触表明北京想确保不把赌注押错地方。对北约大国来说,中国的大转弯证明它们的策略正在发挥作用。

但是,中国真的知道形势发展方向吗?更重要的是,它们何必如此在意?无论如何,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要求不干涉别国内政,当前的变化将为未来的外交接触创下一个危险的先例。中国至少将无法在达赖喇嘛访问华盛顿时占据道德优势。无论如何,如果与公开挑战合法政权统治的势力直接对话, 就等于把叛军的事业合法化。

如果北京想保住其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好名声,那么上述举动引发的后果是其无法承受的。共产党心知肚明,它的两个最重要盟友——伊朗和缅甸——都受到国际社会的孤立,其政权经常面临来自国内的挑战。如果中国改弦更张,采取较具人道主义意味的立场,就会影响到伊朗供应的石油(大约占中国年进口总量的15%)和向其输送大量能源的缅甸天然气管道。另一方面,上述两国都缺少具有同等经济影响力的其他盟友,深知保证让北京满意的必要性。

那么,这是北京的新干涉主义政策的开端吗?也许,端倪已然显现。出于政治动机的捐赠成为中国支票外交的一个因素已有至少10年时间。例如,塔玛拉·勒妮·希在她的精彩评论文章《中国的岛国热》中告诉我们,多年来,在太平洋岛国举行的民主选举中,中国一直在支持亲中候选人。

中国还利用联合国来维护其盟友的主权(或者保护亲中政权和中国资产)。苏丹获得了中国的大力支持:即便在达尔富尔发生大屠杀时,北京的代表还力保喀土穆受到的谴责不会产生实际影响。与此同时,伊朗则成为了中国惩罚美国的工具。

然而,这都不能证明中国的不干涉政策将发生急剧变化,反倒体现了中国外交遵循的漠不关心主义。只要石油供应不中断,其他就无关紧要。

但是,对于心怀不满的中东民众来说,这是不够的。革命使该地区的政治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华盛顿的干涉主义政策也许不会获得新上台的文官政府的广泛支持,但中国的骑墙态度同样不受欢迎。

对于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中国既未否决,也未投赞成票。外界普遍认为,此举充分表明北京无法确定西方的反卡扎菲行动将如何收场。中国代表像西方大国一样,作出了充分维护本国利益的正确选择:中国没有投赞成票,所以一旦利比亚政府取胜,中国可以宣称自己始终站在该政府一边, 没有支持反政府势力。另一方面,中国没有否决该决议,所以如果反对派取胜,中国可以力陈自己没有阻挠该决议获得通过,从而暗地提供了支持。

中国的政策是否正在发生显著调整?总而言之,中国将继续奉行漠不关心主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