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鹏,其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这种恢宏高远的气势、广阔无边的意境,正是中航工业沈阳所五十年如一日坚持推进管理创新、加速航空武器型号研制进程、以深厚实力和卓越成就为共和国打造国之重器的真实写照。

融会贯通奠定发展基石

上世纪60年代建所初期,新中国的飞机设计事业刚刚起步。作为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研究所,沈阳所不畏困难,大胆探索,用集体的智慧弥补经验的不足,用报国的精神激荡创新的意志,在求索中建立了新中国的飞机设计管理体系,创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飞机设计之路。

融汇东西方管理之所长,沈阳所创造性地建立了“两总”科研管理体制,形成了机构设置层次少、专业设置科室多的管理模式。在项目研制过程中,专业副总师和型号主管副总师直接协调技术问题和进度问题。采取研究室小,专业设置窄,减少设计室人员数量的机构设置,使技术主管挤出更多时间进行技术管理和科研实践。

探索建立技术管理体系和飞机设计规范,沈阳所组织编制我国第一个《零件设计原则》、《设计员手册第二册》和《第一设计室图纸技术文件管理制度》等设计技术手册、准则和规范,实现了型号设计的统一和标准化,促进了专业建设发展。特别是成功编制的《飞机设计员手册》,更成为我国自行设计研制歼8飞机设计发图的设计指令性文件。沈阳所在研制国产歼击机的实践中,在对型号管理的不懈探索中,构建了健全的设计体系,创立了行之有效的型号设计规范。

适应新形势催生新变革

进入新时期,沈阳所按照一代产品、一代技术、一代管理的指导思想,针对多型号交叉并行和应用数字化设计手段的新情况,积极探索改进型号的技术管理体系。

变革机构设置,全面推进专业化、扁平化管理,实行大部制,调整机构设置,促进了专业融合和集成设计;探索完善数字化设计流程,建立了以数字样机设计为基础,以产品数据管理为核心,以飞机研制过程为主线的数字化协同设计平台,实现了100%的三维数字化建模和基于数字样机的协同设计、制造一体化,构建了全过程、全周期、全价值链的信息化体系,形成了极具特色的技术状态数字化管理方法和模式;深入开展并行工程,通过实行“五级成熟度管理”,组建“IPT联合工作团队”,实现了设计专业之间、设计与制造之间的并行协同;强化计划管理,开发网络计划管理系统,明确工作责任和节点要求,实现了计划管理的动态考核和闭环管理,加强了总师系统对各分系统研制工作跟踪指导,提高了科研生产的工作效率。

实践新理念促进新发展

全面实施综合平衡计分卡,制定科学完善的战略地图,沈阳所建立了信息化的战略管理系统,详细梳理完善了基于飞机设计的核心业务流程和工作流程。

大力推进项目综合管理,沈阳所搭建以信息化为基础、集成综合计划、科研计划、财务、人力资源、资产、质量、产品生产管理等多维度信息互连的管理平台,形成了机制科学、流程高效、统筹协调的敏捷管理体系,全面提升资源统筹协调能力和多项目协同的管理能力。

深入推进知识工程,沈阳所将知识管理与型号研发紧密结合,有效梳理设计流程和设计规程,组织编写了近300万字的《设计应知应会使用手册》、《专业技术文件编写指南》、《战斗机资料集锦》,开发了知识管理平台与数据库。

创新开展学习型组织建设,构建共同愿景,建立上下统一的价值理念体系,以“双创建”和“四推进”为主要载体,打造学习型文化。“学习工作化,工作学习化”、“唯一不变的是变化”等学习型组织理念,已成为沈阳所职工的信条。

管理创新为沈阳所科研项目工作的顺利开展和沈阳所的持续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羽翼,重点型号任务全面完成,科研能力跨越提升,各项事业协调发展。五十年弹指一挥间,站在创新发展的新起点,沈阳所将持续推进技术创新、管理创新、文化创新,用创新推动发展,在创新中谱写航空报国的新华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