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风流女人因*太多被六旬情夫砸死分尸(图)

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射洪。

一个生性风流的女人,周旋于数个男人之间,本以为情利双丰收,却被大自己20多岁的情夫砸死,并惨遭分尸。婚外孽情再次向世人敲响警钟!

“碎尸块”惊现电厂引水渠

6月的(四川)射洪县金华镇东风电厂引水渠河,绿树成荫,风景宜人。但近几日与迷人景色不协调的是拦污闸口水面,有一股恶臭随风飘散。

“水头是啥子东西哟,这么臭?”6月10日清晨,几名钓鱼人忍受不了阵阵恶臭,开始在附近寻找臭源。水中几袋漂浮物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将其中一袋漂浮物打捞上岸,但呕心的气味使谁都不愿意打开包装袋。

闻讯赶来的东电保卫科人员出于职业的敏感,立即向射洪县公安局金华派出所报警。迅即赶到现场的民警小心翼翼将编织口袋打开。在场的人都吓了一大跳,里面的塑料薄膜紧紧包裹的是一具人体躯干和两块石头。

金华派出所所长吴晓斌立刻将情况向上级作了报告。

射洪县公安局长梁崇章获悉警情后,立刻终止正在召开的会议,带领副局长谢兴东、政工监督室主任王智斌和刑侦大队干警在第一时间第一速度赶赴现场,指挥现场勘查和其余尸块的寻找打捞工作。由于该排污闸久未开启,水面漂浮物堆积太多,给警方的打捞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通过警民30余人历时两个多小时的辛勤工作,12时许,装有两条人腿的编织口袋再次赫然出现在警方面前。

法医对尸块进行了初步勘验,初步判定死者为一女性,系人为分尸,确定是一件恶性刑事案件无疑。

无头女尸是谁?

“死者是何人,家住何处,为何遭此毒手?”一连串的疑问摆在刑警们面前。

6.10杀人碎尸案专案组迅速成立。局长梁崇章和副局长谢兴东通过指挥中心向全县各派出所发出了指令:要求各单位迅速对近期各辖区失踪人员进行收集、核实、上报。专案组民警对重点可疑人员进行甄别。

干警们受强烈的责任感与使命感驱使,尽管烈日当头,正午时分,全然顾不上吃中午饭,带着辘辘饥肠,分头行动,奔走在线索查证的路上。

尸体检验结果不断传来,死者年龄30—40岁之间,有生育史。尸体包装物的特征也迅速反馈到专案组。案侦干警根据已有线索,走访案发现场群众,走访现场周边农户,查看近段时间登记在案的射洪县内失踪人员,沿渠河两岸查找分析尸体来源和可能的抛尸地点。

坐镇金华派出所指挥的局长梁崇章和副局长谢兴东对反馈回的每一条线速进行分析、比对、研判,及时调集各警种打总体战,各种有价值的线索迅速汇集。

功夫不负有心人。其中一组民警走访获得:“李花,女,32岁,射洪人,暂住金华镇,于2011年5月29日晚出门,至今杳无音信”。为核实李花的失踪详情,民警们着手对李花的社会关系进行摸排,确认李花于5月29日晚接到一个电话后外出至今去向不明。

谁会在晚上给李花打电话?李花的社会交往关系如何?李花是否就是无名女尸?

警方进一步查实,失踪妇女李花系金华相邻乡镇人,其子在金华镇上学,其夫在外地打工。为陪子读书在镇上租房,无正当职业,交往较复杂,经常与金华镇几名男子往来,特别是与谢国民往来频繁。

此时由于死者的头颅正在打捞寻找中,李花的亲属也无法确认尸块就是李花!尸身是谁,仍然是未解之谜?在征得李花亲属的同意下,警方决定对尸块做进一步的DNA检测鉴定,确定其身份!“人命关天!”不能坐等鉴定结论,干警们加紧对谢国民进行调查,专案组对金华相邻乡镇排查出的数十个名叫谢国民,通过认真排查辨认后,确定暂住在金华镇一出租民房内的谢国民(男,汉族,58岁,小学文化,香山镇河坝村6组人)嫌疑重大。

在走访调查中,警方发现谢国民早就不见了踪影。谢国民去了哪里?他与李花神秘失踪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是谁杀害了她?

