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6月10日,即将卸任的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北约总部布鲁塞尔发表演讲时“炮轰”北约:北约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将面临“若非凄凉,就是昏暗”的未来,美国或许会重新考虑是否值得对北约进行投入。虽然过去盖茨不止一次批评北约盟国,但言辞如此激烈还不多见。

北约作为冷战时期的产物,从成立至今,经历了冷战时期成员紧密团结到冷战后成员国之间纷争不断,再到如今美国国防部长公然“炮轰”盟友,美国与北约盟友之间的积怨终于爆发。

盟国间合作常常源于利益,分歧亦源于利益,而矛盾激化则源于利益的不可调和。对美国来说,利用北约实施战略扩张并借此强化对北约盟友的控制,是其在冷战后长期奉行的战略,美国的这个战略要求北约盟友既要为美国的对外军事行动买单,又要听美国的话。然而对北约盟国来说,冷战和苏联威胁已成为遥远的记忆,当前北约各国迫切需要的是摆脱经济的困境,而不是追随美国到处扩张。利益目标的差异使得美国与北约盟友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尤其是自伊拉克战争之后,北约内部的分歧公开化,而久拖不决的阿富汗战争更使分歧日益升温。

对于北约从阿富汗撤军问题,盖茨曾毫不客气地说:一旦北约军队从阿富汗撤走,欧洲和北约的地位就不那么重要了。在利比亚军事行动中,盖茨批评北约盟国明显缺乏能力和意志,更缺乏诚意。在北约总部的演讲中,盖茨指责有些盟友“希望并渴望美国的纳税人承担更多的国防开支来填补欧洲削减的国防预算”。面对美国的指责,北约国家也针锋相对,法国国防部长就说,美国指责盟友的行为是“精神分裂的一种类型”,欧洲其他国家也纷纷表达了不满。

此次盖茨在北约会议上大放厥词,既是美国与欧洲盟友矛盾发酵的结果,也反映了美国国内相当一部分人对北约的态度。冷战时期,欧洲可以分担北约组织一半的军费开支,但现在75%的开支都由美国负担,美国在国内财政吃紧的情况下,依然保持着高额的军费支出,但北约国家却不顾美国警告,大幅削减军费。《纽约时报》称,近年来,欧洲国家支出的军费在北约内部所占比例越来越低,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将不利于北约组织的健康发展。对盟国在北约空袭利比亚的军事行动,有美国媒体批评:“这个史上最强大的同盟在对一个武装落后、人口稀少的国家仅仅采取11周的军事行动后,许多同盟国就面临弹药短缺的问题,开始要求美国承担更多任务。”盖茨更是直言不讳:欧洲的吝啬是冷战以来北约面临的最大挑战。欧洲国家以二流甚至三流的花费来享受一流的安全服务,使美国的负担越来越重。有美国学者指出,欧洲不用出工出料,却能自诩为人道主义者、和平卫士和真正帮助其他国家发展的翩翩君子,美国则成了挥着棒槌、见谁打谁的山姆大叔。

北约盟友的离心离德已使华盛顿越来越不满——他们公开反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他们不顾美国反对,不断从阿富汗撤军;他们又在利比亚军事行动中消极作为;最近欧洲国家又与俄罗斯在武器销售和军事合作上打得火热。针对阿富汗战场上盟友的表现,盖茨曾气急败坏地在慕尼黑国际安全政策会议上放狠话:“我们不可以,也不能变成一个双层联盟,联盟里有的国家愿意打仗,有的不愿意打仗,出现这种情况,会严重破坏这个联盟。”可以说,盖茨从上任到卸任都是在北约盟国对美国对外军事行动的消极配合中度过的。因此,盖茨选择在告老还乡之前,把自己对欧洲盟友的“心里话”说出来,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美国官方对北约当前状况所持的态度。这既是向欧洲盟国大倒苦水,也向盟友提出了警告。

盖茨“炮轰”盟友对美国与北约盟国之间的关系产生的消极影响不容忽视。盖茨的表态对北约盟友的威逼之意相当明显,这是美国在北约内部长期形成的以自我为中心、颐指气使作风的表现,这种赤裸裸的威逼会进一步引起北约盟国的反感,进而削弱他们对北约的认同。同时,盖茨对北约成员国的批评和指责也会引起欧洲国家的不满,会进一步削弱北约成员参与美国对外军事行动的积极性。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盖茨的言论给美国与其北约盟友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但还不至于使北约本身产生根本性动摇。美国称霸全球的重要支柱之一就是其强大的联盟体系,北约则是其联盟体系的核心,美国出于战略需要会继续保持北约的稳定,进而继续加强对北约的控制。在联盟中,国家实力就是权力。实力的差异使部分北约成员国在反对美国时,尽管言语激烈但行动极为谨慎。况且部分北约成员国出于追求共享一流安全待遇和国际地位的需要,也会主动追随美国。这种相互需求决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仍是分歧不断,合作依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