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8.html


特别行动组的全体成员在雷德克纳普和冈萨雷斯的率领下,乘坐议会大楼内的轨道车前去面见岛田十二郎议长。眼看就要到达议长办公室所在第56层,雷德克纳普眼前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脑子里一下子涌出了诸多灵感。于是他急切地对身边的冈萨雷斯说道:“我需要马上去实验室,议长那边你替我解释一下。”


冈萨雷斯也是搞研究出身,深知这种灵光乍现对于科学天才来说意味着什么,就说道:“你放心去吧,我会向议长说明情况的。”


雷德克纳普遂跳上另一辆轨道车,向其他人作了个抱歉的手势后,在大家惊讶和猜疑的目光中匆匆离去。


公社最高三人委员会的三位成员和汤姆生秘书长齐聚议长办公室,在听取了冈萨雷斯的汇报之后,四人脸上均露出为难之色。


韦伯副议长首先说道:“冈萨雷斯专员,按照你的说法,必须尽快在公社实施全面限制公众集会、强制公众戴口罩出行和暂停星际交通的特别措施。那么你想过了没有,这样一来,公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当然是跳起来了!”急性子的侯赛因抢先答道:“想当年,产业专员年轻气盛,只是试探性地削减了几种仿真人性宠物的品种,就激起了几十亿人的反对。这次的动作这么大,和过去的政府实施紧急状态差不多,岂不是全公社的人都会起来反对呀。说不定,雅典都有被愤怒的群众攻陷的危险。”


小彭斯很不高兴侯赛因又在揭他的丑,就针锋相对地说道:“侯赛因专员未免危言耸听了吧。我认为只要公社充分做出对公众的解释说服工作,我想绝大多数公众还是通情达理的,毕竟生命健康是最重要的,谁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马虎大意。”


侯赛因正想开口反驳,不料话却先被乔瓦尼夺去:“彭斯专员的意见虽然也有道理,但稍嫌乐观。在处理这么大的事件时,绝不能这样想当然地一厢情愿,应当做好最坏的打算。我个人观点是,这些年来,至少有80%以上的公众都被公社宠坏了,或者说是被温柔富贵乡的蜜水泡坏了,他们已经很难明辨是非,很难忍受对他们的随心所欲的生活的任何限制。侯赛因专员所举的当年雅典大示威的例子就是一个明证,总之公社要有足够的准备后方能推行这些措施。”


一向沉默寡言,很少发表意见的环境专员姆贝基也沉不住气了,他问道:“乔瓦尼专员,我很想知道,你所说的足够的准备指的是什么,是镇压准备吗,还是其它什么举措?”


“不不不,”乔瓦尼矢口否认,“你怎么会想到这么个残暴的字眼呢,我言下之意是指宣传、疏导、应急方面的准备。”


汤姆生秘书长也说:“是呀,就算想镇压,也要有这个能耐啊。公社目前的警察是干不了镇压这种精细活的。”


巴希尔副议长郑重地提醒大家:“诸位别忘了,最根本的问题是,谁有权力发布这个政令?我在这里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议会给最高三人委员会的授权里绝对没有这一条。”


大家都犯难了,冷场了好长时间,岛田议长才缓缓地说道:“那就召集银河议会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