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浏览边防故事

这是我记忆深处的一个故事,虽然过去了40多年,但它却永远定格在我的人生屏幕上。

上个世纪60年代末的一天黄昏,血样的夕阳染红了天的半边。在大冬天出现这样的景色十分令人诧异。西北风一阵阵地刮着,卷起地上的雪向苍穹扬去,顿时天地被亮晶晶光闪闪地紫雾笼罩了。

紫雾中有一个地处边境的H县(现为H市),靠西北方向座落着H县第二完全小学,我就在那里读五年级。与学校一墙相隔的县人民医院住院处是学校的邻居,我们经常爬上围墙骑在上边朝太平房方向望去,看丧家出殡的热闹。

今天,住院处没人出殡,却开来了几辆解放牌大卡车,从上面下来了许多人,有的头戴狗皮帽子,臂挂红袖章,有的穿着黑灰色的旧棉袄,但更多地是身着草绿军服,佩着红领章、红帽徽的解放军。他们拥着七八副担架,急急地进了医院,仅管担架上的人被盖着,但是有细心的同学还是看到了担架边上的血迹。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我的班主任四川老师操着川音,沉重地对同学们说:“同学们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在边境上向我国挑衅,在七里沁岛打伤了我们的边民,昨天有的同学看到住院处抬来了受伤的边民,学校号召大家为英勇抗击苏修而受重伤的边民献血,凡是O型血的都应该献血。”于是,我们都纷纷涌到讲台前报名登记,因为我们住在边境,那时又准备打仗,我们学生每人都化验过血型,并写在了书包带上。老师眼噙着热泪,一一记下了我们的名字。那天下午,老师带领着我们二十多个同学去献血,想到一会儿自己的鲜血就会源源地输入英勇抗击苏修的边民的血管里,我们就有种莫名的兴奋。当我们来到了住院处时,一看院里院外人山人海,还有许多人打着标语牌,白地黑字,赫然写着“打倒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血债要用血来偿”等,还有些人撸胳膊挽袖子,结实的肌肉中露出了蚯蚓般地粗血管。我们根本挤不进去,四川老师孱弱的体格也不用说了。挤了一会无果,老师就要领我们回去。忽然住院处的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H县武装部长和几名穿着四个兜的解放军军官。武装部王部长开始讲话:同志们,现在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在中苏边境出动了军队、坦克、装甲车对我们边民大打出手,造成了流血事件,我们的边民生命垂危。看到大家献血的热情这么高涨,我代表县革委和“前指”表示感谢!”接着有一位“前指”首长讲话,他口若悬河,操着河南口音大声地讲道:现在,有人担心我们打不过苏修,把他们吹得“神乎其乎”。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说,要把他们打回老家去。我们也有坦克,有自动步枪,还有大炮,但我们更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苏联人敢打过来,我们就坚决打倒他,再踏上千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血没献成,我们又回到了学校。下午,老师去开会了,我们也开始开会组织红小兵造反组织。那时,正是文革的初期,学校也不是块世外桃园,下午全都不上课,成立造反组织。我们新成立的组织叫“边疆红小兵”,计划着把校长揪斗一次,因为六年级同学已经批斗过校长一次了。开完了边疆红小兵会议,我们几个淘气的学生又骑着墙看住院处方向,院里还有一些人没有散去,但是举标语的都撤走了。一辆军吉普开进了院里,从里面走下来武装部长和一位军人。他们边走边谈着进了住院处。

翌日,我就听说了一件重大新闻,住院处革委会张主任的公子张亚洲同学悄悄地告诉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有个边民一直昏迷不醒,需要最好的药物治疗,县里没有,中央派飞机来投药。听说晚间才能空投。”我们居住的小县城从没见过飞机,听说有飞机飞来,这真是天大的新闻呀。同学们不禁奔走相告,霎时传遍了学校。下午,消息就传遍了这个人居10万人口的小县城。

上级空降药物的地点就在我们学校西北的一片空旷的雪野,这是一个最理想的空降地点,这本是生产大队的一片谷子地,庄稼早已收割完毕,地上还散落着星星点点的谷粒,只有红肚囊尖嘴巴的苏雀儿时常光顾这里。平时,我和同学们常在这里打雪仗,用滚笼子滚苏雀儿。

黄昏,血红的夕阳染红了雪野,空降地点早已被人们围得水泄不通,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背后还送来了一阵赞扬声:“小兔崽子,挤什么挤呀,家里着火了?”我可不管这些闲言碎语,挤进去才是硬道理。终于挤到了最里层,喝,里面围了一大圈穿着蓝棉袄的警察,全都是荷枪实弹,如临大敌。

方圆500多米的雪地上用红布摆了个大十字,旁边还笼着三堆大火,只有几位武装部、军管小组和前指的干部们在火边谈论着什么。一位前指领导弯着腰,用一根树枝在雪上划着什么,给旁边的人讲解着。我估摸着可能是讲这次空投计划吧。

夜幕降临了,冻了半下午的人们在雪地上不停地换脚跺着,尽管天寒地冻,人们还是热情不减,就像两派开辩论大会一样,没有一人离开。

夜色越来越浓,只有头上大熊星座的七颗亮星在眨着眼。地上三堆大火热烈地燃烧着,人们检来松树林子里的干柴遇到火种发挥出奇特的化学反应,火光照亮了空降地点。火堆旁边一位军人抬腕看看了手表大声说道:“七点了,应该飞过来了。”

忽然,天边响起了一阵轰隆隆的发动机声,大家抬起头一齐向西方——飞机飞来的方向望去。开始,西天边出现了一红二绿的灯光,越飞越近,人们就着天上飞机的灯光,看到了一架双翅膀的安二型大飞机,人群顿时欢呼起来,飞机在红十字的上空盘旋着,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地上的人们向火堆里投入浇了汽油的木柴,火堆烧得更旺,映红了人们兴奋的脸膛。忽然,机舱底部飘出了个白色的东西,急剧地向地面落下,霎时,一个白色黑条纹的尼龙降落伞迎空展开,就像一朵漂亮的山菊花在夜空中绽放,伞下拴着一个大木箱子,这就是医院需用的药物。

几位解放军战士的民警快步跑着迎向降落伞,几双大手接住了药箱子。一辆京吉普立即开了过去,装上药箱子,人们立即闪开一条路,吉普车立即向住院处飞驰而去。

夜空中的安二型飞机看到了地面的一切后,在人群的头顶又盘旋了两圈,还特意地侧了侧翅膀,好像在向人群致意,然后升向高空,向西天飞去。

三天后,在七里沁岛中苏斗争中受伤的边民大部分得到了救治,但还是有一位边民因为伤势过重而不治。H县革委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为他召开了十分隆重的追悼大会,在文化广场的主席台上,正中悬挂着这位年轻边民的画像,黑色的横幅上是七个大字——宋清瀚烈士永垂不朽。这也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宋清瀚烈士的画像。H县在东山上为烈士修筑了一个大坟,每到清明节就有人去祭扫,我离开H县多年后又故地重游,路过东山,远远地就看见了那座高高的纪念碑。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位为了维护祖国尊严而牺牲的烈士名字吧!

====================================================================

国无防不立,民无兵不安,自古国家的军事首要目的就是要保卫国家的边境。铁血网在此特向各位网友发出邀请,讲述边防军旅的故事(边防亲历或者亲友的经历,包含冲突作战和边防守卫),欢迎写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还有机会赢取行者梦野先生的《揭秘藏南—深入达旺的行者》一书。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6/21 14:17:34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