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强悍的官骂,哪来刻薄的民骂

枪倒扛 收藏 0 123
导读:我们生活在一个标志无所不在的时代。任何地方跟人群、楼房、树木和汽车一样多的东西只有一个:标志。作为人类直观联系的特殊方式,标志已经渗透到社会活动与生产活动的方方面面,对于指导有秩序的正常活动,具有直观、快捷的功效。      古代标志反映了人类生活的实际情况,如房子、陷阱或领土界限等。还有一些人兽图案形式的标志是指"私人财产"或"狩猎的范围"。进入现代社会,标志的高度艺术化是时代和文明进步的需要,是人们越来越高的文化素养的体现和审美心理的需要。也就是说,标志要实用,还要养眼。      近日网上一块

我们生活在一个标志无所不在的时代。任何地方跟人群、楼房、树木和汽车一样多的东西只有一个:标志。作为人类直观联系的特殊方式,标志已经渗透到社会活动与生产活动的方方面面,对于指导有秩序的正常活动,具有直观、快捷的功效。


古代标志反映了人类生活的实际情况,如房子、陷阱或领土界限等。还有一些人兽图案形式的标志是指"私人财产"或"狩猎的范围"。进入现代社会,标志的高度艺术化是时代和文明进步的需要,是人们越来越高的文化素养的体现和审美心理的需要。也就是说,标志要实用,还要养眼。


近日网上一块特殊的标志,很是吸引眼球。重庆大足县一大桥桥头设有一块醒目的环保标志牌,其内容是:"严禁乱丢垃圾,如果不听劝告你不是人养的,如果不听劝告你不尊重你‘母亲’",落款为某某镇人民政府。镇政府断然否认该标志牌是他们所立。"不是人养的",这是国人骂的最高境界之一。倘若大街上有人以此对骂,弄不好是要出人命的。我更加愿意相信,这块标志牌是有人借助政府的权威罢了,所谓拉大旗作虎皮。


重庆这块公共标志之所以走红,不外乎网民的"喝倒彩",折射出大众对恶俗问题的警惕。这个标志牌的内容本身不值得网民如此"青睐",曾有媒体报道过比这更具威慑力的标语,比如"乱放鞭炮的全家不得好死","乱倒垃圾的断子绝孙"等。其实早几年在重庆的洋人街,就出现过类似雷人的标志语:"爱护公共卫生长命百岁,随地乱丢垃圾断子绝孙",毒是毒了些,读起来却有那么一点对仗的味儿。更有吓人的,肉摊老板立牌警告:抓到小偷一刀砍死。


媒体对于重庆大足县这块标志牌的特点,定义很是准确:骂街式。骂街的往往是泼妇,骂词要么腰带以下,要么拿人爹娘和祖孙三代说事。骂街式标志在中国是有些历史的,远的不说,早些年在民间,象"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动员计划生育手术的"横下一条心,切断‘两根筋’",一些地方在电力设备上刷的"高压危险,电死不管"等,都有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令人惊悚。这种硬邦邦的标志,是对一个地域、一件事情的反宣传。正如重庆大足居民的质疑,"这是在劝人,还是在骂人"?


骂街,多为草根阶层所为,包括平民和最基层的组织,是谓民骂。一部《水浒》,内中多少"鸟"字:鸟人、鸟事、鸟气,等等。所谓"鸟"者,男性生殖器也。在数千年文明史中,人毕竟创造了文明,对骂脏话这种低级冲动,多少有所抑制。即使在《水浒》里,喜欢骂"鸟"的,也只是李逵、鲁智深和阮氏兄弟等粗人,宋江、吴用等山寨头目是不讲的。现代社会,高层次骂街的特例,似乎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北京的高干子女红卫兵高唱"要是革命你就站过来,要是不革命就滚他妈的蛋"的战歌,把脏话骂遍全国,这一流韵至今犹在。


"不是人养的"之类的民骂,固然是"语言垃圾"和"精神垃圾",骂出去的话也是泼出去的水,但囿于一域,骂完就了,图个嘴上痛快而已。一如王熙凤骂下人是"小蹄子",孙悟空骂八戒是"夯货"。问题在于,几十年来,中国社会里标志化形态的民骂时不时赫然矗立于城市乡村,污染公众视觉,生命力很是顽强,与社会的文明进步显然脱节。莫非我们的社会土壤盛产民骂标志,像地里的韭菜一样割不尽?


中国社会向来有上行下效的传统,官威权势的地位在百姓心中是至高无上的,民众大多看官行事。自古以来,就有官风决定民风之说,就是孔子说的"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从这个意义上说,官风决定民风,标志化形态的民骂兴盛不衰,与官骂实在有必然的关联。虽然说脏话的人群没有阶级与阶层之分,就连最尊贵的英国女王,也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脏话,但现实生活中,中国的官骂实在强悍得很。


官骂的主流,当然是在口头。有女子就一起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到湖北某法院立案,案没立成,却与法官发生争执,法官竟然几次指着当事人破口大骂,"XX养的、像你妈个苕、你妈的个X""你下班跟老子等着,老子打死你个婊子",不堪入耳。2010年目标责任制奖,吉林辽源市环保局长与职工相差三倍,有人认为不公平,向纪检部门反映,结果惹怒了局长,遂在全局大会上大骂人家"他妈的"、"你什么东西,臭不要脸的"。


官骂的"极品",是出现公文中。几年前,重庆奉节县残疾职工卢先生认为自己的伤残评定过低,多次向民政局交涉。县民政局对此作出处理意见,公文中多处使用"耍赖""所到之处鸡犬不宁""卢是一个有嘴无脸的人"等侮辱性语言。


眼下,一些官员虽然经受了现代行政管理理念的培养与熏陶,但在骨子里,"官高于民"的"寒毒"还没有被彻底祛除。一些官员以高高在上的姿态,面对试图交流的民众,意识和角色的反差,造成了交流障碍。当障碍过大时,便会以骂表达情绪。其骂人的水准,丝毫不亚于市井泼妇。以脏话为时尚、以粗鄙为潮流的官骂令人汗颜。都说楚王好细腰,后宫多饿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官骂不绝耳,民骂必效仿之。


现代文明社会,官员至少在公众场合是不该讲脏话的。一些宗教国家有一个阶层从来不讲脏话,就是神职人员。他们要向信徒解释上帝的教导,而上帝法力无边,要么就是保佑你,要么就是咒你下地狱,或者直截了当惩罚你,上帝绝不会自贬身份,骂一通无聊的脏话。中国没有这样一个神职阶层,相应的阶层是官员,他们有责任不骂脏话。官骂如果此起彼伏,"不是人养的"之类的标志化民骂势必亦步亦趋,难以根绝。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