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六十四章鼠辈横计

犍为李聚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军座,日本人这一个时候来凑什么热闹,我马上带几个卫兵出去,把她们抓起来,枪毙算了。”景宏伟一听到有日本人来见我,就勃然大怒,马上向我请缨道。

“竟然小日本敢来,就证明她们早也不怕死,我看先弄清楚她们来的目的后,再杀了她们才对。”邱发才说道。

“李将军,日本人这一个时候来,无非是想加大您跟蒋介石之间的矛盾,加大蒋介石铲除您之决心,干脆把他们杀啦,以免夜长梦多,这样还可以向世人,表明我们的抗日心志。”东遥拉着我的手,诚挚的说道。现今周强还怀疑东遥是日本人,看来她是我们真正的中国人,我不由对她的好感又加重了几分。

“东遥姑娘,虽然李聚对日本侵略者是仇之四海,但我们中国作为文明之邦,就从来不杀使者,要杀也要在战场上与他们一较生死。”

“李将军,您千万要听东遥这一次,日本人这一次来找您,她们肯定不怀好意,您千万不要上了她们的当啊!就让景宏伟带兵杀了她们吧!”东遥看到我没有理会她的话,她的眼睛开始红润,诚心的又向我求道。象她这样时时关心我的女人就是打着灯笼火把也不好找,象她这样性感又漂亮的美女更是难于上青天,周强怀疑她,肯定是他受了海冰冰、和程小玉她们的唆使……!

“军座,您就不要再犹豫不决啦!东遥小姐说得对,日本人这一个时候来,就是想趁火打劫,我去把她们杀了,一了百了。”景宏伟又在我们的面前,摩拳擦掌的说道。

虽然我很想杀日本人,但是如果说没有一个理由杀了她们,肯定我不会做的。那岂不是我们中国人跟她们侵略者强盗有什么分别。我这时又把眼睛盯向周强,想知道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周强沉思了十分钟的时间,对我们说道:“大哥当务之急,我们首先是要平定黄安国和蒋怀中的内乱,我看先把这两个日本人关进牢房,等我们收拾了黄安国等人再说。”周强之话是正合我意,先把她们收押再说。因为日本人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小差曲,平定了黄安国的内乱和化解我跟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才是大事。最重要的一点,我是想反借日本人,给蒋介石来一点压力,让他悬崖勒马,停止民族之间的战争……!

看到黄安国等人紧缩兵力防守滩县飞机场后,我们也继续向飞机场用兵,我是想赶在国民党军队增援到达滩县之前,必须先要消灭黄安国等人,我也把能进攻、暗杀的一切手段都用了出来。

敌我双方的战斗在滩县上空激烈的展开和打响,但这时黄安国和上官海棠却在餐厅里,点了几个大菜,要了五瓶啤酒,两瓶放六十二度的白酒,坐在桌子上,一起吃,只见黄安国一口不息气的是就喝下四瓶啤酒和一瓶白酒。他不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满嘴的酒气,神志迷糊起来。别人喝酒,喝得是脸上红霞飞,黄安国却喝得来脸青眉黑的,没有酒德。他的手指着上官海棠喊道:“海棠,给我倒酒,我起码还要喝下两斤酒。”

“黄师长,你醉了,不能再喝下去了。”上官海棠看到黄安国的烂德性,脸上不快的,马上推开黄安国的手说道。

只见黄安国的嘴巴打了一个酒哈,满嘴的酒气冒出来,他醉惺惺地说道:“海棠,我没有醉,你不知道,我今天多么高兴,就是李聚敢马上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拳就能打死他。他敢给老子下达格杀令,谁死谁活还不知道。李聚只是一个喜欢冒皮皮,打飞机的人。我黄安国才是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汉子,一个一心一意为党国排忧解难的党国军人,李聚想杀我,他没门……他算老几!”

