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风紧”的南海,与其“搁置”,不如“抓阄”

今日之南海,已呈现出一片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风紧得很啊。在南海日益风声鹤唳的舞台上,俨然展现出双边对垒、剑拔弩张的态势,一边是一个地大物博、GDP高居全球第二位且官拜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东方大国,另一边则是几个地不过弹丸、GDP不足挂齿、上不了联合国台面的蕞尔小国。从个头、体重上看,这都是地道的大人对阵小孩,虽然孩子稍多了点,可这些孩子加起来的腰围,也不如这大人的一条腿粗。看起来,这大人随便伸出个手指头,就能把面前的孩子捅个跟头。这全然不对等吗,小孩子怎么敢挑战姚明那样的巨人呢,那不是找死吗。按理是如此,可实际上,小孩子不但挑衅了,而且竟占尽上风,丝毫不落下风,此等不可思议的情势,竟持续了二十多年,南海那片大人没少严正声明自古就属于自己的宝地,竟随之被孩子们占了大半。那里的宝贵资源,可是把周围的孩子喂得脑满肠肥、满嘴流油啊,胃口也被撑大了,竟对大人不依不饶、穷追猛打上了,妄图彻底把大人撵出去,好把南海整个装自己兜里。如此蹬鼻子上脸,着实是欺人太甚,大人脾气再好,也没法再忍下去了,就稍稍做出了点强硬的表示,小孩子们的火气竟腾地就着了起来。这下子可要大事不好啊,这几个孩子居然个个摩拳擦掌、气势汹汹地冲大人扑过来了,大有将对手砍瓜切菜般痛宰的架式。孩子一作妖,这南海就遭了殃,顿时就掀起了惊涛骇浪了,浪头似乎直向大人头上扑去。

南海风正紧啊,而这首当其冲的大人,又该如何面对呢。还退吗,再退,这南海可真就没有一寸的立足之地了。不退,那就打一打,可打的风险又太大,自己虽然貌似膀大腰圆、力可拨山的庞然大物,可全身大都是肥肉,没多少肌肉,真打起来,未必真能打得过小孩子,况且孩子背后还可能有更凶神恶煞的魔头呢,可不好惹啊,想想都胆战心惊,万一打不好,再给家里打出点火来,弄出个燎原之火,那可将是塌天的大祸啊。打是不能打了,那就还照搬过去那件奉若神明了几十年的法宝,继续与对方“搁置争议”,大家“共同开发”吧。这难度也挺大,起初打“搁置”这张牌时,原以为南海边上这几个孩子都不会有多大的胃,喂几口,就能喂饱,进而对咱们这上邦大国的恩赐感激涕零,再也不好意思多吃了,那南海不就太平了吗,咱这牌不也就大功告成了吗。可不料想,他们根本就不是什么知道感恩戴德的孩子,分明是群喂不饱的狼崽子,越喂越馋,越欲壑难填,就越想骑脖子上拉屎撒尿。咱是大人大量,不和孩子一般见识,这些年是能忍就忍,实在太不象话了,就把眼睛闭上,眼不见,心不烦吗。不信到南海访一访,咱说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可这些年咱光顾着“搁置”,压根就没顾上“开发”,倒是孩子们肆无忌惮地过足了“开发”的瘾。这倒也没啥,咱家大业大,几个孩子再吃再拿,咱也招待得起,只要他们不声不响就万事大吉。可这孩子也太淘气了,吃拿不说,竟还满世界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再加上有互联网的助纣为虐,这影响就太大了,咱再想装聋作哑,也没门了。这就太难办了,以前“搁置”这牌之所以还能屡试不爽,全在于那时没啥网络,南海那头出啥事,只要把门窗一关,就休想传得进来,这样才好放心大胆地闭门玩牌吗。可当下的地球,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已成一小村矣,一丁点的事,都能震天响,没了一个封闭宁静的环境,浑然等同于大庭广众的光天化日之下,再想四平八稳、游刃有余地玩“搁置”牌,着实难矣。

“搁置”牌玩了二十多年,是越来越难玩了,况且打牌,总得有人配合啊,才能将牌打好吗。当下如想接着“搁置”,那这牌局,可少不了那几个小孩参与啊,他们总得要做出点识相的姿态,这牌才好打吗。偏偏这孩子太生性,咱这么使眼色,他们都熟视无睹,竟以副青面獠牙、横眉立目的“混世魔王”嘴脸,对咱吹胡子瞪眼、颐指气使,一点都不给咱台阶下,咱就算是求他把牌玩下去,他也未必会给咱面子了。没了他们的合作,这“搁置”牌咋玩呢,咱也不能唱“独角戏”,自己玩自己啊,若玩不起来,这眼下的难关,可将怎么过呢。真是愁死人了。绞尽了脑汁,磨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啥好招,能摆脱这困境。烦死了,头都炸了,索性不管了,听天由命吧,随孩子们作去吧。

对,听天由命,不由恍然大悟,找找老天爷,听听他的高见,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老天爷可比咱后代子孙聪明智慧多了,再大的事,在他老人家眼里,都不过是不屑一顾的鸡毛蒜皮,吹口气,就能摆平,那赶紧去求助吧。老天爷虽一时难找,可神威完全可以通过一些手段、道具展现出来了。比如“抓阄”,就可看作是天意的一种体现。对了,用“抓阄”的方式,解决当前头痛之极的南海问题,绝对是记回春的妙手。把南海的争议地区都列出来,一一写在阄上,让各方来抓,谁抓到,就是谁的,没抓到的,自认倒霉,一万年也不可反悔。高,高,实在是高,这招真妙,可说是公平、公正到了极点,任是那孩子再馋嘴,再挑剔,也鸡蛋里挑不出骨头来了,总可以无话可说了吧。并且这还是招一劳永逸的妙计呢。阄抓的时候,全世界的人都瞅着呢,再拉上联合国做个公证,谁也难有啥二话,那南海自此便永无争执矣,咱从此就可以尽情地过消停日子了,再也不会为这个烦人的南海而殚精竭虑、寝食不安了。如此妙计,怎么才想到呢,若早一天想出,岂不少受一日的罪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