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人有一个好习惯:尽量不借钱、不欠债;即便借钱给别人,一般也都主张“救急不救穷”。然而,中国人的这种传统观念,对欧洲“公债”来说并不适用。雅克·阿塔利在《国家的破产》中说,欧洲“公债”的源头只是统治者的一种敛财方式,“统治者……不能或不想向其臣民增收贡品或者税赋时,他会以个人的名义来借款”。这说明,公债是强权者向无权无势者借钱,是富人向穷人借钱,目的只是为了让富人保持他的生活水准。中国和欧洲之所以不同,是因为中国很早就是平民社会,穷人和富人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富人不能强迫穷人“自愿”借出。而欧洲长期是森严的等级社会,富人可以借助权势,逼迫穷人借出。中国人说“欠债还钱”,而欧洲国王向犹太人借的钱就经常不还,或者以各种名义赖账,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将犹太人驱逐出境,所有债务一笔勾销。

赖账多了,下次再要想借就难了。欧洲最初的“公债”并没有明确的、和平的投资对象,因此不得不靠战争来掠夺别人的财富,以保证“公债”的延续。当每个国家都以这种方式寻求“公债”或“国债”的回报时,世界大战就成为必然。美国在两次大战之后成为世界头号强国,正是这一欧洲传统的延续:美国投资战争,并从战争投资中获得巨大利益。

最后一个获得战利品巨大红利的是美国,欧洲怎么办?没有了战争的红利,欧洲“文明”国家会不会彻底破产?用雅克·阿塔利的话说:“最终只能在某一天(比我们想象的更快)被暴露出没有能力维持最基础公共服务的正常运转,比如,学校、医院、军队、警局以及退休金的支付。”

很多人都认为西方国家比中国制度先进,但事实上,它当初的“先进”不过是因为世界上还有地方可以抢劫。这就好比传销,一开始能很快积累财富,但它需要无穷无尽的“下线”。当传销的“下线”到达极限时,它的“先进”就成为诈骗和罪恶。西方国家的“公债”、“国债”制度也一样,当世界上不再有地方可以抢劫时,这个制度连同它的高福利、幸福生活和人权,都将一起完蛋。

如今,美国仍在享用那笔巨大的战争红利。但没有新的战利品,仅靠旧的战利品红利,美国也会陷入入不敷出的窘况。于是,美国再次采用欧洲统治阶级的做法:向穷人借钱。如果说美国制度比欧洲先进,其先进就在于,欧洲当年主要是向本国穷人借钱,靠战争还钱;而美国则是向世界穷人借钱,尤其是向中国穷人借钱。

西方文化本质上是一种扩张文化。它的生存基础在于必须时时刻刻扩张,战争就是它最强有力的扩张手段。当扩张到头时,西方文化就结束了。而中国文化是相对封闭、自给自足的文化。因此,当西方文化扩张到头时,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回到中国文化,进入世界相对封闭的环境。当欧洲和美国都因为无法继续扩张而面临“国家破产”时,中国穷人借给美国富人的钱,结局会怎样?从欧洲的惯例和传统来看,它一定会赖账。美国拥有当今世界最强大的战争机器,这就好比是当年等级制度下的特权,成为它赖账的强大依靠。今天的中国人只是不知道,美国将以什么方式来赖掉欠中国穷人的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