为拨开层层迷雾,10日下午3时,专案组民警依法对谢国民的出租房进行搜查,在谢国民租住的房间地面提取到少许擦洗过的血迹,还发现一枚佛型玉坠。

民警还发现室内有铁錾子、菜刀、锯子。特别是室内的编织口袋、绳索等物品与现场包裹尸块的包装物相似。

这时,李花的亲属辨认出了玉佛坠子系李花随身之物。下午4时许,出租屋内发现的血迹鉴定确定系与死者尸块的血迹同一,随后遂宁市公安局的DNA检测也确定女尸块为李花。

谢国民作案嫌疑进一步上升,找到谢国民是成为突破该案的关键。

凶手落入警方法网

为查找谢国民的踪迹,射洪警方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立即安排干警赴谢国民老家了解其可能的去向。全面发动全局警力对金华镇、香山镇、太和镇的出租房、旅店等谢国民可能藏身的场所逐一进行排查,寻找其踪迹。

在排查中,查实5月30日晚,谢国民入住过射洪县城一酒店,第二天一早离开,其后不知去向。在走访了大量群众后,专案组干警了解到谢国民的养女在成都务工,谢国民可能去了成都?下午5时,刑侦大队教导员夏敏带领几名刑警,驱车赶往成都,在遂宁市公安局相关部门的配合下,展开了追捕谢国民的紧张战斗。

在人海茫茫的成都,仅凭一张照片,一个姓名,要找到谢国民,困难可想而知。追捕组的干警们连夜赶赴成都,来不及小憩片刻,在成都市公安局的的协助下,干警们加紧排查了嫌疑人的社会关系,查找其可能藏身的地点。

11日上午9时,干警们获取谢国民可能在某医院务工的信息。立即赶往该医院布控。

上午10许,在该医院停车场大门口,身着清洁工服装的谢国民刚一出现,就被守候在此的干警抓获。

“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我?”,此时离发案仅仅过去了24个多小时。

孽情致死女人

58岁的谢国民缘何要对32岁的女人杀害?警方的审讯,揭开了谜底:

犯罪嫌疑人谢国民,今年58岁,在农村当过石匠,杀过猪。谢国民子女及养女都纷纷成家立业,外出务工经商,留下他孤独一人在金华镇打小工度日。年龄大了,闲时就在小茶馆消磨时间。

32岁的李花,生性风流。其丈夫年龄较大,加上老实木讷,长期又在外务工,李花在金华镇陪儿子读书期间,闲来无事,耐不住寂寞,便整日泡在茶馆内。她以给儿子拜干爹、结干亲家的名义,结识了部分男性。

2011年2月的一天,谢国民与李花在茶馆偶遇后,产生好感。两人便以干亲家相称,继而产生暧昧关系。二人的交往,一个图钱、一个图情,双方各怀鬼胎。

在交往期间李花以买房、付房租等为由向谢国民索要现金万余元。后来谢国民发现李花背地里对他用情不专一,周旋于数个男人之间,再加上经济上不堪重负,便产生了除掉她的念头。

5月29日晚8时许,李花应约来到谢国民的出租房,一进屋就向谢索要钱财。这更激怒了谢国民满肚子怨气,双方为此争吵了起来,继而发生抓扯。

在抓扯中,谢国民用一根铁錾子击打李花的头部,致使其倒地身亡,之后将其尸体藏于床下。第二日(5月30日)晚8时许,谢用锯子、菜刀将李花尸体肢解成三块,用编织袋装好后,趁夜深人静之机,将装尸口袋,装上石块后抛于东风电厂引水渠内,仓惶出逃。

就这样,一段孽情断送了风流女人李花的性命。等待谢国民的将是法律的惩罚。(王智斌 陈默记者张小娟 文中李花为化名)(张小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