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时期的南海争端,越南冲到了最前面,站在中国对面口沫横飞、手舞足颠。背后则是各种势力纷纷粉墨登场、纷纷出笼,热盼着看精彩好戏的“观众”更是摩肩接踵。应该说,在此一轮南海岛屿争端中,越南、菲律宾两国同为比较活跃的两个,表现得都挺激动,但相比较而言,越南的激动来的更强烈、更全面、更有影响,其对整个局势的冲击,效果也更加明显。显然,此次越南已经在战略层面上着实地激动了起来。



一、“好邻居、好伙伴、好同志”翻脸不认



曾几何时,“好邻居、好伙伴、好同志” 的表述在两国关系中叫声响亮,这让许多人以为,中越这两个共产主义邻国可能是又惺惺相惜、同病相怜了。就是在西方战略家眼中,中越政治上的接近也成为他们心中的阴影,以为这将使他们插足其中面临障碍。但出人意料的是,以此次海上争端为契机,“好邻居、好伙伴、好同志”的激动达到了空前程度,主要表现在:



第一,明确标明态度,不留妥协余地。



争端发生后,越南态度一直十分强硬,强硬宣布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不给妥协留任何余地。从这个的态度可以看出,对于南海诸岛的争端,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基本上就是一句空话,对于中越两国来说,争端还远不是南沙群岛,就算没有南沙群岛问题,中越之间也还有西沙群岛问题,这就是说,按照越南的目标,它不仅要囊括整个南沙群岛,而且还要把西沙群岛从中国手中夺走。这样一来,中越的南海争端将不会给谈判解决留下任何一点可能。



第二,改变原来立场,实现战略转向。



众所周知,越南原来的立场是赞同中国的主张,即在南海争端中反对第三方介入。这里的第三方指的是哪个,任谁都是明白的。所以,是不是赞同这一主张,基本上就是在中美之间站位的刻尺:赞同这样主张的,显然就是要保持与美国的距离,而反对这样的主张,显然就是想走向中国的对立面。现在,越南转向了,明确表示欢迎第三方介入,如果说,这即使不是战略大转向,但起码也标志着越南在中美之间位置距离的实质性变化。假如越南在这个方向上一直走下去,结局是什么将毫无悬念,只能人为它将与过去的“同志”道声“拜拜”。



第三,准备军事手段,发出战争威胁。



怎样应对激烈起来的主权争端,越南给出的答案是搞军演,增兵所占岛屿,在国内征兵。这样拉弓拔剑的架势,不用说,是想证明越南已准备了军事手段,对此不惜一战。为把威慑做做得更老实,越南的军事高官还屡屡口出狂言,要打到北京云云。在当今世界,敢针对中国进行战争表态的,实在不会有几家,既然越南敢于进行这样直白的表示,可以预计,在越南人心中,中国已非但不是什么“好邻居”,相反已成为越南的假想敌,今后针对中国的战争准备很可能是纷至沓来、紧锣密鼓,这个道理,无论是当事的越南,还是正积极入场的美国、日本,大概都心知肚明了。



二、越南的战略信心来自何方



这实在是太过激动了!就这样一点争议,值得如此大动干戈吗?越南难道就不怕真的同中国发生战争?这样危险前景本应让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望而却步,难道越南就不怕再一次遭受失败的耻辱吗?越南的战略底气和信心究竟源自何方呢?



如果做静态的对比,任何人都不会认为越南有对抗中国的实力。中越战争无论是发生在海上、空中、还是陆地,也无论是短促冲突还是持久较量,结果都将毫无悬念。甚至有人说,越南的GDP还比不上中国的广西,不敌一省,如何堪敌全中国?



但战争并不是摆擂台、办展览,战略博弈更不取决于花钱数票子,战略较量是有机整合精神物质内外条件等各方面因素后的综合运用。从越南方面的表现来看,目前为止,有得无失,它的一番表演至少已经收获了两个层面的战略果实:



第一个层面,成功地激起了南海争端的热点效应。



南海争端是美国重返东南亚、强化美国在东南亚战略存在的重要切入点。把南海问题激烈化、国际化,不仅符合美国的战略需要,也促进了美国的战略重点转向。围绕南海争端,各国都会有自己的战略评估,越南是怎样进行评估的,这无从得知,但越南的行动就是其评估的结果,从其行为举措出发进行推断,越南当局有理由认为,在南海问题上,当前是制约因素大于战争因素。越南人大概深深懂得,中国不敢冒任何中美关系恶化的风险,一直在想千方设百计地加以拯救,极力用中美战略合作给予弥补。连台湾问题中国都只能与美国“斗而不破”,南海问题中国连会不会真的与美国“斗”都很成问题,只要美国人说话,让美国因素在南海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中国就必得三思而后行。所以,只要面临中美关系恶化的风险,中国就不会在南海诉诸武力,至少在今后一段时期是这样。在这样的判断下,越南也好,甚至菲律宾也好,自然可以放开手脚,放手展现自己的战略戏目,并没有什么战争的可能。



