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赖在南沙犹如砧板之鱼,中国两大原因不取南沙

越南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成为不能够拿下的对手。

越南人口8700万,不足中国的十五分之一;2010国内生产总值1046亿美元,仅为中国的五十分之一;外储126亿美元,不足中国30000多亿美元的零头。

越南海陆空三军根本无法与中国相比,特别是事关南海战事的海军,仅中国一个南海舰队已经远高于整个越南海军实力。

更有指标意义的是,越南吹嘘的上世纪50年代初赶走法国殖民者,70年代战胜美帝国主义的两场战争,实际都不是越南单独取得,而是在中国帮助下才得以转败为胜最后得手的。

而越南半个世纪以来与中国进行的三次直接交战,一次陆地战争和两次局部海战,都是以越南的失败而告终。

虽然不能绝对用实力和历史轻言战争胜负,但实力和历史的重要因素不容忽视。

我们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越南如果挑起与中国在南海的战事,这种仗不用打就能分出胜负。

而且历史证明,即使越南幻想倚仗的大国插手,中国也有能力有办法应对,越南绝无丝毫的取胜可能。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领土,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始终占据正义,如果开战,就是反对侵略的正义战争,那战争的胜负更要包括实力以外的道德考量,越南更无好果子可吃。

就以上层面来说,越南侵占中国南海,赖在中国南海岛礁不走,犹如砧板之鱼,不管多么不自量力的猖狂折腾,只要中国战刀落下,惨不忍睹下场可想而知。

但很受国人困惑不解的是,中国在近半个世纪的漫长时间内表现的竟如此克制宽容,对越南和其他一些东南亚小国侵占中国南沙岛礁,盗采中国油气资源,没有立竿见影震撼有力的反击手段,在一定意义上似乎形成纵容助长侵占者、盗窃者的野心,使得他们大有得寸进尺的势头。

有人把此解读为软弱,极少数人更是无限放大,无限上纲,以此为噱头,乐此不彼的唱出很多稀奇古怪的另类声音。

其实真正的原因并不复杂,那就是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两个最主要战略考量导致。

1、南沙群岛相对中国易攻难守的地理态势导致中国选择耐心等待。

南沙群岛远离中国大陆一千多至数千公里,距越南和菲律宾等南亚小国却仅有数百公里。南沙很多所谓陆地绝大多数是沙礁群,很多时间淹没在海面以下,形成固定露出海面的岛屿的仅几十个,除目前台湾当局占领的太平岛面积较大,有淡水资源,能够修建用于坚固防御守岛军事设施外,包括我国控制,越南、菲律宾等国侵占的岛屿都不具备修建长期稳固军事防御设施的条件。

我国如果兵发南海,以不及掩耳之势攻占南海诸岛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但攻占以后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

要在数十个相距遥远地质复杂互不相连的狭窄海岛上迅速建立起陆空海立体防御系统,武器、器材、建材的运进以及施工都有难于想象的困难,日常战斗、训练、后勤保障,也需要数千公里的海上或空中驰援,即使不考虑情报收集处理,初期的保岛防卫也必定会建立在远洋海军,远距离空军和中远程打击武器的基础上,而远洋海军在很长时间内曾经是中国的弱项,中国空军战机的有效作战半径延伸南海也是近几年的事,至于中远程打击武器的运用,有很多的外部因数需要考虑,像常规武器那样频繁不断投入战斗是不现实的。

而一定不会甘心失败的越南,攻防态势发生翻转,很自然的成为偷袭骚扰攻击方,对于他们,几百公里的距离,战机、军舰、海军陆战队很容易发挥地理优势,作为防守方的中国即使能够坚守,也将长期处于麻烦不断被动疲以应付的尴尬担忧状态。

讲到这里,使我们联想起曾经很长时间难于理解的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最后结局,当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闪电般的击溃印度侵略军,把印军赶至印度腹地,但毛泽东主席出人意外的做出决策,迅速主动后撤至进攻起点20公里,使打了大胜仗的中国在国土上反而吃了亏,失去解决藏南领土被侵占的绝好机会。现在看来,没有别的原因,应该是防卫艰难导致了这样令人难于理解又不失理智的选择。

对于南沙,中国过去无奈的选择长期等待,易攻难守的地理态势应该是最主要原因。

2、传统和平理念,复杂多变国际局势导致中国增加对和平解决南海问题的执着期待。

越南侵占中国南海主权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70年代中期,随着美国从越南撤军,以及南海丰富油气资源的探明,越南将南海问题公开化,实质化,菲律宾等其他国家也借机跟进,侵占中国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南海问题正式形成。

