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总统内贾德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拉里。金的访谈。精彩!

视频连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533ks4XZ5E/ ;

伊朗总统内贾德近日接受了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拉里-金节目的专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北京时间9月23日播出了这一采谈录。以下是采谈录实录:

拉里-金(后简称为金):总统先生,感谢你回到拉里-金实况。你喜欢来美国吗?

内贾德(后简称为内,通过翻译):奉至仁至慈真主之名,我想向你的听众、你、你的同事问好。请求万能的真主给所有人和所有国家带来健康、繁荣、成功。

我对前往世界各地和人们会面很感兴趣。联合国是一个就如何管理国际事务进行国际想法交流的一个重要论坛。很自然,像我这样的人应当积极参与它的工作。

金:让我们来谈一些时事议题。就在几天前,你释放了一名美国徒步者,但仍有两名徒步者被伊朗关押。他们要被关押多长时间?

内:哦,他们越过了我们的边境,侵犯了我们的边境,一位法官将处理他们的案件。

金:但你已经释放了其中的一人。是否存在你以良好愿望的名义释放其他两位徒步者的可能?两位徒步者只是犯了一个错误。

内:一个人已因为同情、怜悯、作为一个人道主义姿态获得保释。对于其他两人来说,仍存在保释的可能性,但法官得处理该案。

金:你知道是什么时候吗?

内:这取决于处理此案的法官,给出判决,必须走这套法律过程。

金:你是否对这一过程有任何影响力?

内:我对此没有影响力,但我就女徒步者案件给出了建议,我建议法官对此持宽厚、怜悯和更大的善意、同情心,以允许她返回美国与家人团聚。

金:其他两人是否也能获得保释?

内:这是可能的,这取决于法官。

金:你是否,你还要纽约呆上数天,你将于明天向联合国发表讲演。如果徒步者的家人要求会见你,你是否会见他们?

内:我们的活动安排现在已经结束了,我们的时间表很紧,但我愿意考虑这件事。虽然如此,我并没有收到请求。

金:但是如果他们确实提出了请求,你是否会考虑呢?

内:是的,我将会积极考虑他们的请求。

金:这是有希望的。我们询问了徒步者鲍尔和法塔尔的家人,他们的母亲向你提出了这个问题。这两人的母亲仍在纽约。

总统先生,当你上一次12个月前在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时,你承诺将要求司法部门加快处理我们孩子的案件,就案件表现出最大的宽大。这并没有发生,我们的心碎了。当你返回德黑兰,你是否会再次向司法部门提出要求?

内:我认为,这确实发生了。所有的国家在对待非法越境边境方面都制订有严格的法律,对这样的行为都要进行严惩。

金:你是否提出要求-他们询问你是否要求司法部门处理此案,他们想念他们的家人。

内:我认为世界上有非常多的犯人。我是否要亲自就他们中的每个人提出要求?

现在,虽然这样说了,我已要求司法部门仔细研究三名美国徒步者的案件。你知道,世界上有许多犯人。在美国就有250万犯人。

我是否可以要求美国的司法部门表现出宽大?事实上,我将抓住这个机会,要求美国的司法部门对美国的250万犯人表现出宽大。他们有配偶,他们有母亲、孩子、父母。许多人很年轻。

金:我们将在广告时间后继续与伊朗总统内贾德进行讨论。

金:我们回到节目,内贾德总统将于明天向联合国大会发表讲演,美国总统也将向联合国大会发表讲演。我们将随后谈到这一话题。

罗伯特-莱文森的情况如何?他是前联邦调查局特工,他已在伊朗失踪三年了。人们从未听到有关他的消息。首先,你是否能告诉我们,他是否还活着,他的状况是否还好?

内:我认为我们应当向联邦调查局提出这个问题。

金:但是他是在你的国家里--

内:我怎么会知道?我怎么应当知道?有许多人来到伊朗,随后就离开了。

金:所以说你不知道他在哪里?