第二层面,成功地突出了越南的战略价值。



当今世界,能与中国形成战略对抗的国家的的确确并不多见。物以稀为贵,少的东西自然就要成为珍稀物种,就是不可多得的宝货。哪个国家具备这样的价值,哪个国家在世界霸权那里就具有了非凡的意义。尽人皆知,美国重返东南亚所针对的目标就是中国,对待中国的态度已成为美国检验敌友的试金石。为了迫在眉睫的重返和介入,美国自然要时时对东南亚各国进行必要的战略监测,以评估各国的取向、作用和价值。这其中,一些国家的取向成“问题”,这需要颠覆制裁,如缅甸,一些国家的取向没有问题,但实际战略作用并不大,而且总想让美国为之火中取栗,这不好玩,如菲律宾等,而越南现在是既采取了“正确”的取向,同时本身又有一定对抗的实力,这就完全有成为东南亚战略宠儿的条件。纵观整个地区,具备这样优越条件的国家可以说是绝无仅有。而越南的此次一番表演,则通过实际行动把这样的重要的战略价值显露无遗,美国基本上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扶持越南符合西方的战略利益,这注定将成为西方战略家的结论性判断,推动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不能不说是越南此一番表演的重要目的。



很可能,正是因为看到了如此成效,越南在此次争端中才显得格外激动。其实,过去的时光中类似的激动早已有之,1978年以后的越南就着实地激动过一把,原因同样是因为背后有大国的撑腰。



三、中国得到的教训是深刻的



与越南的突出表演相对照,中国表现则显得十分平静的,甚至可以说是蛮没当回事。但是,不当一回事不见得就没有懊恼和教训。窃以为,中国在此次事件中得到的教训极其深刻。



其一,“好邻居、好伙伴、好同志”是不是就此将另结新欢,在所难言。



通过这一事件,任何人都不免疑问,在越南的心中,今天的中国美国谁更值得信任呢?即使风波过后“好邻居、好伙伴、好同志”照挂嘴边,但会不会是言不由衷、口蜜腹剑,要笑里藏刀了、再演绎一次三十年前的故事呢?



第二,中美两国在南海问题上没有合作只有对抗。



“中美之间拥有广泛的战略利益”,“中美两国必须加深战略合作”,“中美两国除了合作别无出路”,迄今为止,这一直是内外“专家”、“学者”谆谆告诫国人的金科玉律,为此多少年来他们简直就是“匪面命之,言提其耳”,给国人做成的印象,好像中美两国是多么天作之合。于是乎,“战略经济对话”、高层会晤等连绵不断,“风雨同舟”、“共克时艰”、“殊途同归”等动人词汇跃然尘上,大有中美两国正相濡以沫、准备白头偕老的架势。



按照这样的逻辑,中美在南海问题上也应该广泛合作深化合作才是正理,但实际情况呢?实际情况是美国正在全心全意的算计中国、坑害中国。在这里,美国合作的对象非但不是中国,而是那些同中国较劲的国家,具体都是谁可说一目了然:媒体报道,就在此敏感时期,美国派出了现代化舰只进入南海,正拉上一帮国家搞空前的所谓军演,矛头所向,剑锋所指,昭然若揭。



事实上,中美之间只有对抗没有合作,所谓的中美战略合作,不过是美国力图在战略上搞定中国的一个手段。正是因为有这个所谓的“中美战略合作”,所以越南、菲律宾才敢于这般激动不已。可以说,“中美战略合作”不仅是越南、菲律宾能够激动的凭借,也是日本经常对中国出尔反尔、戏弄利用的依据,是韩国动辄敢于挺险、希图侥幸的依赖,是印度在战略上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资本,更还是台湾有恃无恐、顽固不化的靠山。因为有美国约束中国,有“中美战略合作”这个套在头上的紧箍咒,中国在战略上就不可能迈开多大步伐,也不可能走出美国所设定的圈套。



第三,中国的战略威慑能力已今不如昔、每况愈下。



如今的中国已越来越缺乏战略威慑能力,这大概是国人的普遍感受。过去,中国干什么怎么干完全取决于自己,可以做到毅然决然,动如雷霆、摧枯拉朽,他人既难影响,也无从预测。但时过境迁,今天,与西方错综复杂关系的限制了中国战略选择的自由,一体化、国际化、全球化以及“负责任”之类的战略圈套让任何重要的战略举措都难免瞻前顾后、战战兢兢,而和平发展的许诺更等于是把榔头的手柄塞到别人手中。现在根本就不是什么中国威胁,这不过是美国鼓动中国周边各国的借口,与此相反的是,周边国家正日趋丢掉对中国的敬畏之心,更多地是仅仅把中国看成为一个巨大的经济动物。韬了光养了晦的逻辑趋势,必然导致周边环境日益恶化,这将是一个难以避免结果。事实必将无情地告诉中国人,中国的发展难以摆脱激烈的矛盾与冲突,所谓的“和平发展”只不过是一场动人的春梦,中国的崛起更无法避免抗争与博斗,所谓的“和谐世界”只不过是一种幼稚的幻想。



这样的教训难道还不够深刻吗?得到这样的教训很大程度上难道不是拜越南之所赐吗?



说句大实话,几十年来,中国从越南那里得到的教训的确不少,这一次大概也不能例外:越南又一次教训了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