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母七问 中国航母该如何部署?

在年初那场利比亚撤员中,大多数人都对其中的曲折和艰辛印象深刻:绕道希腊、马耳他、阿尔及利亚等第三国,租用希腊大型邮轮,连日来上百架次大型客机轮番“空中接力”……虽然最后成功地将三万多人员撤出,但是总让人感觉有些缺憾。

“如果有一艘中国航母能够在第一时间赶到,我们的撤员行动会更快更顺利”,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说。

今年4月,一组停泊在大连港的“瓦良格”号照片走红网络。从网上流传的照片来看,“瓦良格”已经被涂上了中国海军舰艇的淡灰蓝色,舰岛上的脚手架已经开始拆除,显示出瓦良格的修复工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尽管中国官方的表态依然保守和慎重,但很多人已经预感到中国的航母梦距离实现不远了。

撩开神秘的面纱,未来的中国航母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瓦良格”仅仅只是训练舰?

“老瓦”出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而且一直“难产”,直到本世纪初才落户中国大连重获新生,而此时,美国的新一代福特级航母已经开始建造,首舰预计于2014年开始服役。

对于“瓦良格”这艘已经过时二十多年的“二手货”,不少人认为不太可能成为中国的首艘主战航母,而应该用作训练舰,以培养中国的航母人才。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杜文龙认为“瓦良格”作为训练舰的可能性比较大。“严格地讲,老瓦的原创技术不是我们国家的,它是前苏联海军根据其作战需要搞出的航空母舰,实际上也没有正式服役,除了船体之外,大部分的设备全部被拆毁了。所以对于我们国家海军来讲,从作战这个角度上看,距离其实际作战功能可能还有很大差距。”

但是这并不排除“瓦良格”作为主战航母发挥战斗作用的可能。海军军事研究所研究员李杰认为,任何国家发展航母都会根据国情和用途来进行选择,“瓦良格”号是作为训练舰还是战斗舰是由中国发展航母的目的来决定的。

李杰也承认“瓦良格”在中国航母人才培养方面的作用。“‘瓦良格’下水后所起到的训练和培养人才方面的作用也是不可替代的,在不同的场合下会起到不同的作用,包括作战训练、培养人才这些都是我们目前所需要的”,李杰说。

其实,无论是昔日的海上霸主英国还是现在的航母大国美国,它们的航母发展都经历了“改造之路”。英国二十世纪初在大型邮轮上铺设飞行甲板供飞机起降,成为世界上最早的航母雏形,美国第一艘航母“兰利”号也是在1922年由大型运煤船改造而成,随后的两艘航母则是由大型战列舰改造而成。国防大学教授韩旭东认为,中国从建造驱逐舰到航母,是一种飞跃,第一艘航母的技术性能不可能特别高,因此应该同时具备训练舰和战斗舰的双重属性。正如李杰说的那样,“在不同场合发挥不同作用”。

中国需要多大吨位的航母?

中国究竟需要多大规模的航母?从航母的吨位来看,一般而言,满载排水量达到3万吨到5万吨的属于中型航母,超过6万吨的属于大型航母,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航母排水量达到10万吨。航母的吨位越大,意味着其影响范围越广,功能越强大。

李杰认为,中国适合发展中型以上的航母。中国不仅周边海域的问题非常尖锐和复杂,而且将来需要维护海上权益,不仅近海海域,中远海海域也是需要的。“在最前沿发生矛盾和争端的地方布置航母是最有效的,航母的发展是大国迈向强国的一个不可缺少的平台。”

杜文龙也认为中国应该发展大中型航母。“中国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海洋国土面积也挺大,中国经济发展对于海洋的依赖、对海上航道、通道的依赖越来越强、越来越大。海上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贸易方向,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战略方向。所以我们应该有很强的保护海洋权益、维护海洋利益的能力。大中型航母肯定是最好的选择,资金是有,财力问题不大,可以支撑大中型航母的建造以及这个过程中的一些消耗。国家的经济财富要转化成能力。”实际上,大型航母一直被认为是攻击型装备,“拥有航母和使用航母是两码事情,中国拥有航母的目的是维护海上利益,为和谐海洋做出贡献,其他国家的攻击型、外向型使用方法不是中国的选择。”杜文龙说。