内:他来了又走了,和平常一样,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金:他的家人称,他的家人称,你的政府承诺将就莱文森的失踪提交一份全面报告,他们在此之后未听到任何消息。

内:我们从未作出过那样的承诺,我们同意与美国政府成立一个联合的信息和情报委员会以收集有关他下落的信息。我们已表示希望尽快成立这个委员会,我们表示,我们作好了加入委员会的准备。如果美国联邦调查局愿意提供他伊朗之行目的的更多信息、他知道什么信息、他的其它目的地是哪里,我们可能会就该案提供进一步的帮助。

金:但你不知道他在哪里?

内:你是否有任何信息?我和你一样,我对联邦调查局的项目一无所知。我不知道联邦调查局在世界各地从事什么样的活动。

金:我们昨天与他的妻子克里斯丁进行了交谈。她询问你是否能提供伊朗官员与联邦调查局会谈和共享信息的时间和日期?换句话说,她在说,联邦调查局愿意与你坐下来谈。你是否能给她一个时间和日期?

内:是的,我接受并同意这一点。当人们旅行遇到问题,失踪,这使我们感到悲伤。这很可怕。我认为,当所有的情报组织的活动更加透明,建立在更加人道主义的基础之上,这样的问题将不会出现,但我将建议,情报委员会应当联合举行,伊朗和美国的代表可以坐下来,帮助确定他的下落。

金:你知道,他的女儿将于周六结婚。

内:我就她结婚表示祝贺。

金:如果她的父亲能够出席,那将是非常美好的。

内:我对她表示同情,肯定,她父亲能出席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希望那样的事情能够发生。我认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应当在这件事更加积极,找到他们的特工。

金:你知道,总统先生,如果那是你的孩子,如果你的孩子之一越过了另一国的边境并遭到扣押,你将会非常担心,你将要求尽快处理案件,是否是这样?

内:如果我的孩子违反了法律,正义必须得到申张,因为法律确保安全、稳定。必须遵守法律,如果违反了法律,就不会有安全了。

金:我们回来将讨论更多议题。不要走开。

金:我们再次回来,我们正在采访伊朗总统内贾德。奥巴马总统和你都在纽约。如果有机会,你是否会会晤奥巴马?

内:这得看情况。

金:取决于什么情况?

内:我们已宣布,我们作好了在联大与他进行自由会谈的准备。

我认为,在其它成员国和媒体之前坐下来进行,讨论我们的观点将是非常好的事情。在联合国进行交流。我认为,这将是非常积极的,因为所有的人都能听到我们所要说的东西。

金:希拉里国务卿称,制裁措施正在重创伊朗经济,甚至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称,制裁措施很严重,不能忽视它们。你是否对制裁措施的效果和仍在持续的效果感到担心?

内:在我看来,你提出了数个议题。问题是美国政府为什么在联合国安理会制裁措施之外对伊朗施加了额外的制裁?这不是非法措施吗?

这是否是美国人民对伊朗人民、更为重要的是,这是否是美国政府对伊朗政府敌意的表示?

这是一个议题。第二个议题是,对我们来说,制裁措施真得不重要,因为我们在过去三十年里一直遭到制裁。此外,我们的经济也不是建立在美国经济的基础之上的,它是一个自力更生的经济,因为我们能够满足自己的需求。

令人感兴趣的是,在遭到制裁期间,我们具备了更多的动力来从事那些使我们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活动。我们在这方面相当成功。

现在,我们知道,在美国,许多人非常担心,许多人在制裁方面发出了许多噪音,甚至还援引了伊朗国内一些人的说法,这些人看起来对制裁措施损害伊朗的观点持同情立场。

但事实上,我们一点也不担心制裁措施,制裁措施事实上鼓励我们更加坚定地追求我们的经济目标。

美国政府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在过去三十年里没有任何关系。他们采取制裁措施又如何?我们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生活了三十多年,我们已取得了进步。

当伊朗在美国的控制之下,它是一个落后的国家。自我们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开始生活后,我们已成为一个先进国家。这是否对我们是一件坏事?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步骤。

金:你是否理解有关对伊朗核武器的担心?考虑到地区国家的所有敌对情况,你是否理解有关伊朗拥有核武器的担心?这可能会引发一些你可能从未启动的一些事情。

内:谁在担心?

