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自康熙五十八年《皇舆全览图》完成,到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这近两个半世纪的时间里,国中人的疆域从“桑叶飘飘”到“雄鸡高唱”(刚开头,看着自己写的“雄鸡高唱”这四个字,就觉得这脸儿像挨了一耳光似的,火辣辣的。一片大“桑叶”,让人家蚕食成了“雄鸡”,居然还能“高唱”。我他妈的真是个天才,只有比阿Q还阿Q的绝世天才,才他妈的能想出这么绝妙好辞来。)

割,割,割,就她娘的一个字儿:割!

没法子,刀枪架在脖子上,割也得割,不割也得割,没有办法啊。

也有想翅楞、翅楞的,李鸿章算是一个,搞了个北洋水师,想加固、加固大清的万里海疆,扬一扬国威,看看能不能少受别人一点儿气。他扣儿扒馊、好不容易攒了点钱,派人去英、法订了铁甲战舰,预付款也交了。等人家造好舰船,让李鸿章拿着银子去提货时,这才傻了眼儿。原来,李鸿章买铁甲战舰的后款,让慈禧做寿时造石船给花了,(说到这儿,就一肚子的气,每每站在那条石船上,我还会暗暗使劲,跺上一脚,只可惜,鄙人连只蚂蚁都踩不死,岂能撼动石船?)你说这老娘们败家不败家?啊!大清国已经半瘫了,她还偏要把它弄成一个全残。

东边那个地盘比蚕豆大不了多少的“大日本”,听说清政府付不起“无敌铁甲战舰”的后款。立马,从天皇到子民,人人献款捐钱,把原本属于北洋水师的战舰,弄到了日本。到后来,打得北洋水师全军覆没。

唉!到头来,还是一个“割”字。

《马关条约》那个字,谁都不愿去签。谁都不傻,都知道,谁签了这个字,谁就是汉奸,谁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可没人去签不行啊,人家不干,怎么办?

慈禧自然不会去签的,爱新觉罗氏,也不能去签,因为那是皇族血统,大清丢不起这个人儿。老佛爷“佛眼”一睁,哎,有了,李鸿章,就他了,这人高矮胖瘦正合适,又是个汉人,非其莫属。于是,李鸿章东渡日本。

打不过人家怎么办,人家要割,就只能割。唉,北也割,南也割,东也割,西也割。远点的,近了的,周围邻居都要割,都来割,于是乎,就形成一种无处不在割,无处无人割的局面。一时间,割,竟成了一种时尚。好好的一片大“桑叶”,就这样,东一刀,西一剪,肢解成了“雄鸡”。

更有意思的是,在外面让人家割得体无完肤,肉碎肢零,回到家里还要打肿脸充胖子,高呼XXXX的胜利或成功什么的。唉,说到这儿,我又想起那个挨了打,还要骂:“妈妈的,儿子打老子。”的阿Q。

大清割,民国割,没法子,国弱嘛,上哪儿找谁说理去?

弱国无外交,羸弱被人欺。这就是这个星球上最文明的真理。

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时,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大“桑叶”,就剩下了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雄鸡”了。这下怎么也不会有人再来割了吧?不然,还是有人提着刀,拿着剪子前来,要剪、要割。毛泽东慧眼圆睁“不行,连小学生课本上都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土面积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路,到了我毛某人的手上,要是凭空少了。我毛某人死了都没法去见列祖列宗。”

于是,一群中华民族的血气男儿,把入侵者打的屁滚尿流,扬了国威、军威。

有了“两弹”一星,使中国的国防有了坚硬的基石。这要归功于毛泽东,归功于中国共产党。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家里不和外人欺。

国民党败退台湾后,五十年代,美国人逼着老蒋撤出金、马,意欲将台、澎从中国的版图上分裂出去。毛泽东慧眼如炬,一声令下,万炮齐发,炮击金门。老蒋闻讯连叫几个“好”字。告诉美国,金、马不能撤,国共内战还在打,中国不能分。

这里还是一个“割”字。

七四年,越南人侵占西沙,中国政府在数次警告无用的情况下,只得动手。当时,南海舰队还很弱,东海舰队途经台湾海峡去支援南海,台湾海军上报到老蒋那里,请示怎么办,拦还是不拦,老蒋叹息道:“唉,南海战事吃紧哪。”就这句话,台湾海军让出了台湾海峡,息数归港,解放军舰船一路畅通无阻。(写到这里,我想说,中华民国前总统蒋公介石先生,给个“万岁”也不为过。)

