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命若游丝,中国所援的数十亿还有指望吗?(转载)

在苦苦煎熬一年多后,欧洲债务危机还是没能迈过希腊这道坎:据希腊当地媒体报道,希腊可能在7月破产。

屋漏偏逢连夜雨。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债务问题又开始逐渐露出水面:最近意大利、比利时的评级前景接连被调至“负面”。

随着欧债危机负面消息频传,市场恐慌情绪加速蔓延:欧元对美元汇率快速回落、美欧和亚太主要股市普跌、大宗商品价格呈动荡之势。

似曾相识的风险厌恶,让经济学家和市场投资者不禁惊出一身冷汗:“雷曼时刻”是否已经逼近欧洲?

希腊或于7月破产?

据希腊报纸《卡提美里尼》5月22日报道,希腊银行系统的现有资金预计只能维持到7月18日,如希腊不能在此之前得到来自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央行的流动性援助,届时该国将无力偿还债务、面临违约风险。

即便在接受援助一年之后,希腊债务问题依然严峻。面对现实的窘境,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本周一不得不承认,该国无法在2012年重返资本市场发债融资。2012年希腊将面临270亿欧元融资需求。

根据去年欧盟和IMF对希腊1100亿欧元的援助协议,第五笔援款为120亿欧元,计划于6月发放,这笔款项对于希腊能否支付即将到期的137亿欧元债务至关重要,如不能如期获得贷款,那么希腊就将违约。

然而,来自欧盟、IMF和欧洲央行的三方审查团在对希腊经济状况进行评估后认为,该国没能严格执行援助协议规定的财政紧缩和经济改革计划,援助计划已偏离预定轨道。

根据IMF在2002年时的定义,“国家破产”指一个国家对外资产小于对外负债,即资不抵债的状况,或一国主权债务大于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状况。从这一定义来看,希腊早在2009年时就已挣扎在破产边缘。

希腊看起来几乎回天乏力。截至2009年底,希腊债务占GDP之比高达124.9%;至2010年底,这一比率已攀升至142.8%。目前,希腊不断累积的债务总额已高达3270亿欧元。另外,希腊财政部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2011年前四个月国家预算赤字修正后扩大14%,至72.46亿欧元,超出了69.24亿欧元的目标,初值为72.35亿欧元。

“软重组”和“硬重组”都意味着违约

希腊是否会债务重组已成为各界关注焦点。

在上周初的欧盟财长会议期间,欧盟高官首次明确提到希腊可能进行债务重组:欧元集团主席容克17日表示,对希腊来说,某种形式的债务“软重组”是可能的。但他仍然强调,欧元区不会考虑希腊债务重组,但不排除对希腊债务进行“重新打包”的可能性,即修改协议内容调整贷款利率、延长还款期限等。

然而,对于“软重组”的提议,欧元区首脑及财长们意见并不统一。

芬兰财长卡泰宁18日就反驳称,此举“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持有高达500亿欧元希腊债券的欧洲央行,坚决反对希腊以任何形式进行债务重组。该行认为,所谓的“硬重组”(即直接宣布无法按期偿还债务)和“软重组”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都将意味着希腊违约。据《金融时报》报道,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在与容克召开会议时,因不满所谓的希腊债务“软重组”甚至中途离场。

市场担忧希腊将很快陷入债务重组阶段。欧洲金融系统似乎也已开始着手为希腊发生债务重组“安排后事”。据德国《商报》19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德意志银行已做好了希腊主权债券贬值20%至30%的准备,即使发生部分损失,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欧洲版“雷曼时刻”即将来临?

在这场有关希腊违约的猜想中,欧洲央行、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多数官员曾经一度态度坚决地闭口不谈希腊债务重组,认为这将对市场产生严重的冲击。

欧洲央行执行理事会委员斯塔克是其中最坚定的反对者,他认为希腊债务重组导致的后果将堪比“雷曼兄弟”倒闭。

不少经济学家也认为,一旦希腊发生违约或宣告国家破产,该国银行系统将在挤兑潮中大规模倒闭,并波及欧洲其他持有该国国债和银行债券的国家,从而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一旦希腊破产,那么希腊的国有企业和资产将被拍卖偿债,直至债务还清为止。这意味着,希腊的经济乃至政治命运都将操控在债权国手中。

“对希腊的援助或许会成为某种对希腊债务危机的 重组 计划,这或许会让他们面临欧洲版的 雷曼时刻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表示。

世界知名保险和投资公司安联主席米歇尔·迪克曼认为,希腊作为一个国家如果破产的话,后果将是不可控制的;如果所有的希腊储户涌入银行,取出存款,银行将被迫关闭;很多其他地方的金融机构也将会失控并且受到牵连,如此下去可能会有更大的一轮金融危机来袭。

荷兰合作银行经济学家Richard McGuire还指出,希腊债务重组具有多米诺骨牌效应 其他外围国家被迫重蹈覆辙的风险较高。

不过,也有人持不同观点。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 秘书长葛利亚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希腊债务重组似乎并不是坏事,因为毕竟对市场来说,“两害相权取其轻”:“给希腊一些时间来消化它的调整举措,允许其推迟偿还债务,不削减债务本金,这么做所造成的损害将会较轻。”

他还指出,上周初召开的欧盟财政部长会议也提到了这种可能性,债权人的反响还不错,希腊债券的收益率有所下降,市场情绪也有所缓和。

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不确定性拖得越久,情况越糟糕。评级机构惠誉表示:“目前这种不确定性状况影响希腊的时间越长,希腊和欧元区当局试图采取某种形式债务重组的诱惑就越大。”

此前,标普和惠誉因担心希腊债务重组可能导致违约而下调了希腊的主权债务评级。

评级机构推倒“多米诺骨牌”

自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以来,评级机构对欧元区的“打击”就从未停止。

继国际评级机构标普上周五将意大利“A+”评级的前景下调至“负面”之后,信评机构惠誉周一下调比利时主权评等前景至“负面”,进一步挫伤了市场信心。

惠誉成为威胁调低比利时评等的第二家评级机构。标准普尔曾于去年12月调降该国评等展望至“负面”。

比利时周一仍然较为顺利地发售了34亿欧元债券。不过,惠誉指出,尽管比利时仍具备欧元区较强劲“核心”国家的很多特征,但其高负债程度已引起市场担忧:比利时去年公共部门债务总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高达96.6%,在欧元区内部仅次于希腊和意大利,与爱尔兰相当。

随着欧元区国家接二连三地倒下,加上上周欧元集团会议后有关“软重组”的言论,本周希腊国债信用违约掉期(**S)利率已升至历史最高点,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也攀升至欧元问世以来的最高水平。

市场普遍担心,如果意大利、西班牙这类欧元区较大经济体也被卷入救援范围的话,整个欧洲很可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但分析人士认为,尽管希腊危机引发连锁动荡的可能难以排除,其具体影响还将取决于债务重组的形式、减值幅度及欧洲央行的反应。

--------------

经援蠢猪四国时,就有人提出,可能肉包子打狗,可就是没人相信,一些欧盟专家也力吹,经援可改善中欧关系,以欧盟的力量来抗衡美国,甚至有人乐观地以为,欧盟可以不以美同意单方面对华军售解禁,可这一切现在看来是那样的可笑,核心技术美换来,解禁也成了泡影,肉包子又打了狗,与蠢猪国一样蠢的家伙,弄得中国也杯具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