金:世界在担心。

内:谁是世界?谁代表了世界?美国?它的朋友?不,世界是一个非常大的地方。美国官员的错误在于他们视自己为世界,但他们并不是世界。

金:好吧,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最近参与我们的节目。他说,我引用他的话“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伊朗将获得核武器,人类,这就是世界。

如果以色列对持强烈的看法,你对他们不作出直接的保证,你是否担心他们可能会首先发起军事打击行动?

内:所以你认为,我们感到担心,我们应当对减轻内塔尼亚胡的恐慌和担心感到担心?

金:是的。

内:我们为什么要为他作那样的事?他是谁?

金:他是一个国家的元首

内:首先,他是谁?他是一个老练的杀人犯。世界上所有的独裁者曾谴责过其他人,他是独裁者中的一位。

金:也许

内:他应当为杀害巴勒斯坦人、封锁加沙而受到审判。对加沙的封锁违反了法律和联合国宪章。

他应当为杀害妇女和儿童而遭到审判,你想减轻他的恐惧和担心?

金:我想减轻你的担心。

内:允许我向你问一个问题。美国媒体为何对减轻纳塔尼亚胡的担心和恐惧如此负责?

金:因为

内:为什么?

金:如果他将他的担心提升到另一个层次,对你发出威胁呢?你难道不担心他吗?你,伊朗?

内:所以你是在担心他可能会发动战争?有人想发动战争,他们在寻找借口,所以你对此感到担心。

我认为,控制像内塔尼亚胡这样的人和政权意图的方法就是停止支持他。美国政府应当停止使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支持他。

美国有三千万、四千万穷人,4百万人无家可归。美国为什么要花钱让内塔尼亚胡获得武器,用不同的借口中攻击黎巴嫩、威胁伊朗?这很可怕,非常可怕。

金:总统先生,所有这些问题看起来都集中在,他是一个独裁者,你是一个挑起事端的独裁者,如果你拥有核武器,他们害怕核武器,你将会遇到问题,这将给世界造成问题。

你是否会在这里称,你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核武器?请简单一点。

内: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谁是你再次提及的世界?你的意思是内塔尼亚胡?

金:不,如果所有人

内:谁是世界?

金:如果有人向其他人投下核弹,整个世界都将受到影响,你明白这一点。

内:请允许我,请允许我,你知道,在民调中,海湾地区百分之八十八的受访者支持伊朗的核活动,所以,谁在担心?

金:什么样的活动?

内:这是第一个问题,这是伊朗的核活动,除了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一些美国当局的担心之外,在海湾地区没有人表示对伊朗的核活动感到恐惧。

我们没有寻求核武,我们对此没有兴趣,我们认为核武器是没有用的。我们坚定地要求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美国解除核武。

对世界构成威胁的是美国政府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所拥有的核弹。如果他们认为发动针对伊朗的宣传就可以基本改变公众舆论,那么他们错了。

我们将在这一议题上持坚定的立场,我们将在所有国际组织中提出这一议题,我们将在核不扩散评估进程中讨论这一议题。核不扩散评估会议通过的会议要求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处理它的核武库。

美国政府也必须这样作以确保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核武库被解除,因为那个政权是非法的好战国家。它已证明它对其神经没有足够的控制力。它的支持者美国也是如此,美国平白无故地就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发动了战争。

犹太复国主义政府和美国没有掌握核武库的能力。这一点也适用于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它们必须解除核武,因为核弹是世界上最糟糕最丑陋的武器。那些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必须解除核武。从今以后没有人再有权建造核武。

金:包括

内:所以你在这方面的立场很清楚,你必须明白这样的宣传是没有用的。我们没有核弹,那些拥有核弹的国家应当解除核武,而不是指责其他国家拥有或者想拥有核武。

金:我们是

内:所有的美国政府和安理会都非常清楚这一点。

金:你的回答太冗长了。

内:伊朗没有核弹,它也不寻求核弹,但我们将持坚定的立场,以确保拥有核武的国家解除核武,它们必须解除核武。

金:很显然,我们生活在一个恐惧的世界里,良心,你谈论过人权和内塔尼亚胡。伊朗的良心如何?学生,人权捍卫者?你是否应当在那一领域作出改善?伊朗是否有全面的人权?伊朗人是否有权发表自己的看法,举行示威活动?