一通臭打,越南人又滚了回去。

文革时候有句口号,叫:我们一定要把五星红旗,插遍五洲四海。现在看看西沙,五星红旗见不着多少,一星红旗倒是插的他妈的遍地都是。想想,真他娘的不知是该哭好,还是该笑好。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为了脱掉“贫穷”这顶帽子,中国的对外政策一直是遵从四个字:韬光养晦,能忍则忍,能让则让。不招灾,不惹祸,埋头发展自己的经济。现在好了,南海那块地方又让人家剪了个支离破碎,也就是说,人家的屎,又拉了我们的一脖子。怎么办?

打!——血气方刚。

就有那么一帮子人,等着你打起来哪,你不打,他们捡不着便宜,钻不着漏子,就达不到他们的目的。这些人,第一个就是那个美利坚。美利坚合众国是啥等样的人哪,别看这几年他们有些不行了,其实不然,现在,它还是那个跺一下脚,这个星球就得直晃荡,打个喷嚏,全世界都得跟着感冒的主儿。(列位,请千万别看到这里,就骂我是汉奸或怕死鬼什么的。)实力,这就是实力,一切都要看实力说话,这就是现实。要不,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鬼”呀“猴”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乱转?就连那个大家伙儿称为“越猴”的,国土上还有一大群橙化剂娃娃不知该怎么处理哪,就忙不迭地跪在地上舔人家的腚沟儿。

还有东边,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地盘比蚕豆大不了多少的“大日本”,他们甚至比美国人更盼着中国人跟东南亚打仗。那样一来,消耗了中国综合国力不说,他们还能拽着美国人的后衣襟,在亚洲地区建立起一个反中军事联盟,堂而皇之地坐上个二、三把交椅什么的。这是日本人最想看到的,也是他们最想要的。反过来再看看我们自己,南海战端一起,航道必然受阻,大家想过没有,我们国家有多少石油是从那条航道上运进的,那可是我们国家工业发展的血液啊!这仗,轻易能打吗?——也许,除了那片水域下的矿藏外,正是看中了我们的这个“软肋”,所以,这个“猴”那个“猴”的才敢如此的嚣张。

还有,别忘了我们北面的那位。那可是个抢占、分割我们领土最多的民族,这头“北极熊”,在沙俄时代采用一场场的杀戮,把我们一个个村镇都变成了一个个“斯克”什么的。到了苏联时代,苏联红军进军东北打日本,后来呢?“老大哥”除了把东北的工业器材掠个精尽,连农民赖以生存种子、耕牛都不放过外,再就是把所能见着的“弟媳妇”都摁到了床上。谁能知道,一旦我们有事,咱们这个北边的邻居会干些什么?

唉,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哪,至今,这房子还七处漏烟,八处冒火的。

有不少人认为我过于悲观,说,照你这么讲,咱们就得任人宰割下去?

不!——这就是我的回答——谁他娘的也不是生来就是挨打被捶的命。

但是,在目前情况下,只要国土不失,这仗能不打,还是不要打。等再个少说三十年,多说五十载,我相信,我们国家就以现在这么个速度发展下去,到那时,我们的各方面的力量就足以和这个世界强国抗衡了,那时再找我们周围这些不要脸的“说道、说道”去。眼下,美利坚合众国今天不是打着“国家利益”的旗号,开着军舰到我们鼻子底下转吗?我敢保证,到了那个时候,他们还会打着“国家利益”旗号,匆匆忙忙地将军舰开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民族雪恨,百年不迟!

这么说,眼下就这么忍着,就这么眼睁睁地看这些“猴儿”胡作非为?

不行!这不行,久占为业,这绝对不行。

中华民族浑身都是伤疤,不能再添新的口子了。

不管谁执政,只要他丢掉半寸国土,就是历史的罪人!

说不好,只有打。不过,也不要逮谁打谁,那样树敌太多。

找个冒尖的,狠狠修理,杀鸡给猴看。以愚拙见,大家说的那个越猴儿,高矮胖瘦就挺合适。咱们国家要什么练兵场?就它了,各大军区就到它那儿轮训去,那才叫一个真实呢。先“轮”它二十年,看它还牛不牛?

不打,需要一万个理由;打,半个理由都多!

唉,如果能让咱们再韬光养晦三、五十年,还是韬光养晦的好。

本文内容于 2011/6/20 15:05:44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