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光对外“一忍再忍”,适当对内也忍忍

别光对外“一忍再忍”,适当对内也忍忍

不知从何时起,在国人对外的国际争端中,听的最多的一个字眼,就是“忍”。近些年来,不管啥事,只要涉及到老外了,那国人就几乎都无一例外地扮演“忍者”的角色。刚开始,是对老美忍,这倒情有可原。这山姆大叔可是世界上最不好惹的混世魔王,那胳膊比咱国人腰都粗,咱既然惹不起,任它在咱跟前再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咱也只好以“忍”待之了。后来,这“忍”的范围越来越大,时至今日,居然连越南、菲律宾等比咱个头相差甚远的“三寸钉”,竟也给扩进来了,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自古多见小忍大,这大忍小,倒还难得一见,国人也算是给世人开眼了。随着“忍”面的扩大,频率和程度也增进了不少,从一忍、二忍,到三忍,按理事不过三,忍到三,该够份儿,泥人都难免要“忍”出三分火气,何况有血有肉的国人呢。不料国人竟依旧对“忍”情有独钟、如痴如醉,三忍不解渴,还要再忍,很多时候甚至都喊出“忍无可忍”的豪言壮语来了,可喊了几声,一看对方没啥顾忌的反映,就又头一低、腰一哈、眼一闭,继续一如既往地“忍”下去了。

能在外事上几十年一以贯之、无怨无悔地“忍”,国人在“忍”上的功力,可谓是惊世骇俗啊,绝对当之无愧地属举世之最,国人堪称是世上第一能“忍”之人啊。既然在外人面前,能忍世人难忍之忍,忍得人家个个盘满钵满、满嘴流油,那这“忍”,可真是个好东西啊,若不好,外人又怎会人见人夸呢,国人又焉能奉若神明了几十年呢。此等至宝,既然在外风光了这么些年,让老外们享尽恩赐,那国内又岂会不撒点雨露呢,给国人点甜头呢。不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吗。对洋人,都忍你没商量,对本国同胞,就更该不在话下。

可目光一转向内,竟是另外一番明显内外有别的奇异景象,我们一些刚刚还对老外百“忍”不厌的的国人,一转过脸面向自家人,这脸上“忍”的神色怎么立时就荡然无存了呢,就连“忍”的举动,竟也转瞬即逝,难觅芳踪。国与国之间,起了纠纷,我们忍;可国内遇到了稍有争议的平民百姓,我们如何就“忍”迹难寻了呢。

比如,要动迁房子时,免不了要发生些利益的碰撞,那争执很难避免。毕竟这是关系到房主今后安居及安生的头等大事,人家有权提出一些要求,即使过分点,我们做为强势的一方,也大可稍许忍耐一会儿,多给他们点缓冲的空间和余地。何必一听人家有二话,就火冒三丈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雷霆出击,兴师问罪之下稍有不从,就“强而拆之”,都不给人以喘息之机,那怕逼其自焚,也在所不惜。对此颇有些迷惑不解,与老外的争议,“搁置”多少年都无所谓,那与自己人的争执,为何“搁”上一两天,就忍受不了呢。国人展示给洋人温良恭顺的好脾气,为何面对着同胞,就沾火就着、怒不可遏了呢。

还有,一些小商小贩在城市里随地摆摊,影响了市容环境卫生,固然有清理的必要。可念及谋生不易,多属被逼无奈,我们在处理他们时,不妨稍稍忍一忍,为他们留点时空和舞台,好让他们谋得一碗饭吃,这可比单纯地整治市容要有意义得多。何必一见商贩,就气势汹汹地一脚把摊面踢翻,并将上面的东西急不可待地一扫而光了呢。南海的石油,别人都开发了二十多年,几百亿美元都赚走了,我们都不急,焉何对家里这些含辛茹苦挣点活命钱的弱式群体,就片刻也不愿容忍了呢,非要刻不容缓地将其斩草除根呢。

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见得太多,都麻木了。有时,民间不要说有什么抗旨的动作,就是有些不满的怨言,有关方面竟也“忍无可忍”地暴跳如雷。我们不是听说过,某某县委书记就因某个记者报道了点对自己不利的事迹,就火气冲天地派警察进京缉拿归案去了。当着老外的面,啥事都可“忍”,怎么见了同胞,就一点不好听的话,都没法忍了呢。内外如此反差鲜明,可着实耐人寻味啊,咋瞅咋有“窝里横”之嫌啊。

国人在对待内事时,时常当机立断、雷厉风行得让人瞠目结舌、毛骨悚然,但也正凭借如此唯我独尊、不容分说的气魄,再天大的事,国人也可以在旦夕之间三下五除二地做得尽善尽美。如此办大事的能力,老外望尘莫及,想学都学不得。此种神功,若能施展出万一,用在洋人身上,虽不说让他们俯首帖耳,但至少能使他们肃然起敬、循规蹈矩些,那南海的局势,断不会严峻至此。

人常说,忍一时,风平浪静。这话有其道理,但要看对象。如对一家人,同根同源,同族同宗,血脉相通,又都生活在一片乡土之上,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任何事情,都可以多念“忍”字真经,尤其是强势群体,就更应如此。在一个屋檐之下,强者别把地方都给占了,稍微忍让一二,给弱者点遮风避雨的地儿,时间一长,弱者自然会还强者一个更广大的天地。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若对外人,在当今的世界上,地球已成小小一村,空间就那么大,老祖宗的财产就那么多,忍一寸,就少一寸,多了别人一分,就少了你一分。现在不觉得怎么样,等到日后想出头时,差上毫厘,你这头就休想出去。这可不象做买卖,今天赔了,明天还可以赚,这里面的主权,可是十足的硬通货,丢了就难找回,来不得一丝一毫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就算你想刻意地含糊,人家老外还不干呢。况且,洋鬼子们天生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惯于欺软怕硬、得寸进尺,喂了它一寸,就想吃一尺,如把其胃口喂得欲壑难填了,咱又有多少东西,能填得饱它呢。可见,对外的一时之忍,未必能换来和风细雨,很多情况下倒可能带来滔天巨浪。历史上这样的教训是屡见不鲜的。

国人经过几十年一往情深对外“一忍再忍”的修炼,“忍”功早已达登峰造极、炉火纯青之境,如此功力,若拿出点滴,在国内用用,肯定会收事半功倍、立竿见影之神效。可以断言,“忍”功一发,不少长期困扰社会的矛盾会陡然间简而化之,再持续些时日,就会烟消云散,那和谐社会之建成,将指日可待矣。

“忍”这等威力绝伦的利器,岂能只用于外事,那岂不将是大大的浪费,国人可不能坐视不管啊,那就赶紧行动吧,适当对内也忍忍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