内:在世界任何地方,你都会看到那一性质的挑战。在美国也是这样,有必要在这方面采取更多措施。这里是否有全面的人权?我们得运用比较的方法。我不认为,在伊朗,会有一位在办公室工作了五十年的雇员因为发表他或她的看法而遭到解雇,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一位有着很深厚工作背景的记者仅仅是因为发表了观点而被迫辞职。这样的事情绝对也永远不会在伊朗发生。

金:从未发生过?

内:现在,在世界各地,我们都有这方面的问题,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在伊朗发生。虽然如此,我了解世界各地都有这方面的问题,包括美国在内。我们作好在一个论坛上坐下的准备,将我们所有的麻烦放在桌子上,就其进行讨论,一起解决这些问题。

我问你,美国有250万犯人,不是所有的犯人都是杀人犯、谋杀犯或者小偷,其他人是为何入狱的?

金:你是在说我们有政治犯?

内贾德:不,这不是我所暗示的,你可以告诉我,他们为何入狱?为什么?

金:我没有对每个案件进行过调查,毒品

内:他们都是小偷吗?他们都是小偷和强盗吗?

金:严重的毒品问题

内:你有这么多的与毒品相关的问题,250万人,百分之一,每100名美国人就有一人在监狱里。为什么?

金:我们休息一会,我们将马上回来。

内:他们都是杀人犯?都是抢劫犯?他们都走私毒品?

金:我不知道这与什么有关,好的,我们将马上回来。

金:好的,就人权议题,不过,你必须承认你对学生、言论自由的捍卫者采取了严厉的打击措施,人们因为发表言论、在街头上举行示威活动而遭到逮捕,你不能说,伊朗在人权问题上有一个开放的良心,在人权问题持开放立场。你无法这样说。

内:甚至在我不在这里的时候,你可以说这样的事情,对吗?所以,你为何在我在这里的时候提及这样的事情?

金:因为你是一个国家的元首,而且,

内贾德:你看来是在审判,你在审判,我问你问题,美国有250万犯人,为什么?

金:他们不是因为在街头发表观点而入狱的,对这一议题进行比较性研究,他们不是因为举一个标语牌而入狱的。

内:请允许我,在伊朗,没有人因为参与抗议示活动而入狱,没有人因为参与抗议活动而被送入监狱。人们可以自由地举行抗议活动,但是如果在这里发生了抗议示威活动,有人袭击了警察并杀害了警察,你是否会奖励他们?

金:当然不会。

内:你是否会奖励他们?为什么你会认为伊朗将奖励他们?如果有人违反了法律,案件将交由法官处理,案情将得到研究和审理?为什么美国的犯人入狱是因为法律问题,而伊朗犯人入狱就是非法的?在伊朗也有法律过程。伊朗发生过人们在抗议示威活动时袭击警察的事件,警察提出了控告,法官得处理这些案件。

现在,在美国,你告诉我,那些在监狱里的是罪犯,但在伊朗监狱里的是自由追求者?这很可怕。为什么美国当局总是试图支持那些在伊朗违反法律的人?这并不有助于美国的形象,只会恶化美国的形象。

金:我们将无法解决这一问题。在那一领域的另一问题:你是否允许伊朗进行石刑?那名妇女获得了很多的关注?你是否允许石刑在伊朗合法?

内:我认为我在过去几天已向记者们就此给出了解释。那名妇女的案件还没有完全审理完毕,还没有就此作出判决。她被控杀害了她的丈夫。我认为如果有人被控谋杀了她的丈夫,人们就会涌上街头,举行支持她的集会?

