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虽然没有有关骑马上街交规,但有很多动物上街的规定。比如遛狗、畜力车上街的相关规定,可以比照执行。

人必须牵着马,不能骑着马。马匹必须带粪兜。

面对北京马友骑马上班我给交警出个主意

6月3日,赵潇爽五人骑马走在北京街头。(照片由本人提供)

作为一匹在北京市区里被强势围观的马,10岁的尤拉感到压力很大———这是它第一次踏上首都的闹市,脚下是水泥,远处是钢筋,周围全是人,还有很多车!

但对于北京老百姓来说,街头的尤拉无疑是个惊喜:这北京城里人来车往的,宝马多见,大马没有。再看看骑在马背上的人———骑着马上班,嘿!还能再拉风一点吗?

骑马上班。这不是玩笑,这是现实。

尤拉的主人,57岁的北京市民酷毕(网名)其实一向奉行低调。酷毕是北京一家航天汽车公司规划发展部的副部长,和千百万北京上班族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不过,6月3日这天,酷毕既没有开着他的切诺基吉普或者本田思域,也没有骑山地车———这些都是他正常上下班的代步工具,而是一大早从马场把爱马尤拉接到位于北京西北五环石景山区的家中,来了一回骑马上班。

当天酷毕的同伴还有另一位马术爱好者雪克(网名)。俩人约好早上七点半一道骑马上班。

两小时后,在北京城的另一侧———5名马术爱好者从东四环外的高碑店一路骑行,用一天时间,穿过两广路、双井、国贸、华贸、世贸天阶、工人体育场直至什刹海———这些都是北京繁华的地段。

这不是巧合,而是一次有计划有组织的联合行动。活动的策划人、中国马友联盟的会长乌扎拉号召全国有条件的马术爱好者在6月5日“世界环境日”前后一周,放弃开车,骑马出行,他们的口号是:骑马出行,健康自己,健康地球!

据中国马友联盟统计,6月3日当天,全国共有19个城市200名左右的马术爱好者参与了“骑马出行”活动,其踊跃程度大大超出了活动策划人的预料。

与短途的酷毕相比,乌扎拉、赵潇爽等人的长线5人队显然更吸引人眼球,也有了更多插曲。

赵潇爽出发没多久,就在二环内的平安大街被四五名交警拦下了,交涉了半个多小时。

这几个交警显然也有点晕:怎么还有人骑马上街了?这,这不是添乱吗?

但他们很快发现,还真没有哪条法规能管“骑马上街”这回事。他们只好向这5个特立独行的骑马人表示疑虑:马能上路吗?要是干扰了其他路人怎么办?马要是受惊了呢?

面对头回遇上这种事的交警,赵潇爽他们显得底气十足。事先已经咨询了律师,明确了国家至今尚无骑马进入市区道路的立法,涉及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六十条只规定:驾驭畜力车,应当使用驯服的牲畜;驾驭畜力车横过道路时,驾驭人应当下车牵引牲畜;驾驭人离开时,应当拴系牲畜。此外北京市还有具体的禁止畜力车通行的时间和路段规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