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的童年---飞行员的儿子当然志在蓝天

童年不只是恬淡,

稚嫩也不妨碍尊严。

看看我的军礼是否潇洒,

如果不是,

看来你还得慢慢习惯。

桨翼是长大的旋转木马,

勋章是小红花的翻版。

总有一天我会扔掉米奇帽子,

戴上头盔翱翔云间。

这一切,

都因为我的偶像是“飞行老爸”,

雄鹰的儿子,

当然志在蓝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