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篇文章是我在搜有关士官工资时发现的,感觉写的很好给大家分享一下[/B]。

近段时间以来,军队内部可以说是风起云涌、群情激昂,甚至讲思想极不稳定也不为过。何也:军人待遇万兵关注。没办法,谁叫咱当兵的前面总要冠以“穷”字,即“穷当兵的”。近几年来,军队内部一个怪现象,就是每逢年底涨工资的谣言必满天飞,而且传得是神乎其神,搞得人心慌慌,把大家的期望值吊得很高,但最终结果都是放鸽子,希望越高,失望越大,反使军心更为涣散。

俗话讲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就在十年前,我还未深刻体味这句话的含义。那时刚从地方高中考入军校,老家人告诉我军校好,军校除了媳妇不发其它什么都发。进了军校后,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并不是什么都发,而是除学费外什么都要花钱的,而且军校学员中也有很多穷弟兄,一个月也就是*着四十块钱津贴,结果穷到袜子满是洞,一双布棉鞋穿得能揩出油(文艺兵学员们是经常笑话我们这帮老土),满世界蹭烟抽,而购买昂贵的军事杂志对我已是一种奢侈。

毕业后,我是身同感受了,分到了主要担负山地作战任务的快反部队,连队官兵的生活极其艰苦,开始时非常不适应,训练强度大,伙食跟不上,睡觉得睁只眼,其艰苦程度不是常人所能想象,也确非我一个学生兵能承受。但亏得尚有好身板,否则肯定是要被老兵兄弟们笑话了,整整半年后,我才基本适应了下来,那时脚下已有十数个鸡眼,而迷彩服已多了若干个大洞(另烟洞少许),脸宠黑如刚果大金刚,五指粗糙如烧炭佬,然负重80斤,于山间绝望狂奔十公里,呼啸山林、追鹰逐免,已是家常便饭。

那时虽然很苦,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忙碌一天两眼发黑,训练结束两腿发软,打完40火两耳嗡嗡,投弹完毕拿不动筷子,半夜醒来胳膊疼得钻心,大冬天的跑到水房用凉水浇,基本上迷彩服没有干过,上面结满盐粒子,而且工资也只有五百出头,但并未思索过待遇问题,每年还能往家里寄上几千块钱,补帖家人看病吃药。

下面的战士们训练非常刻苦,新兵是轮不上睡下铺的,那是老兵和干部的福利,但一天大强度训练下来,没有几个新兵能自己爬上床去,往往需要人帮忙推上去。真正家里有钱的城市兵很少愿意在连队待,大多花钱找关系调离了。我排里留下的唯一的城市兵,河北沧州人,家里也很有钱,比较不服管,但在武校练过武术,比较能吃苦,一开始也有调走的念头,后来我刺激了他两句,也就想开了,坚决要求留在连队接受锻炼。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因为把市长的公子哥给打了,为了避祸才当的兵,那两年对台作战叫得比较响,他军事素质非常好,当排长都绌绌有余,我当时很想让他留下,这种人打仗时能用得上,但到底还是走了,你不可能指望志愿兵的那点工资够他花的。

其它留下的都是能吃苦的农村娃,大多家里都很困难,虽然都很拮据,但还过得去,总是活在希望里,心态比较平和,感觉国家对军人还是很重视的,很多都想留队长期干,希望能入党、转志愿兵。且驻地百姓非常贫苦,相对来说,部队还是很优越的。我们外训时住在农村,看见很多住校的学生比我们更惨,也就是馒头加咸菜,就吩咐炊事班经常趁学校饭堂不注意时,往他们碗里加点菜(结果后来学校饭堂很恼火我们,他们的烂菜叶卖不掉了)。很多年后,我在火车上还碰到过当时的一个学生,已经考上了大学,很感激我们当时经常帮助他们,他问起我排里的战士们,我告诉他当时兵役制还没改革,要转志愿兵得超期服役到五年,但指标少,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大多都退伍回家了。

回想这些可爱的战士们,他们都是多好的人,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军人,即便是一些调离的城市兵,你也不能讲他们是逃兵,因为连队实在太艰苦了,吃苦受累不说,还要忍辱负重,那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而更多的农村兵战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荒废几年的青春,风里来雨里去,经受烈日骄阳、寒风腊月,夏天热得中署,冬天冻得手开裂,甚至嘴冻得说不动话,可限于当时兵役制改革滞后,大多最终一声不吭、无怨无悔的回到了地方,重新融入到社会中去,毕竟军人也是人,从民众来,最终亦要归入民众中去。