“黄师长,我知道你此时的内心痛苦,你呕心沥血,忠心耿耿的执行蒋委员长和党国命令,却反而遭到李聚这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的格杀令,但如果你此时再想用酒精麻醉自己,再这样沉溺下去,再不振作,李聚不会要了咱们的性命,而是我们自己要把自己的性命付上。”上官海棠痛心的说道。

“海棠妹妹,谁不知你是中国第五战区一朵花,你也是军统的三大美人之一,你的一句话,就让我黄安国走上了反叛新八军的道路,我黄安国愿意为你美人一笑是赴汤蹈火,杀了李聚这一个党国的大祸。”

“看看你现在的德性,你的那一点比的上李聚,李聚在遭受一连串的沉重打击后,甚至红粉知已唐玉梅的死,也没有击倒李聚,李聚是把伤痛深深的藏匿着自己的心里,他是继续执行反党国的利益,那里象你一个坦克装甲师师长竟被一个小小的格杀令吓倒,你此时此刻的表现,令我是太失望了,也令整个党国失望了。”

这时上官海棠说着说着,怎么听到她的身后是“嘭”的一声,她回头一看,才看到黄安国的整个身体也倒在地上,上官海棠看到地上的酒醉鬼,脸上就露出不快讨厌的脸色,心里又把黄安国痛骂道:“喝了二两,就给本小姐装半斤,简直就没有一点酒德,如果说不是要你龟儿子铲除李聚,本小姐陪你喝酒,喝马尿还差不多,还想要本小姐陪你睡觉,做梦吧。”

“勤卫兵,你们的黄师长喝多了,倒在地上,你们快进来,快把他扶起来。”上官海棠对门外的卫兵喊道。

这时林胜利和两个卫兵走了进来,他们走到黄安国的身边,林胜利对卫兵令道:“你们两个快把师座扶起来。”

上官海棠看到卫兵把黄安国扶了起来后,她对林胜利说道:“林参谋长,如果说没有事情,我去看看蒋夫人,随便保护她的安全。”

“上官小姐,你去忙吧。李聚和周强都是一个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现在我们要小心为上,身为党国的军人,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保护蒋夫人和何部长的安全,今天晚上蒋夫人的安全就辛苦你啦。”林胜利知道上官海棠是五战区和军统头子戴笠身边的大红人,于是嘴巴象抹了蜂蜜似的,八面玲珑的说道。

但林胜利的眼睛一看到上官海棠一出去后,脸色是巨变,树起中指姆,就破口大骂道:“臭婊子,傲什傲,还没有把我们利用完,就想抛弃我们,**你臭婆娘的全家十八代……!”

“林参谋,你在说什么啊!在骂谁啊!”黄安国又趴在桌子说道。

林胜利看到黄安国酒醉鬼的样子就生气,他走上去,双手抓着黄安国的衣领,愤怒的吼道:“师座,你快给我醒醒,你再这样下去,不用李聚动手,明年的今天,就是我们的忌日。”

“林参谋,到了此时此刻,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挽回我们的命运”。

原来自从李聚对黄安国、蒋怀中等人发出格杀令后,滩县飞机场就乱成了一团。特别是何应钦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后,要求他全权指挥对李聚等人的镇压,他就知道蒋介石不怀好意,就知道蒋介石是想借李聚的这一支手,把他铲除。何应钦在痛骂蒋介石之际,又不得不执行蒋介石的命令,于是何应钦马上在滩县的军事飞机场上的临时指挥部里,召集反民族的叛乱武装份子,召开了军事会议,会上何应钦本人就先对李聚是一阵破口大骂:“反了……反了,李聚小儿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的民族败类,一意孤行,竟敢对我们的党国将领下达反击格杀令,李聚,我不杀你,何以重振我国之军威,何以重振党国之国威。”

“何部长,您就放心好了,属下为了消灭党国之大患,我们愿意付出我们的生命和一切,一切以党国的利益为重”。炮兵师师长蒋怀中和上官海棠是带头宣誓道。

“好……好……好,你们大家都是党国的精英,你们都是党的好儿女,党国今日被李聚小儿羞辱,你们是绝不会让李聚这样的奸佞小人,继续给党国蒙之羞辱的。”何应钦看到他的非法总动成效后,眉目之间才露着一点笑容道。

