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昔日精品国货海鸥相机重出江湖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昔日的国货精品——海鸥照相机如今重现江湖,是收藏品还是实用品?最新一期《新民周刊》,再次把目光聚集到“中国制造”这个话题上。最近,上海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陈海汶装配了1000台老古董绝版海鸥照相机,再现海鸥照相机曾经有过的辉煌。“海鸥”品牌折翅坠落后,有过哪些离奇的经历?记者对话《新民周刊》主笔沈嘉禄,讲述《陈海汶与“海鸥”一起翻飞》的故事。

记者:当年海鸥照相机作为见证时代印迹的记忆光圈,曾打入国际市场,改写了中国150年来相机零出口的历史,而且占到中国出口相机总额的70%。连外国人对它都刮目相看。如今对于已经进入数码时代的现代人来讲,海鸥牌照相机可能已经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但是提起海鸥牌照相机就不能不提一个人,他的名字叫陈海汶。那么陈海汶到底是做什么的,他和海鸥牌照相机有怎样的渊源?

沈嘉禄:上海在1958年的时候诞生了一批中国制造的名牌,比如上海牌手表,海鸥牌照相机也是其中一个很大的名牌。海鸥牌照相机的生产厂家是上海照相机厂,厂址就座落在上海郊区松江。本来是一个非常大的企业,有大概5、6千人。进入彩色胶卷时代特别是进入数码时代以后,在科研研发方面它没有及时跟上,所以落后一步,被市场所淘汰。90年代以后卖厂房,卖了地,把这个钱给工人发工资。这个期间它还转制,由国有企业变成了私有企业。

很长一段时间,海鸥牌相机在上海卖120块钱一台,当时120块钱大概相当于4个月的工资,要攒一年。所以背那个方镜头反光照相机,看上去蛮笨拙的,实际上还是非常有感情的。这个照相机是一个比较初期的形状,很长时间在国际上很流行,后来才被单反照相机所替代。过去上海它也作为一个新闻中心,当时新闻记者都是拿这个照相机来拍照的,要到外面去拍照大家都要借。

记者:当年谁要拥有一台海鸥派照相机都觉得很骄傲。

沈嘉禄:当然很骄傲,很牛的。上海人还有一个特点,特别会精打细算,说起海鸥牌照相机不能不说上海人精打细算。我当时记得如果店里冲一张120的照片要9分钱,但是如果是2毛钱就可以冲印100张。

记者:陈海汶和海鸥牌照相机有怎样的渊源呢?

沈嘉禄:陈海汶也是摄影爱好者。我们有许多相同之处,他也买过120照相机比较痴迷,照片越拍越好,然后他自己下海。他现在的印刷厂还是比较大的,主要承接一些比较高精尖的印刷业务,他还是上海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他的照片反映城市特别是上海几十年的变迁,反映城市当中人和这个城市的关系。他拍了许多老上海的照片,非常震撼了。在上海工业转型期间有许多厂倒闭,许多工人下岗,他把这个艰难的历程都拍下来,在摄影圈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们在2008年的时候他还受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委托带了一次团队,辗转了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拍了中国56个民族的大家庭。

记者:我听说他还得过中国摄影界最高奖项?金像奖是吗?

沈嘉禄:对,所以他是一个从事印刷行业的企业家,也是一个专业的摄影师,是个城市影像的记录者和城市记忆的记录者。

记者:那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想法想建立一座老相机博物馆呢?

沈嘉禄:我先说一下他是怎么跟海鸥照相机又再续旧缘的。海鸥一个分公司的负责人跟他说,厂子里还有一条生产120这个型号的流水线,陈海汶一听就去看了,可以装配一千多台照相机,他就花了大概几百万把这个流水线买下来,当然包括海鸥牌商标使用权。然后再请了12位70-80岁的退休老工人,大概花了几十万请一些台湾最好的开模具的技师,使零件精准度达到比较高的水平。所有老工人一天大概只能装配一台。

他并不是想通过照相机来向社会投资或者是赚点钱,而是想让这个民族品牌复活,满足一些摄影爱好者和专业摄影师收藏海鸥牌照相机的愿望。全国各地都赶到上海来买他这个照相机,当时第一次推出来的时候是3600块钱一台,现在他已经卖掉了大概500台,还剩下500台在装配之中。他本来心情也是很矛盾的,因为把这个零部件卖光以后照相机就没法组装了,如果再生产零部件的话,投入大概要几千万了。所以他想把中国这个制造这样一个品牌延续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建造一个海鸥牌照相机流水线为基础的老照相机博物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