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浏览边防故事

黑龙江探亲轶事——骑了一回老毛子马

东方红11号明轮大船(老古董了,船尾不是螺旋桨,是在水线和甲板中间,安装一个轮子,轮子上有一圈划板,旋转着拨水前进),沿着黑龙江逆流而上,在船上,我第一次吃了黑龙江的鳇鱼,当地的土话叫“齐里富子”(可能是‘俄语’的外来语,写个读音吧)。那个鱼肉很鲜美,就是因为高寒区的原因,皮下脂肪很厚,有点像猪肉的大肥肉,不太习惯。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航行,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开库康公社”,看着来接船的父母,我眼睛湿润了,快两年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怎么生活的。

下了船,来到了老爸老妈住的小木屋,休息了一阵,老爸突然想了起来:“儿子啊,你给我带来的钓鱼竿呢”?啊呀,忘在船上了!老爸马上到电信局,给漠河公社打电话,关照他们,告诉东方红11号轮,等回来时,给他带回来。

第二天我到开库康边防站,和站长、指导员见了见面,因为都是军人,双方很热情,站长介绍了边境的情况和注意事项,特别要求我到江边玩的时候,先和边防军打个招呼,以便受到他们的保护。在这一个月里,我下水泡子摸鱼,借边防军的冲锋枪和军马照相,在黑龙江里游泳,特别要提一提的是,在我探亲期间,江对面跑过来一匹苏军的军马,军马又高又大,它的脊梁和我肩膀一样高,屁股上烫着号码。张队长真想把它留下,他眼红地说:“这匹马要值好几千块啊”!

我向张队长提出来,要骑一骑老毛子马,老乡们说:“这可是光背马,没有鞍子,你能骑吗”?我亮出了在军队曾经骑过光背马的历史,得到了队长的特许。我把马嚼子嘞进了马的嘴里,把马牵到了一颗横着的大树旁,借助大树的高度,骑上了马背,两条腿紧紧地夹着马的前頬,一声“驾”,马就开始走了,走了一阵,我打算叫马停下来,就“吁、吁、吁”地呼唤,但是马不听话,老乡就教我:“这是老毛子马,要用俄语P(“勒”卷舌音),它才听话”,我学过俄语,马上就改用俄语P(“勒”),马果真站住了,又学到了一招,我大喜过望。

遛了一阵,我不满足于慢慢地走了,,脚后跟一磕马肚子,两腿夹的紧紧地,马象的了命令,伸开四蹄飞一样地奔跑了起来。我渐渐地放松了警惕,夹得紧紧地双腿,渐渐地松了。可能是老毛子马觉得背上的人,不是俄国人,于是乎,突然,马两个前蹄蹬地,后面屁股一弹,撂了一个蹶子,我没有防着,一下子从马头上飞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我迅速地把缰绳缠在手臂上,人落地的时候,恰好屁股着地,手吊在马头上,人没有摔伤。

我把马牵到一颗大树旁,把缰绳缠在树干上,折下了一根柳条,狠狠地抽打着马屁股,开始的时候一打,马就尥蹶子,打到后来,马不尥蹶子了,站在那里,打一下马皮一阵阵抖动,我知道这下子,马被打服了。我再次跃上马背,这回它老老实实听我指挥,结结实实过了一阵骑马的瘾。过了几天,边防站和苏方会晤,把老毛子马送回了苏联。

====================================================================

国无防不立,民无兵不安,自古国家的军事首要目的就是要保卫国家的边境。铁血网在此特向各位网友发出邀请,讲述边防军旅的故事(边防亲历或者亲友的经历,包含冲突作战和边防守卫),欢迎写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还有机会赢取行者梦野先生的《揭秘藏南—深入达旺的行者》一书。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6/24 14:16:10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