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 胡总哈俄乌之行凸显中国“欧亚新战略”!!

6月12日至20日,胡锦涛主席对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乌克兰三个欧亚大国进行了国事访问。此访是胡总今年继元月访美后的一次重要外事活动,意义重大,成果丰硕。胡总与俄哈元首确定了2011年至2020年中国与俄哈中长期发展战略,访问使中国与三国双边关系水平得到“全面”提升。笔者认为,此访的深意在于体现了欧亚地区在中国外交“大棋局”中所处的特殊重要地位,也凸显出中国“欧亚新战略”正渐具雏形。

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具有全球意义

胡总是次俄国之行是此次欧亚三国之行的重中之重。胡总与梅德韦杰夫总统发表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签署十周年联合声明和《中俄关于当前国际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的联合声明》,最重要成果是,将江泽民主席和叶利钦总统1996年倡导并建立的“平等信任、面向二十一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提升为“平等信任、相互支持、共同繁荣、世代友好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由此步入“全面”阶段。

随着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大国迅速崛起,欧美主导世界事务的能力日显疲态。同时,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促进更公正、民主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早日形成,新兴国家正与欧美等大国或大国集团演绎着纵横捭阖的“三角关系”或“四边关系”,博弈之激烈,前所未有。奥巴马上任后,中美和俄美关系得到明显改善,但美国历届政府所奉行的对中俄“遏制加接触”政策的本质并未改变,双方结构性矛盾和冲突将长期存在,围绕核心利益的斗争不时表现出白热化。

在未来几十年,中俄面临相同的战略任务和目标: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建设以创新为核心的全面现代化国家。在时下错综复杂的内外环境下,中俄惟有在政治和安全上相互借重,经济和能源上相互依存,科技和人文上相互借鉴,方能赢得主动,实现上述目标。虽然两国间或有“中国威胁论”和“俄罗斯威胁论”泛起,但都不构成当局的政治判断和主流民意。因此,西方有学者质疑“中国龙”与“俄国熊”无法“同居”的判断是站不住脚的。

哈已成为中国在中亚实现综合安全的“稳定器”

6月13日,胡总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在阿斯塔纳宣布,两国建立和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哈政治关系的最新定位表明,中国认可哈在中亚地区的领导地位,哈亦愿意成为中国打击“**”在内的“三股势力”的西部屏障,保障中国石油天然气供应和通道安全的“稳定器”。

2005年中哈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以来,哈已成为继俄之后中国在欧亚地区最重要的战略伙伴。随着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升至50%以上,加之海上石油通道的脆弱性和不稳定性(马六甲瓶颈)矛盾日显突出,作为产油大国的哈国在北京陆上能源供应版图上的份量大大增加。自1997年始,中石油在哈进行了大规模投资,哈已成为中国主要的石油来源地之一。与此同时,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三国已初步形成了油气生产体系和陆上油气管道运输网络,对保障中国能源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2009年6月,2010年12月和今年6月,胡总不辞劳苦,“三顾哈国”,个中原因不言自明。有理由相信,是次高访建立的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加之近两年实际存在的中哈元首互访“惯例”,中哈关系已进入大国关系层面。

乌克兰成为中国“欧亚新战略”的亮点

乌克兰是前苏联第二大加盟共和国,领土面积比法国还要大,人口接近5000万,在航空航天、军工、高科技、机械制造、造船和农业等领域都有很强实力。乌独立近20年来,两国关系发展曲曲折折。从1991年到2003年,双边关系进展较顺利,库奇马总统两次访华,包括访问香港。江泽民主席也曾两访基辅。但2004年乌爆发“颜色革命”后,尤先科总统奉行“唯美国马首是瞻”的“一边倒”政策,强力反俄,强力推动乌加入北约,对中国的政治制度另眼看待,连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样的重要国事活动也出尔反尔,最终爽约“缺席”。在这种环境下,中国国家元首10年未访基辅不足为奇。

亚努科维奇2010年2月赢得大选后,开始大幅调整对外政策,奉行对俄、美、欧等距离大国平衡外交政策,赢得国内外欢迎。由于亚氏将发展经济作为当务之急,自然不会忽略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的存在。2010年4月,两国元首曾假出席纽约联合国核安全峰会期间会晤;去年9月,亚氏又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主动提出建立乌中战略伙伴关系建议。此次双方正式确立战略伙伴关系,不仅使两国关系重新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而且使之跃上了“战略伙伴”高度,为中乌各领域全方位合作提供了强大动力。

俄哈乌是中国“欧亚新战略”的轴心和重要支点

欧亚地区是一个地缘政治概念,指前苏联十二个加盟共和国所在的地理范围和空间(立陶宛、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三个波罗的海国家除外)。苏联解体后,美欧利用“双扩”和“颜色革命”打压俄罗斯:军事上北约东扩,经济上欧盟东移,政治上鼓励策动“颜色革命”,扶植反俄亲美政权,挤压俄罗斯战略生存空间,使其丧失重新崛起的力量和条件。但事与愿违,西方“遏俄弱俄”政策非但没有成功,反而刺激了俄罗斯民族复兴和大国崛起的意志力和能量释放。进入新世纪,俄罗斯沿着普京制订的“强国战略”,迅速恢复民族自信,政治经济社会形势恢复稳定,成功保持了地区强国和世界大国地位。

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与俄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等一系列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拥有一致或相近立场。故此,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新俄罗斯一直是中国在欧亚地区的轴心伙伴国,特别是通过签订《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保持了“准盟友”关系,其间有不少实例。当1996年后台湾海峡几次出现重大危机关头,世界大国中只有俄坚决站在中国一边,甚至与中方在山东联合举行有重型战略轰炸机远程奔袭、大型登陆舰抢滩登陆的“反恐”大型军事演习,令世人瞩目。

在可预见的将来,俄仍将是中国在全球政治中最可信任的战略“盟友”,是中国“欧亚新战略”的轴心国家。同时,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完全有条件成为中国欧亚“大棋局”中的重要支柱国家(今后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可在一定程度上扮演这种角色)。

由于历史等原因,中国应理解并支持俄罗斯在独联体地区发挥“特殊领导者作用”,理解其通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关税同盟等地区组织,实现前苏联国家地区一体化目标的努力。同时,中国的欧亚新战略应注意平衡发展与独联体其他国家的全方位关系,这也是全球化的需要。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不应继续漠视具有重要战略价值和经济潜力的外高三国(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

总之,通过俄罗斯“轴心国家”的关键性作用,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重要支点国家”的平衡稳定作用,“一轴两点”战略将确保中国西部战略空间的力量平衡与繁荣稳定,从而使中国可以集中精力,解决以台海危机和南海争端为核心的东南方向的重大严峻挑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