但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王海运则认为应该按照实际需求和能力来决定发展何种航母。大型航母主要是大国用于维护海上霸权和发动对沿海中小国家的局部战争。而中小国家由于财力物力所限,维护近海海洋利益也不需要大型航母来维护,因此适合发展小航母,如泰国。“中国实行防御性军事战略,今后相当长时间里中国的航母将主要用于近海防御和维护台湾海峡安全稳定,因而目前应以发展中型航母为主”。对于执行打击海盗和抗灾任务,中型航母也完全可以胜任。

中国航母该如何部署?

在中国航母的数量和部署上,王海运认为,中国的南海和东海都需要航母,一两艘肯定不够。“从这个角度讲,三到五艘还是需要的”。

韩旭东认为应该以台湾为界,将台湾以北的海域作为一个区域需要至少一个航母战斗群,台湾以南的海域作为一个区域需要至少一个航母战斗群。这两大海区至少需要两个航母战斗群,这两个航母战斗群需要两艘以上的航母,“林则徐说睁眼看世界,首先把台湾以北和以南这两大海区作为中国海军走向世界的两只眼睛。拥有了航母,我们的眼睛才能擦亮”。

杜文龙认为中国的航母若要形成战斗力,至少需要三艘。“航母是消耗很高的一项装备,对任何国家来讲,它都是一种奢侈品。同时也是一种具有高端功能的高端装备。按照航母和一般水面舰艇的作战能力基本条件看,至少有三个功能,一艘作战、一艘训练、一艘在维护,形成一个最初级、最基础的作战能力,因此至少应该保证有三艘航空母舰在服役。这样一旦有事,能够保证至少有一艘航母能够在应该出现的地区出现。中国至少要形成有两个航母为组群的航母战斗群,这样才可以应对一些中度规模以上的作战行动。按照一般常识来讲,至少应该有三艘。”

关于航母的部署,他认为,航母的远洋活动能力很强,部署在哪并不重要,关键是用在哪。“航母部署还要视港口情况而定,港口要能够进行有效的防御作战,太暴露容易遭到攻击。航母的活动海域要根据热点海域情况而定,肯定是所有的海域都要去。如果是巡逻的话,普通舰艇够不着的远海海域、活动有困难的海域,都应该由航母来承担。因此,不仅是南海、东海这些热点区域,以后还可能去亚丁湾训练或者护航。”

常规动力,还是核动力?

航母的活动半径,很大程度上与其动力形式相关。1961年,美国建成了世界上第一艘核动力航母“企业”号,这种航母填装一次燃料,可以保证其自由活动三年。1975年,美国尼米兹级航母开始服役,这种航母填装一次燃料可供其航行13到15年。2009年5月,随着美国最后一艘常规动力航母“小鹰”号退役,美国进入全核动力航母时代。

据杜文龙介绍,大多数中型航母都是常规动力,只有极少数比较先进的中型航母使用核动力,如法国的“戴高乐”号属于核动力级。俄罗斯航母大多数都使用常规动力,因此,在中国获得新生的“瓦良格”号肯定也属于常规动力级。但是,杜文龙认为,发展中型、大型的核动力航空母舰是世界上的一个主流趋势,相比传统动力航母,核动力航母在续航能力、动力输出上要强得多。“所以我觉得下一代的中国航母,从舰载设备的使用、武器装备的运行、推进系统能不能降低噪音等方面来考虑的话,核动力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但李杰认为,核动力未必就是最好的。“英法等国也采取过核动力的航母,如法国的“戴高乐”号,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展反而又回归到了常规动力上。一是出于成本考虑,像英法这样的地区大国,只要能够满足需要就够了,搞核动力的成本太高。另外,常规动力不会牵扯到处理核污染等问题。”

“美国航母的战略半径很长、核动力技术十分成熟,所以选取最先进的核动力装置”,李杰说,“但中国在过去是没有航母这个舰种的,所以中国在这方面的发展是空白的,相当于白手起家,必须经历由比较初级再到高级这样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子就到达最先进的动力装置。”

舰载机:滑跃式还是弹射式?