甚至我的一位老乡战友,在猪场养了五年猪,枪都没打过,却把猪伺候得舒舒服服,养猪状元的名头叫得响,奖章挂满墙,到头连枪都没打过、连党都没入成,在站台上哭得很伤心,我当时许诺你等我当团长了,你回部队,我让你过足枪瘾,高机、重机…随便挑着打,但他最终头也不回的走了。当时国家打发这些五年兵的办法,是给予一千出头的退役金。(即使后来兵役制改革后,情况也只是有所改观,而并未根本改观)

望着站台上远去的身影,我的心灵深处极大震撼。当兵使你经受锻炼,走完那段峥嵘岁月,昔日的战友情将永不褪色,当兵的人身经历终其一生都将是巨大的精神财富。也正是那时起,我真正体味到了当兵后悔三年、五年、八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的真谛。

不久,我就离开了连队,调进了团机关,我开始拿起笔,写出我的真实感受,将压抑在心中很久的苦闷尽书纸上,我在迷茫中开始艰难探索中国军人的前行之路,那是一段激情演绎的时光。也许是机遇分外垂青我,仅仅几篇文章过后,我的名头开始叫响,有领导告诉我,上头有人开始注意你了,曾几次打电话问过你的情况。于是我离开了基层部队,来到了大城市,我用了比同龄人少得多的时间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按理说是很多兄弟们十分向往的生活,可我确实是很想回到从前。

不是正反馈,而是负反馈,为何?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空前而至的生活压力。要是在以前的部队,那只是个小城市,军人工资维持一个光棍的生活,还是能死撑下去,可到了大机关,这里是省城,这里的消费指数已经不是一个穷当兵的能够承受的。说实在点,我比同龄人要轻松许多,他们到我这个位置时,大多早已结婚生子,需要面临着来自方方面面的生活压力,而我也就是刚结婚,才刚刚真正开始面对生活的压力。

但这种压力确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现在母亲已经对我非常不理解了,不理解我为什么不能负起养老的责任,她已经是一身病,且已经是接近60岁的人了,她不理解为什么我突然会要求转业回老家。

在老一辈人的眼里,军队是铁饭碗,军人的身份是高尚的、受人尊敬的。我告诉她,近五年来,地方公务员的工资翻了又翻,而部队工资基本未有增长,而且现在地方安置军转干部越来越差,如果在部队熬到年龄大,回地方更没人愿要了,军队早就是泥饭碗了,而且随时可能会打破,根本就没有保障了。所谓的什么都发、吃住穿全免、医疗保障全是假话,部队现在什么都要花钱的,以前在连队时我还能寄些钱回家,可现在基本是入不敷出了。我母亲告诉我,不用担心她,她不要我的钱,只要我在部队安心工作,好好混出个人样来。

过去总讲,部队工资比地方高20%,很多人也不理解为什么军人总在叫穷,尤其是近几年喊得尤其凶。因为很多地方的网友实在是不明白,部队的基本工资确实比地方高出少许,但地方工资不仅仅是基本工资,更多是各种名目的补帖。很多军人转业后,工资要比在部队时高出两至五倍,实际收入则会更多,很多发票是可以报掉的。现在部队讲得比较多的是军地差,因为消费指数从来都不是由少数的穷当兵来主导,我们的影响力实在太弱。商品不会因为当兵的穷而通货紧缩,从来都是由公务员和富豪们来主导的。

于是大家开始呐喊,可是少有人问津,少有人理解,因为当过兵的人毕竟是少数,不理解军人苦闷的是绝大多数,而且公务员总是躲在军人的影子后黑乐,口水都朝军人去了,从来没有人问过军人的死活,千篇一律的都是讲自己收入如何如何低。其实大家都是同路人,贫富差距的两极分化是社会现实,中国不是即将步入拉美化,而是已经处在拉美化,这是不可掩盖的事实,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房价为何始终下不来,为何平民百姓买不起,归根结底还是有钱人太有钱了。

看看满世界的新三座大山: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买不起房,现在还要再加上两条:生不起孩子、死不起人。所谓军人有保障的时代早就被市场经济冲刷得一干二净了,军人同样也是人,社会的现实早已将军人推到了风头浪尖之上。

