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制造筷子出口中国被指对美国的重大讽刺!!

近来,一则美国制造筷子出口亚洲的新闻被《时代》周刊评为“对美国的重大讽刺”,更有美国网友指出:在20世纪60年代,我们制造所有的高科技设备,中国为我们生产筷子。但在2010年,中国为我们制造所有的高科技设备,我们却在生产筷子。这个在佐治亚州的小小筷子工厂引发了人们对传统加工行业的思考。

奇葩源于商业模式成功

美国市场上满是“中国制造”的产品,但中国以及亚洲国家具有标志性的筷子,却有数以亿计是产自美国佐治亚州的一个小镇。去年11月佐治亚筷子生产公司(Georgia Chopsticks)成立,目前公司日产筷子达200万支。

阿梅里克斯小镇曾经是佐治亚多种资源加工中心,近来经济衰退伴随着失业率上升,而筷子工厂的建立却给这里增添了一抹奇异的景象。当地官员曾表示,听说要在这里开生产筷子的工厂,他们很是惊讶,“在中国有几百家筷子生产商,但在美国还很少听说。”

杰·李(Jae Lee)是这家筷子工厂佐治亚筷子公司的老板,是一名韩裔美国人。从事外贸出口行业的他初衷是想做木材出口生意,即将佐治亚的木材卖给筷子制造商,然而,当他发现加工筷子所用木材必须软硬适中,但是此类木材在中国较为稀少,而南佐治亚州有着丰富的白杨树和胶皮糖香树资源,很适合用于筷子加工,他改变了主意,“出口木材带来的利润就那么多,然而加工筷子却能带来更多的利润。”

瞅准这一商机,李去年11月正式创办筷子工厂,现在工厂每天的生产量已经达到200万双。“我们的筷子主要销往中国,但也有一些日本、韩国以及美国本土的订单。”李说,“因为有大量这样的需求,我们就可从中盈利。”

“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原材料进口国。但原木运输成本高昂,并且生产过程中容易出现损耗材料的情况。在异地加工再将产品运输到中国可以节约成本。当然,如果需要投入大量劳动力的话,我们在价格上是难以打败中国本土厂家的。但如果只是一些简单的加工,这种模式还是有利可图的。”李告诉记者。

据了解,该地区已拥有相当完备的木材建筑、造纸行业和伐木产业。伐木与加工配套的成熟流程招来了不少订单。李告诉记者,木筷前段工序的加工流程是原木-锯板-蒸煮定色-烘干定型-取料-磨头-压刨-开片—开条,最终形成半成品的木筷胚料,然后送到亚洲后会被2次加工、包装,其中有近五成会用于加工成一次性木筷。这些工序放在亚洲人工相对便宜,但是需要花费高昂的木料进口费用,然而在美国加工成本却会大大缩减。“另外,人口约17000的阿梅里克斯镇失业率达12%,因此劳动力充裕。在这里建筷子工厂,不仅不愁找不到人,还可以为当地创造150个就业岗位。”李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大连一家日企一直是佐治亚筷子公司忠实客户,多家中国筷子加工厂的负责人表示平时主要购买初加工的筷子,然后进行雕花上漆。“今后会考虑从美国进口一些类似的原材料筷。”

李对企业今后的发展颇有信心,他认为更多的机会还会到来,他正在酝酿制造中国牙签。另外他还在计划利用内陆港口,并通过铁路来满足运输的需求,据悉这样还会大大缩减运费。“我认为中国企业应该放眼海外,而不仅仅是购买原材料。现在,我们是本地唯一的筷子公司。但我认为中国企业应考虑在其他地区也从事这项买卖。”

国内一次性筷子需求旺盛

来自财政部的相关信息表明,目前我国每年平均生产800亿双一次性筷子,出口近300亿双,国内消耗500亿双左右。事实上,是日本人发明了一次性筷子。20世纪80年代,日本筷子生产商为节省成本,把生产业务转移到中国东北后,一次性筷子的使用才在中国普及开来。自那之后,随着国内需求不断增长,中国成了全球最大的一次性筷子生产国。

在中国的筷子加工企业中,一次性筷子的加工制造往往占据很大比重,因为一次性筷子对材料要求低,一般采用速生杨,工艺相对简单,且成本低廉。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封装的非一次性筷子每次清洗需要花2至5角钱,购买一次性筷子成本则低得多。记者调查发现,常见的21厘米或24厘米长的普通一次性筷子,一包3000双,售价从一百元到一百七八十元不等,平均每双成本仅为三五分钱。相比之下,送消毒公司清洗要比使用一次性筷子贵出六七倍。巨大的差价导致不少以低成本运作的小餐馆无法放弃一次性筷子。

而有关号召减少一次性筷子的使用倡议从来没有停止过。我国是一次性木筷使用和出口大国,有数据表明,每年消耗的一次性筷子耗费木材166万立方米。“如果把这些木材锯成普通厚度的木地板,可以铺满3700个足球场。”商务部商贸服务司副司长张蜀东说。 但是一次性筷子在国内的回收,几近停滞不前。中国林产工业协会副会长钱小瑜告诉记者,“我国每年一次性筷子产量为100多万标准箱,其中木头的一次性筷子接近50%。这些筷子几乎全部未能回收。”

巨大的环境和经济压力将一次性筷子不止一次地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然而国内需求始终不减,甚至越来越多的厂家将眼光投向海外。记者走访了一些筷子加工企业了解到,以往大多数中国企业都或多或少会从俄罗斯和其他国家进口加工木材。但是面对俄罗斯限制原木运输的新法规和日益上涨的运费,厂家却不得不另辟蹊径。

“这是个共赢的过程,只要中国人对一次性筷子的需求不减,我们就不会面临订单减少的尴尬。”李表示,“佐治亚的工厂负责将木材加工成筷子的雏形,之后大部分半成品都运往中国大连的一家日资工厂进行打磨和包装。部分筷子会销往日本和韩国。这种模式已经为许多厂家接受,未来会有更多的合作伙伴。”该公司现有雇员25名,李计划再雇佣至少125人,以使日产量达到1000万支。

对此,美国媒体也同样表示担心。《赫芬顿邮报》报道指出,在未来的阿梅里克斯镇,人们或许再也看不到同野草一样的杨树和枫香树。在网络版的《时代》周刊上,也有网友留言说:“出于对环境和生态的考虑,中国早已禁止砍伐森林,同时还禁止了制造、出售和使用一次性筷子。”

美国经济分析家指出,中国对日出口一次性筷子是最典型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即为了发展经济进行资源出口型的生产开发,资源过度开发最终导致环境遭到破坏。当年曾对日出口一次性筷子的许多国家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许多国家都是因为森林资源枯竭才不得不退出这一市场竞争的。然而美国却在重演着这一模式,这不失为一种传统加工业的正常流转,同时也预示着经济格局的变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