作为大型的海上作战平台,航母相当于一个浮动的机场,大大延伸了战机的制空范围,从而形成海空一体的立体控制或打击效果。因此,舰载机的起飞技术长期以来一直是航母的核心技术之一。目前航母舰载机的起飞方式主要以俄罗斯航母为主的滑跃式和以美国航母为主的弹射式为主。

据杜文龙介绍,滑跃起飞和弹射起飞各有优劣,“滑跃起飞技术简单,起飞成本低,但也有一些弊病。比如舰载机起飞时不能满油满弹起飞,这样对舰载机的活动半径,武器外挂能力影响比较大。弹射起飞技术比较复杂,而且美国对这方面控制比较严,基本不可能搞技术输出,只能自己搞。另外,弹射起飞的成本也比较高。但是,弹射起飞的舰载机可以满负荷起飞,对其作战影响比较小。”

对于中国航母,杜文龙认为,中国海军的第一条航母有可能还是采用俄罗斯的滑跃式,通过滑跃起飞模式来积累经验,最终肯定要到弹射起飞。“以后如果固定翼舰载预警机上舰,只能通过弹射式起飞。”但这种弹射起飞并不一定是蒸汽弹射起飞,杜文龙认为,为了避免蒸汽弹射的复杂工艺,更加先进的电磁弹射技术或许是一条更适合中国航母的道路。

2011年5月30日,美国海军宣布编号CVN79核动力航母将命名为肯尼迪,这是继“福特”号(CVN78)之后的第二艘新一代航母。

福特级航母之所以为世界所关注,不仅仅在于其更加高效的设计性能,最重要的看点还包括它全新的电磁弹射系统——“福特”号(CVN78)将是人类历史上首艘使用电磁弹射系统的航母。

舰载机平台,还是海上堡垒?

如果对比俄罗斯航母和美国航母,人们很容易发现一个明显的区别:俄罗斯(前苏联)航母的防御性特别强,舰体上“插满”了各种武器系统,如同一个巨大的海上堡垒;但美国航母更加简洁,甲板空间更大,舰载机更多。显然,美国航母注重于发挥其舰载机平台的功能。

据杜文龙介绍,航母的本意应该是海上航空基地,俄罗斯之所以把航母发展成武器舰,主要是因为它的航母建设能力不如美国,其次是因为编队内的舰艇数量有限,选择起来有困难。“俄罗斯航母如果想在海战中生存,只能依靠自身的强大防御能力”。

美国海军航母主要依靠编队内的防空驱逐舰、潜艇、反潜舰艇或直升机、舰载机等协同作战,形成一个完备的海上立体作战体系,依靠编队的整体能力去防御和战斗。“这也是未来航母技术的发展方向”,杜文龙说。

近海防御,还是远洋行动?

中国的航母规划由中国未来的海军发展战略决定。拥有航母的中国海军将会采取何种发展战略呢?

杜文龙认为,即使有了航母,中国军事战略,包括海军战略都不会有大的改变。“我们依然还是一种防卫型的战略。即使走上‘深蓝’,也是出于防卫的目的。”

韩旭东也认为中国的近海防御政策不会改变,但是,他说,“不排除在和平时期执行非战争行动。比如撤侨,打击海盗,反恐,抗震救灾等。近海防御和执行远洋的和平任务二者同时进行。”

李杰认为,在航母时代,中国海军将不断提高自己的作战能力,尤其是提高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能力,包括建立网络中心站,达到互联互通,提高自身的远航能力和武器作战能力以及不断提升海军的保障能力。

不过,王海运认为,以防御为主的海军战略并不意味中国航母不发展攻击力。虽然未来中国航母不太可能像俄罗斯航母那样“浑身”插满各种重型导弹,但各类配套舰艇协同作战才能发挥战斗力。

“没有进攻力的作战平台是难以有效实施防御作战的,攻防能力兼备的防御才是最为有效的防御”,王海运说。

《环球》杂志记者/周彪 实习记者/刘婉婧 李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