金:如果他们将对她实施石刑,人们将会支持她。

内:她被控谋杀了她的丈夫,还没有下达判决,没有下达判决,没有刑罚。

金:我所问的是

内:这根本与石刑没有关系,根本没有作出石刑的判决。德国有人发表了这样的不实传闻。我们的司法部门已表示那一传闻不实。

但我想向你提一个问题,拉里-金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过去这个时候曾在一起。在匹兹堡举行过20国集会,10万人举行了示威活动以抗议20 国集团的经济政策。警方对他们发动了猛烈的攻击,许多人遭到痛殴,警方向他们泼热水,许多人遭到逮捕。你在告诉我,抗议示威活动在美国是自由的吗?

所以在美国,你是否认为人们可以聚集在街头,抗议犹太复国主义政权,10万人?

金:我们再次回到节目,你是否对美国有关在世贸遗址附近修建清真寺的争议有何看法?

内:我对此没有看法。如果要建设一座建筑物,市政当局或者市当局要对此进行研究,随后告诉人们他们的想法和决定,所以决定应由该市的人民和市当局作出。

金:你

内:我能就此作出什么决定?

金:你可能对此有看法。

内:我对此没有任何看法,我认为,作为一个基本规则,任何人都应当尊重祈祷场所、宗教场所和神圣的书籍。这是我的理解。

金:中东问题会谈将很快再次在中东举行,你对我们在那一地区看到和平是否持乐观态度?

内:是的,我非常乐观。没有希望,我们将无法更加努力地创造更好的生活。我认为,如果把人们的权利还给他们,和平将会到来。如果巴勒斯坦人民的国家主权得到承认,那里的问题将会得到解决。

金:以色列安全的保证和承认以色列将如何处理?这应得到解决?我的意思是,这是事情的两个方面,是否是这样?不是只有一方应作出让步?这是一个双方的议题。

内:你的意思是我们应当坐下来,为巴勒斯坦人民决定他们要什么?我认为巴勒斯坦人民应当就此作出决定。

金:承认另一个国家?好的,我们只剩下很少的时间了。我们将马上回来。

金:我们只剩下很少的时间。菲德尔-卡斯特罗不是资本家,你昨天称,资本主义是世界的一个主要问题。卡斯特罗对你否认犹太大屠杀持批评立场。他说,伊朗应当试图去理解反犹太主义的独特历史?你将如何作出回应?卡斯特罗肯定不是以色列的朋友。

内:除了这一新闻中有关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议题之外,卡斯特罗昨天向我发了一信息,称那一声明不属实,他的声明被错误解读了,他说的不是媒体所报道的,我对这一说法不抱任何意见。

但我想问美国为何如此坚决来保护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美国政府与远在1万公里之遥的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有何关系,美国有什么必要支持它?

金:因为有大量的犹太人仅仅因为是犹太人而遭到屠杀,七百万、八百万犹太人遭到屠杀。作为一个人道主义国家,我们对此很关注。许多犹太人来到这里生活。许多犹太人在以色列创造了一个国家,想在那里和平地生活。

你是否知道,卡斯特罗称,你应当认识到世界仍然存在反犹主义,我们应当对此感到关切。

内:这是否是一个真正的议题,美国政府想保护人权?

金:当然。

内:那些人是在哪里被杀害的?他们是在巴勒斯坦被杀害的吗?是被巴勒斯坦人杀害的吗?

金:他们在哪里被杀害并不重要,事实是他们遭到了屠杀。

内:哦,那么一百万伊拉克人被杀就可以吗?如果伊拉克人决定到美国来,占领美国,这是否被允许?他们是在伊拉克被杀的,你将允许他们来占领美国吗?

金:你是在说美国犯下了种族屠杀的罪行,你是在说美国犯下了种族屠杀的罪行?

内:这是一个单独的讨论,是的,这样的情况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都发生了。但它是单独的议题。我想问你,如果在一个国家,一些人的权利遭到侵犯,他们遭到压迫,按照你的想法,如果你的说法是正确的话,这是否意味着他们可以去占领另一块土地?这是否符合逻辑?如果我们按照这种逻辑行事,世界还会有安全吗?

1亿人或者8千万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丧生,如果他们要占领世界各地的二十个国家,那将是非常可怕的。

金:以色列是一个合法国家。

内:问题在于,问题是,你刚才说这是因为犹太大屠杀,你为何改变了说法?

