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家乡的枣儿

雪儿

这两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路边、在学校、在超市里总是能够看见大红枣儿的影儿;就连在宿舍里,我的室友也正煮着红枣稀饭,到处都弥漫着枣儿的清香。可能是冬天到了,人们要“吃枣进补”;也可能是我太久没有吃它了吧;其实,更多的是我心底的那份浓浓的思乡之情,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想起了老家的大红枣儿。。。。。

要知道,那可是我曾经最厌恶的食物了。因为那,让我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许多过往的回忆,回忆里的家乡有枣、有摇椅、有拐棍、有走了多年的爷爷。。。。。想到这里,我的泪便无声无息的悄悄滑落,慢慢的流入我吃着枣的嘴里,慢慢的流入了我的心里,打开了了我心灵深处尘封已久的记忆;想到家乡的枣儿就想到了我去世多年的爷爷。

还记得我小的时候,爷爷手拿着着拐棍、坐在摇椅上给我讲他那段早已久远的故事。那时爷爷家很穷,兄弟姐妹又多,地主老财们的剥削、加上日本帝国主义列强的入侵,使爷爷一家吃不饱、穿不暖、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 为了使家乡父老能过上好日子,爷爷十四岁便跟着八路军去打“鬼子”、跟着共产党去打天下------爷爷告诉我:他的老家在河北太行山下,那里漫山遍野都是枣树,乡亲们为了裹腹,便常以枣儿充饥。一次,爷爷离开家乡去打仗,他的妈妈为他准备了一大袋的枣子,让他带着路上吃。那个时候,八路军靠着“小米加步枪”和“鬼子”的“飞机大炮”对垒。军中的粮食只有少量的供给。常常是靠野菜、瓜果和山泉水充饥。有的时候,行军百里与敌作战,几天能吃上一顿饱饭就已经很好了。爷爷说:有一天他们在行军途中,路过了一个被日军扫荡过的小山村。看见那里乡亲们一个个都饿的“骨瘦如柴”,他就和战友们把省下来的干粮,一起分给了那些乡亲们。在爷爷和他战友们的感召下:村里的几个小伙子毅然的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中,成为爷爷他们中的一员。后来他们一行数人,在和敌人奋战了两天两夜之后,才与大部队会合。这其中的苦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因为他们在这两天的战斗之中,就是用那一袋从家乡带来的枣儿就着山泉水充饥的。就在回到大部队的那天傍晚,爷爷接到了从老家捎来的口信:头两天的一个晚上,有一队日本鬼子突袭了爷爷的山村,爷爷的妈妈和一个哥哥被日本鬼子用枪打死了。爷爷得知这个消息后从衣袋里又翻出了那还舍不得吃的仅有的两颗枣儿,泪水顺着脸颊浸透了枣儿,那是他的妈妈亲手为他采摘,为他装上的啊。。。。。。

从此爷爷再也没有舍得吃那两颗枣儿,并带着那两颗早已风干了的枣儿,参加了无数次的战斗:随“刘邓大军”从太行山打到沂蒙山、从沂蒙山打到大别山;从淮海平原打到了南京。打跑了“小日本”,又赶走了“蒋匪军”解放了全中国。带着那两颗风干了的枣儿从黄河打过了长江,又从长江又打过了鸭绿江-------

为了民族的解放,为了国家的安宁,为了乡亲们能过上好日子,那两颗风干了的枣儿伴随着他走过了戎马一生。每当想起家乡的枣儿,爷爷就会勾起无数的牵挂。我也曾无数次,随着爷爷的思絮回到那魂牵梦绕的太行山老区。看着那漫山遍野的枣树:春风吹过的时候,那满树盛开的小白花飘来阵阵的芳香;夏日的阳光下,那满树青青的小枣儿在风中飞舞着;当枫叶红了的深秋,那金红色的大枣儿挂满枝头,像一张张笑脸向人们传递着丰收的喜讯;当飞雪弥漫的冬季到来时,那枣儿又成了家乡父老们贈亲送友的珍贵礼品,也成为我们每年年夜饭不可或缺的美食。。。。。一年又一年,我一次次的品尝家乡的枣儿:从枣茶到枣稀饭;从红枣馒头到枣儿糕;从醉枣到蜜枣------我们无数次的品尝着家乡的枣儿。一次又一次的品尝,使这美味香甜的枣儿,从美食变成令我反胃和厌恶的食品,小时侯,我曾一次次的对爷爷说:“我再也不吃爷爷家的枣儿了”------

随着年龄的增加,我和爷爷一样,越发难已割舍那分浓浓的乡情;越发难忘那一颗颗家乡的枣儿;因为那大红枣儿,记载着爷爷痛苦的过去,也叙述着爷爷和乡亲们美好的未来;那香甜的枣儿,伴我度过美好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期。尽管爷爷已离开我们很久了,但他对家乡和乡亲们的那份情,仍和那家乡的枣儿一样:淡淡的清香和浓浓的甜美。这份清香和甜美,将伴我走过未来那漫长的人生之路!

家乡的枣儿,你凝聚了多少代人的思念和希望啊。我爱你家乡的枣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