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是坚持传统和平理念的国家,对任何国际争议问题的处理,将和平放在首位是中国很自然的考量。

南海问题也不例外,和平解决南海问题是中国长期战略思路,在南海问题上,期待、克制、容忍、不轻易出手也是改革开放前后很长时间内中国的主流认识。

80年代末,美国及西方势力以人权为借口,对中国实施封堵制裁,中国的发展和国际环境处于长期困难之中;90年代,国际局势刚刚有所好转,苏联东欧发生剧变,国际社会主义事业遭受严重挫折,作为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唯一大国,中国处于更加长期复杂的困难之中;进入新老世纪交替,台湾李登辉、陈水扁加剧台独行动,严重挑战大陆底线,台海局势多年紧张。

复杂多变的国际局势,对中国解决南海问题造成很大影响,为了应对国际变故,中国提出韬光养晦战略理念,在南海问题上制定了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指导方针,并经过努力,与南海各国联合签订了南海各国行为宣言。

毋庸讳言,从表面现象看,韬光养晦,搁置争议和南海行为宣言,从思想上,法律上、行动上对中国快刀斩乱麻选择非和平方式解决南海问题造成了很大影响,是南海问题久拖不决,进一步复杂化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我们现在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这些问题,可以发现,问题的延续,并不是韬光养晦、搁置争议、共同宣言本身造成的。

尽管随着历史的前进,韬光养晦需要赋予新的定义,但韬光养晦是中国特定时期的战略选择,实践证明,中国在无比困难情况下能够保住发展大局,能够坚持高举社会主义大旗,韬光养晦方略所起的历史作用功不可没。

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本身也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只有中国一家遵守,而越南、菲律宾等南海既得利益国家则从来没有将这样的思路当做一回事,不断无所顾忌的单方行动,得寸进尺,蚕食中国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

南海行为宣言的问题也是出在只有要求,没有不遵守或者违背要求怎么惩罚的内容,最终苍白无力,没有约束效果。

客观的说,中国从来没有放弃过南海主权,为了扞卫南海主权甚至做出很多重大动作。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国不失时机的从南越手中夺回西沙群岛,在改革开放中又伺机巩固和夺回南沙群岛中的黄岩岛等六个岛屿,并经常以不同方式宣示南海主权。

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善意主张没有得到南海既得利益者的响应,事实上逐渐成为中国的单方诉求,成为外国势力的单方掠夺,成为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单方隐痛,也在某种程度上增加了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期待、无奈、克制和容忍。

另外,对大国势力借机插手的担忧,对中国威胁论的过度谨慎,对现实政治经济利益的权衡等多种因素,也影响了中国尽快拿下南沙的决策。

说到这里,很多朋友难免会产生焦躁心理,这不是在说中国收回南海主权无望了吗?

放心,情况不会永远是这样。

值得我们欣慰的是,近几年情况开始发生重大变化。

关于南海地理位置劣势。

我们已经高兴的看到近几年中国的两大突破:

一个是空军,歼-10战机大批量列装部队,歼-20试飞成功,空中加油技术取得全面突破,中国空军的作战半径正在快速的延伸覆盖南海。

第二是海军,中国海军实现三级跳:亚丁湾护航第一跳,中国海军实现了舰队战术远洋;2010中国海军穿越宫古水道第二跳,中国海军大型舰艇编队突破千海里大关,实现战略远洋;2011中国海军再过宫古水道第三跳,中国海军大型舰艇编队进入西太平洋,实现建设深蓝海军梦想。

另外,中国庞大先进包括核动力在内的潜艇战斗群正在进一步发展壮大,中国航母已经是呼之欲出。

这些都为中国建设深蓝海军奠定了基础。

中国南海海陆空联动,被占南沙群岛攻得下守得住已经离我们不远。

关于南海理念问题。

经过多年的实践,中国对侵占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一些国家,不会真正响应“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理念,也不会认真执行南海各国行为宣言看的非常清楚,中国南海战略理念也必定会与时俱进。

本次中国处理南海烽烟,与过去有明显不同,不再仅仅是口头上的,有了许令人鼓舞的实际作为,特别是中国海监船以有力措施阻止越南在中国海域勘探油气,中国3000吨级海监船出访新加坡特意绕道穿越整个南沙西沙海域显示主权,中国深海钻井平台981试制成功,很是鼓舞人心。

我们应该相信,中国的传统和平理念,中国建设和谐世界的信念,中国收回南海主权的决心不会改变,但中国收回南海主权的方式肯定会与时俱进。

我们寄希望于未来,深切期盼魂牵梦萦的南沙群岛尽快回到祖国怀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