“何部长,竟然李聚和周强等人现在是继续走上反党国的战争路上,在党国的利益上是越陷越深,但为了彻底粉碎李聚和周强的嚣张阴谋,安国请求党国政府和最高军事委员会马上号令全国全军之力量消灭李聚,马上加大对李聚的军事投入的围攻,一举消灭李聚。”自从黄安国接到李聚的反击格杀令后,他就面带着秃气,他再看到何应钦虽然是分分秒秒的说要增兵滩县,但是至今他还没有看到一支部队出现在滩县,黄安国也是心如死灰,看到何应钦还在不断利用他们,对付李聚,他的心里是更加愤愤不平,黄安国在会上就对何应钦驳问道。可能黄安国一想到孙城辉、岳星明等人的死,他的身体就是一阵寒蝉,思想就起了一定的变化,想到这一回党国政府,会不会为了中国亿万群众和西方的盟国政府给予的压力,会不会以同样的理由抛弃了他们……!让他们成为党国的牺牲品。

“黄师长请你放心,这一回铲除李聚和周强,党国的决心不变。鉴于中国目前局势的恶化,鉴于西方各国政府对党国政府利益的疏远,鼠目寸光对中共延安和李聚的大力支持,令我们国民政府是大为愤怒,等夫人乘座飞机,飞回重庆后,只要说明了我们的这里的情况后,我们的援兵就会源源不断的到来,我们就能一举歼灭李聚等人,到时大家都是党国的英雄,我向你们保证,只要消灭李聚,在坐的军官,军衔至少升一级,军位升一级,另外每一个人奖励五十万块大洋至一百万块大洋。所以今天我希望在座的党国将领,精诚团结,携手合作,铲除李聚。”何应钦是口若悬河说道。

“何部长,请您和夫人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誓死铲除李聚。”

但是黄安国听了何应钦的话后,是把嘴上的香烟,狠狠地触在烟灰缸里,来表达自己对何应钦等人的不满,可能黄安国的心头在骂何应钦:“何应钦,你说的什么屁话,口口声声说党国的利益,口口声声说党国之祸害,口口声声说要铲除李聚,可是面对李聚的格杀令,你们却比老子跑得还快,先是蒋夫人要飞跑了,只要等夫人走后,你何应钦随便找一个理由,你将比谁都跑得快。面对李聚的格杀令,现在还没有能到您们的头上,就被跑了,你们还是不是党的领袖。”黄安国顿时感觉到,他们是被党国和何应钦抛弃了,也击碎了他心头的一丝升官发财的美梦幻想,击碎了他对蒋介石政府的信仰。黄安国也想到他如果在这一次的军事战斗中是失败了,他就是死路一条。他在会议上还没有开完,就怒气冲冲走出会议室,一个人跑去喝闷酒……!

好好的一场动员大会,谁知在最后一刻的关键时间,却被黄安国破坏了,何应钦等人是气得是咬牙切齿,对黄安国是恨之入骨,但是如果说不是飞机还没有飞来,何应钦早就把黄安国拿下,开刀惩罚,令何应钦气愤的是,不知来历的李聚是不断挑战他的权威,现在就连黄安国这一个龟儿子也敢挑战他的权威,让他下不了台。何应钦这时不敢惩一儆百,是因为他知道要消灭李聚,现在还需要黄安国等人的配合和支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没有离他滩县之前,还需要黄安国等人保护他的安全和性命。

何应钦不愧为一位久经官场的顶尖权臣,虽然他的心头是愤怒不已。但他的脸上是面带着微微笑,还亲切的对上官海棠说道:“上官小姐,这几天黄师长为了铲除李聚的事是呕心沥血,操劳过度,他的身体可能不舒服,你就代表我去看看他,他可是我们党国难得的优秀将领啊!”

