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奇案 正文 巴里

phenry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size][/URL] “你好,巴里先生,我是共同体授权‘海王号’的侦探阿尔文 ·弗拉明戈,这位是我的助手温特·瓜尔。” 温特点了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们!”多米尼克· 巴里先生伸出了手,一一握过,“我听劳拉说过推荐你们要来!” 这是一件窗明几净的书房,宽敞明亮,落地窗和阳台外是大海。海水冲上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451.html


“你好,巴里先生,我是共同体授权‘海王号’的侦探阿尔文 ·弗拉明戈,这位是我的助手温特·瓜尔。”

温特点了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们!”多米尼克· 巴里先生伸出了手,一一握过,“我听劳拉说过推荐你们要来!”

这是一件窗明几净的书房,宽敞明亮,落地窗和阳台外是大海。海水冲上沙滩,在潮湿的沙滩边缘修饰上浮沫,懒洋洋回荡着海鸥的疲倦啼鸣。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巴里先生!”

“叫我巴里就好,我给自己放了几天假,回到了这栋别墅。忘了在小型动力飞船四处揽活的苦日子!很多时候,我都是漂泊,在那间不足四五平米的办公室打理加里·史密斯先生面临过的业务争议。”

“他生前没理由不焦头烂额,据我所知,不过我知道的很少,他有没有过商业诉讼方面的求助!我是指最近一段时间。”

“没有,”多米尼克·巴里拿起了自己的茶杯,手腕无丝毫抖动。但没有邀客人一同举茶。

他一饮而尽,“可我知道,你们不想回来。其实,商业诉讼无论是自发的,两难的,还是受别人要挟,甚至是胁迫,他都极少向我求助,自己尚可应付自如吧。

“只有一次,我帮助史密斯先生法办了一个企图盗取他商业机密的间谍,但是证据确凿。我们很容易就胜诉了。恰如其分的证据。这也是史密斯先生对外一贯的风格。”

“我记得那个罪犯叫古德·道格拉斯。这件事在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

“这是他一贯的风格!”

如果不掌握必胜的证据,他是不会擅自出击的。我只为他争取明面上的利益。至于他擅不擅暗斗,我就不知道。不过看上去他是个不动声色有精巧手段的人,也是个狠角色。探长先生,这个年代不这样是不行的。”

“我听一个人说起过,史密斯家族,或许是我们父辈那一代,正是家道中兴时期。这个富贵可不是一朝一夕建起来的,谁会甘愿这一切在自己的主持下倒下呢,他一定想有所作为的。所有人都想。”

“我也这么想,可我无能为力。这样的人多了去了。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都是为了一己私利而已。拿了几毛钱,就想有几亿块钱的壮举。到处都是这样的人。”

“您说的对。”阿尔文举起了茶,东方人一样捋起了袖子,向多米尼克、温特敬意!

“说到底,我只是史密斯先生生前的私人律师而已。”

“您还揽别人的活!”

“这就是我这么说的原因,”多米尼克的话并非轻描淡写。

“您真是透彻!”

“劳拉也这么说……”

“劳拉……你和她很熟吗?”

“探长,你这么看我,好像撞见了鬼。”

“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儿,值得你去托付一生的爱!”

多米尼克打量着阿尔文,看到弗拉明戈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他弯起食指,扣了扣茶盏、托盘前的桌面,“探长,这个年代都讲交情的,没有人白白为你卖命!”

“我知道。”阿尔文抬起头,眼中更加湿润,眼圈已微微发红,多米尼克说,“这就是为什么同时还有交易,谁也不会甘愿为所爱的人赤裸在金钱之外,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这无异于是自取灭亡。”

“金钱可以为你隐瞒你不想暴露的。一个瞄准你心脏的人一定是为金钱瞎了眼。”

“这我还不能确切知道!”

“你只是感情上不能接受,劳拉一定对你做了什么,她是个不会付出真情的人,而你一定还没有经验。吸金是个好办法!”

“你吸过毒吗?小子?”多米尼克去问温特,阿尔文的眼前模糊起来。耳畔是海边击潮声。

“这是个秘密,长官。”温特正色道,“可是你胆敢贩毒,我就你会逮捕你!”

“好小子,”多米尼克赞道,说,“探长,你有一个好伙计!”

“好了,够了。在这一行上,我也有以外的建树。我曾经也是加里·史密斯先生的私人投资顾问。可是我是论等价的,史密斯先生也知道价格!由此我知道更多关于他的秘密,我想,我可以对你坦言一部分,弗拉明戈先生?”

“看得出来,你有明确想要的。关于我说的,你都不能认同。您是个聪明人,明确自己优势的人。这个年代的稀有物种。我知道劳拉看上的不是你虚有其表的嘴,还有金子般的心,她会对你付出真心的。

“我想求您,看看史密斯的遗产部分。”

“看得出来,您在担心劳拉,为劳拉担心。‘股票’也没了价值。”

“我没得选。”

“从加里·史密斯的遗嘱上看。艳夫人也是没得选,所有的财产都过继给了她。这也是其全部。没有控股权。没有开拓产业的权利。所有进行中的产业链都不在她的掌握,穷得只剩下钱了。我想这样的女人会抓狂吧!”

“我听说她很残忍。”

“假设是她干的。她什么都得不到。那为什么要杀死丈夫呢?”

“她可能是冲动犯罪,看上去就很鲁莽。这是有所作为的,鲁莽到了不够聪明。不然不可能这么长时间没要来控股权。相反,被丈夫抓得牢牢的。这就是全部!”

“那么,一切家产都是她的了?”

“我可以明白地告诉您,她将得到全部。包括加里·史密斯的弟弟凯文·史密斯都不会得到一文。”

窗外传来了海鸥嘶哑的叫声,点缀了潮击间歇的喧嚣。

“好了,巴里先生!我想我们改走了!”阿尔文起身,伸手握住了多米尼克·巴里的手指,巴里只给了他一半,也许还有很多。“不过不是要谢谢您,您给的帮助依然巨大!”

巴里摇了摇,抬手给温特挥手,温特说,“必要时,我还是会来的!走吧,长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