前段时间听说军委高层人士下部队视察,问起某一老班长(三级士官),月工资几何?答曰一千出头。结果此高层人士大为惊叹:我的天,一千块一个月怎么花呀。结果弄得老兵们瞪傻了眼,不知如何反驳对冲,只好叹道:勉强糊口。

前时读史:皇帝闻大臣急报,某地洪水滔天,百姓没有饭吃,如何是好?皇帝大惊道:百姓没有饭吃,为何不吃肉。

从军士只有倒地呕吐不止了,难怪军人涨工资的动议报了几回,皆被军内人士先行阻拦,还没到报到胡温那里,就先行自我了断了。你跟一个都20年没使用过货币的人,不知道人民币能买多少东西的人,买东西从来都招呼秘书一声,司机开着车到外面疯狂购物一番就行了,回来自然冲公报帐,跟这种已经不知生活艰难的人,还能讲清楚什么道理,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基层官兵有多苦多难,根本就不能通达了解下情。

一个三级老士官,一个十年老兵,孩子老婆老人一大堆,一千块钱对他来说是钱吗。这些老兵在部队吃苦受累不要紧,可还得拖着家人一块受累吗?现在部队可是经常发动官兵捐款捐物,去支援那些家庭困难的官兵们。很多基层官兵绝大多数是欠了一屁股债的,工资根本没盈余,一位老连长借我五百块钱,直到两年后才还清。知道不知道,现在义务兵的津帖连基本日用品都买不起。部队是封闭式管理,战士们是出不去的,到军人服务社买东西,东西要比外面贵出多少?我甚至听说有些家庭困难的女兵连卫生用品也要用很便宜的,而且是经常几个人合伙一次到外面批发回来一大包。这容易吗?转 个观念,总是认为自己很苦,总喜好拿自己的标准来衡量部队,而且部队天生就是要吃苦奉献,就是要勒紧裤腰带。说实在点,我们的基层官兵已经够苦的了,可你总不能无限制的去压榨盘剥他们的应得利益吧。他们也是人,跟国人一样,也是要扛着五座大山喘不过气来,去艰苦度日,去养家糊口,而且还要站岗值勤训练,要瞪大了眼睛盯着国家敌人。说实在点,如果说苦, 苦不是客观理由,也不是邀功的资本,但如果连基本的权益都得不到保障,以后谁还会来当兵,国无防、军无兵会又会是什么后果?

现在很多年轻妈妈经常会指着部队营门口的哨兵,告诉孩子,要好好学习,不好好学习,就会象那里的叔叔一样站岗挨冻。我当时看到这种情况,直接就晕了,难道军队真的成了反面典型了,我很难想象这种话让我们的战士听到后,会做何感想。要知道军队现在的人才比比皆是,军官不用说,很多战士是抱着大学学历来当兵的,现在的新装备技术含量都很高,但我们这些战士们短时间都可以掌握,文盲兵的时代早就不再了。

如果讲艰苦、讲危险,恐怕中国目前只有煤矿工人能跟军人比了,但他们比我们绝大多数军人工资高,我们的义务后基本是无偿劳力,一二级士官工资也是寥寥的象征性工资。且即便被砸死在矿井下,家人的后顾之忧也不用担心,因为至少可以到十万以上的抚恤金。可是反过来看看军人,越战时抚恤金标准是五百元,层层截留后发到老人手里的不过是三百元,大概是一头猪的价钱。很多年后,抚恤金翻了很多倍,终于涨到了两万元,而且这是烈士的标准,因公牺牲只有一万元。于是矿工们很高兴,他们的命似乎比军人更值钱一些,因为他们的抚恤金够家人买很多头猪,至少可保十年内生活无忧。

于是每每部队有重大伤亡,全体官兵都要掏腰包,死难官兵的家属大多都很不容易,就万把块钱怎么管住后半生,要知道现在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过去讲,连长问前面有碉堡,谁给我炸掉它,保准会有十几个人站出来喊“连长让我去”,可是你到现在,保准会有十几个人站出来问“连长你怎么不去”。现在部队到处都是互联网,封闭式管理基本瓦解了,消极信息根本封锁不住,很多官兵现在都知道云南老妈妈因为孤苦贫弱,21年没钱买车票,去麻粟坡烈士陵为儿子扫墓的事。就这一个反面典型,你怎么叫我们的战士将来卖命打仗。现在的战士都是有思想的,都会想如果我阵亡了,谁来管我老娘,这是现实。如果你能保证做到,我称你为圣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