“是何部长,海棠尊令。”

所以才出现黄安国牢骚满腹,酒醉如泥的熊样一幕。上官海棠在饮酒中,也对黄安国的脆弱是失望至极,本来军统头子戴笠的用意是用美女加高官的引诱黄安国叛逆新八军,虽然把他拉下了水,但想不到黄安国是如此的不甚一击。所以何应钦和戴笠面对黄安国的失利,已经决定放弃了他,另拉林胜利和蒋怀中为他们效命。

“师座,今天我们还没有达到山穷水尽之境地,我们还有翻身的机会。”林胜利虽然现在被何应钦提高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他知道这也是何应钦的权宜之计,是为了铲除李聚,才受到重用。但林胜利跟黄安国是致生死的莫逆之交,而黄安国也是他的前车之鉴,所以他这一次决定和黄安国同生死,共命运。他提来一桶冰冷的清水,就从黄安国的头顶上淋下,想用冰水惊醒黄安国。

“机会……李聚也对我们下达了格杀令,国民政府现在抛弃了我们,现在我们是无跑可走啊!来……你继续陪我喝酒,我们今天是今天有酒,今朝醉,那管明天他奶奶的那个凶。”

“师座,李聚的格杀令给国民政府一个想像的空间,但是也给我们一个想像的空间啊,这也是给我们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啊!”

“什么……反败为胜的机会,”黄安国撑起身来,抓着林胜利的肩膀,兴奋无比说道:“林参谋,有什么好办法,你快说出来听听。”

“师座,您想想看,李聚给国民政府一个想像的空间,虽然他对我们下达了格杀令,但也可以说是对顾祝同、上官云相、甚至对宋美龄和何应钦也下达了格杀通牒,如果蒋夫人和何应钦等人在滩县出现什么意外,李聚岂不是就成了罪魁祸首,所以我们这一次利用我们的工作之便,杀了何应钦这一个奸臣,然后嫁祸于李聚。”

“这个不行,风险太大,如果说东窗事发,天大地大,再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我们也必遭到全天下人的追杀。”黄安国又浑身无力,瘫痪在桌子上趴着。

“师座,竟然我们已经做了在新八军军营袭击李聚的事情,李聚也不会放过我们,今天晚上,我们乘蒋夫人和何应钦等人在滩县,我们装扮成民解特工或新八军的特种部队,对她们下手,嫁祸于李聚,才能急起国民政府的怒火,才能急起中国亿万群众的怒火,我们才能重新达到蒋介石的重用……!”

“林参谋,铲除李聚,我是无话可说,可是要伤害蒋夫人和何部长等人,我是敢也不敢这样想,更不说做这件事了。”

“师座,竟然您不愿意,那我们只有乖乖成为李聚小儿的枪下亡魂吧。”

“林参谋,你不要再说了,你容我多想想。”黄安国愤怒的说道,连用他的手指,指了指林胜利,想骂又骂不出来。

“师座,可是时间不等人啊,离天明还有四个小时不到,如果说蒋夫人的飞机一飞,您就是想做,也没有了时间啊!”

这时何应钦面对局势的进展也是忧心忡忡,给予厚望的黄安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而现在蒋介石虽然也下令阎西山之部和李宗仁之部火速增援滩县,但至今他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何应钦也知道这两个地方军阀是识破了蒋介石的阴谋后,虽然他们答应增兵,但每天只向前推进两、三公里,这分明是他们想反借李聚的手,想削弱我中央嫡系的军事实力。而现在宋美龄如果离开滩县,这会对他的处境更为不利。现在的何应钦开完会后,到了凌晨一点还没有睡觉,他的眉毛胡子皱成了一团,嘴上的香烟是一支连着一支。

“何部长,属下有一计,可以解您老人家的目前之危。”

“说出来听听。”何应钦对他的副官说道。

“何部长,我和几个卫兵马上去炸毁重庆来的飞机,这样我们就能把蒋夫人停滞在滩县,这样蒋委员长就会继续向滩县增兵,我们就能消灭李聚和周强。”

何应钦的眼睛一亮,赞许的说道:“好办法,那你们小心一点,事成后我必然有重赏。”

“师座,你想想,李聚从来就是言必行出,竟然他和周强给我们下达了格杀令,就不会给我们的多余的时间,因为李聚不杀我们,他们就不能威慑天下。加上蒋委员长也可以派出飞机来接蒋夫人,时间也不容我们停滞不前啊……师座。”

“林参谋,你说的也有这一个可能,不如今天晚上我们这样行事……!”黄安国和林胜利是交头在一起,在耳边低咕商议道。直到他们满意后,才露出一丝笑容,他们决定马上分头行事。滩县上空又笼罩着一股白色恐怖的阴云,令滩县充满血腥的火药味和窒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