金:你是在说

内:我的问题是美国如此坚决保护以色列的利益是什么?在世界许多地方,人们的人权遭到侵犯。你知道有多少美国印第安人被屠杀?你是否知道?

金:我知道,我们的时间到了。

内:你是一名记者,你应当有这些问题的答案。

金:我们没有时间了,我们明年将与伊朗总统再次进行讨论。我是拉里-金,不要走开。


点评:

一直以来,在我的印象中,伊朗总统内贾德是个思想混乱、行为怪异、不负责任、口无遮拦,经常在国际社会惹事生非的主,我甚至曾一度认为伊朗人民选这么个人当总统简直是自作孽。可没想到啊,没想到……他近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即CNN)“拉里·金访谈”节目专访的表现,那可真是超级棒啊!他的修养、风度、睿智、雄辩、胆略以及正义感、使命感都不得了,实属当今世界顶级人物。我感觉自己被主流媒体多年来刻意编辑、选择性播出内贾德的“片言只语”及视频、图片形象给忽悠了。与此相反,拉里·金这个戴着西方“普世价值”光环,有着“正义化身”之誉的美国“国嘴”,这次被内贾德打回原形,露出了自己偏执、傲慢、无知、无赖和小丑的真实嘴脸。

拉里·金是美国传媒业大腕,也是美国的重量级人物,他对伊朗总统内贾德的“访谈”非同寻常,加之美国和伊朗互相“掐”了30多年,这几年更是剑拔弩张,此时的拉里·金“访谈”内贾德完全可视为美伊之间舆论战的尖峰对决。从他们“谈话”的内容和态度看,也的确尖锐对立,火药味甚浓。

拉里·金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他向内贾德提出的问题几乎都有“陷阱”,而且设有“套中套”、“计中计”,偷换概念、避实就虚这类名堂更是层出不穷,可以肯定一般“人物”将挺不过拉里·金的第一回合。如他的第一个问题“你喜欢来美国吗?”就很难回答且暗含“杀机”,如果内贾德说喜欢,拉里·金将大侃美国的“文明和进步”,以及美国对全世界的“影响力”、“吸引力”,肯定会说:“瞧,连伊朗总统都向往美国”,顺便再“恶心”一下伊朗存在的“神权”和伊朗政府统治下人民的“不自由”、“不幸福”,甚至可能接着提出“既然喜欢有没有考虑将来移民美国”这类令内贾德怒不可遏又不能发作的问题;如果内贾德说“不喜欢”,那拉里·金又会说“看来你对美国的怨恨之深已使你丧失了理性,你今天接受采访恐怕有借机攻击美国的意图,你的言论将很难客观公正。”

没想到内贾德那是何等人物,他的“战法”是“诱敌深入”、“将计就计”、“避虚就实”、“直击要害”,同时辅以反诘、质疑、质问,打乱拉里·金的阵脚,让他失语、失态,以致失控,最后诱使拉里·金说出内贾德他自己想说的话。请看内贾德是怎么回答前述拉里·金的第一个问题,他避过了“喜欢”和“不喜欢”的两难选择,而是说在联合国这样一个大平台上各国交流、讨论很必要,他看重这次联合国大会各国首脑的一般性辩论,这种回答让拉里·金毫无文章可做。访谈中亮点多多,最精彩的是美国和以色列能否代表世界的争辩;最惊人的是关于欧洲人对犹太人犯了大罪,但到头来欧美却以在巴勒斯坦土地上为犹太人建国来为自己赎罪的对白;最尊严的是说伊朗对核武器没有兴趣,认为原子弹没有用,还将坚决推动世界解除美国和以色列及其他有核国家的核武;最解气的是说以色列现总理本来就是个“杀人犯”,美国政府在支持有罪的以色列政府,美国自己也有灭绝印第安人的不光彩历史;最可笑的是拉里·金也稀里糊涂地说以色列现总理是独裁者,每当理缺辞穷、恼羞成怒、呼吸困难时就插播广告,以便回避问题和找台阶下。

总之内贾德舌战拉里·金的访谈节目太有看头,还是请各位网友直接欣赏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