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9.html


天启三年五月,翼王朱由栩就藩南京,蒋千羽也作为朱由栩的护卫陪伴微服下江南的朱由栩一路南下,从未出过京城的蒋千羽一路之上也是大开眼界,感叹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真是诚不我欺,北直隶和山东境内百姓丰衣足食的生活让朱由栩也发自内心的开心,蒋千羽则暗中观察着这个让自己捉摸不透的顶头上司,在山东境内朱由栩更是和自辽东贩运毛皮药材的一群行商们一同前行,甚至和他们把酒言欢。

“王爷,和这些唯利是图的奸商们有什么好说的,咱们还是赶紧赶路吧。”抽了个空蒋千羽规劝道,自幼深受儒家教育的蒋千羽对士农工商的阶级尊卑虽然不是很在意但是对那些商人们他还是没有什么好感,加上这些人的语言谈吐粗俗,其中的那些年轻人看见这次随行的女眷时眼神里所流露出的下流目光更让蒋千羽在心里暗自鄙视这些商人。

“你觉得你比他们尊贵吗?”朱由栩听了蒋千羽的规劝之后对蒋千羽脸上流露出的不屑和轻蔑感到恼怒,质问道。

“卑职不敢。”蒋千羽被朱由栩冰冷的目光注视的相当难受,赶紧低头,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卑职只是觉得王爷是千金之体,不应当和这些粗俗之人过于接近,卑职唯恐这些奸商们身上的铜臭气会沾染到王爷身上,而且这些人的来历意图我们完全不清楚,卑职认为为了王爷的安全我们应当离这些人远一些。”

“在本王的眼里现在的你连你眼里的那些低贱之人的万分之一都不如,你还是跟蒋千鹤和明月侯两人好好的学学吧,现在的你还太嫩了根本承担不了什么重用。”朱由栩冷冷的扔下这句话后就不再管呆若木鸡的蒋千羽扬长而去。

“哥,翼王殿下为什么会那么重视那些卑贱的奸商们?”蒋千羽被朱由栩训斥的心有不甘向蒋千鹤抱怨:“我不过是照直说了他怎么发那么大的脾气?”

“知道王爷在辽东是怎么打的胜仗吗?”蒋千鹤为了自己的弟弟以后可以出人头地开始对这个生长在温室里的小花进行速成教育。

“熊大人和袁将军他们英勇奋战,将士们舍生忘死?”蒋千羽背着邸报上的官样文章。

“情报,努尔哈赤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被我们在情报上占了先机,他的一举一动我们都了若指掌,他以为他掌握了我们所有的动向但是实际上他所知道的都是我们让他知道的,除了我们想让他知道的以外他什么都不知道,而我们的情报网就是吞并了那些晋商集团的情报网才得以有如此大的收获;物资运输,那些晋商以朝廷运输物资三分之一的开支就运输了所有的物资到辽东,不只是为朝廷节省了开支更重要的是他们每一次都会准时的将我们需要的物资送到我们指定的地方,从未因什么原因而耽误了,这也要比那些高官们强的太多了;财力支援,这些商人们可以提供给朝廷的财政也是普通老百姓所无法比拟的,光是辽东去年一年的税收就超过了一千万两,这还是在辽东免税三年的前提下只有那些商人们所创造的利润,这也让辽东从朝廷的负担变成了不可或缺的财政来源。”蒋千鹤讲解着自己所了解的商人们:“就是现在你眼里的这些卑贱的行商们他们将各地所出产的货物贩运至其他的地方,别的不说,就是这些商人们所贩运的药材,你生病了郎中给你开药方让你对症抓药来治疗,如果没有这些行商们来贩运药材的话那你永远也抓不到药只能慢慢的等死,更何况这些行商们行遍天下,他们所接触的都是王爷他们一生也接触不到的最底层也是最真实的一面,所以王爷才会屈尊降贵和他们厮混在一起,就是为了可以在他们嘴里得知现在天下百姓的疾苦,你从小过的就是衣食无忧的生活所以对外面你根本不了解,孔老二所说的什么狗屁仕尊商卑的言论在我们的眼里都是狗屁,千羽,从现在起放下你以前在书里看到的偏见,所有的人你都要一视同仁,用你的诚意来结识他们,你在他们身上可以学到的将是书上永远也学不到的,只有这样你才能实现你那忠君报国的愿望。”

“大哥,我知道了,从现在起我会重新来看这些商人们的。”蒋千羽很认真的思考着如何和那些行商们搞好关系,但是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近那些行商只得强忍着自己的不情愿静静地听蒋千鹤他们和那些行商们山天海地的胡扯,慢慢的他越听越觉得自己的无知和狭隘,那些行商们所说的各地的风土人情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听到好奇的地方他也开始向那些行商们虚心请教,这些行商也对改变了态度的蒋千羽有问必答,一路之上蒋千羽获益匪浅,更重要的是让他明白了自己以前看人的方法是不对的,明白自己错误之后的蒋千羽收起了自己对于那些商人们的傲慢和偏见,对着进步明显的蒋千羽朱由栩终于表示了认可。

在和那些行商在扬州分道扬镳之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住进了扬州驿站,扬州,位于南北交通要道,素有苏北门户之称,南北往来客商无数,一片熙熙攘攘的繁荣景象。

“客官里面请,您几位是住宿啊还是吃饭?”朱由栩一行人进入驿站之后就有勤快的小二过来安排众人入座,一边抹着桌子一边笑呵呵的介绍着:“我们扬州驿站环境优雅,交通便利,价格公道各位客官要在这里住宿可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有独院吗?”明月侯一身暴发户的打扮随手扔了一小块碎银子给小二趾高气昂的问。

“谢谢这位爷打赏,我们这里有上好的院子,干净又宽敞,保证各位爷住得舒舒服服的。”小二接过银子喜得眉开眼笑。

“老爷我的生辰八字属阴,算命先生说老爷我最忌讳住那些死过人的房子,你这里没有死过人吧?”明月侯一脸紧张的问:“尤其是冤死的人。”

“这位爷您那里的话,我们这里怎么可能死过人那,爷您就放心得住吧。”店小二脸上瞬间闪过一丝的恐慌紧跟着就是一副献媚的笑脸,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是却被明月侯和朱由栩等人看在眼里。

“那老爷我就相信你小子一回,捡着你们这里最好的酒菜使劲的给老爷上,老爷我快饿死了。”明月侯一副饿死鬼的模样。

“您几位稍等,酒菜马上就到。”店小二给所有人倒上茶之后点头哈腰的离开了包间。

“明大人,这里有古怪,刚才那个小二明显的没说实话。”蒋千羽听见店小二在外头大声的跟厨房里报自己这一桌点的酒菜时低声和所有人说。

“这里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不用你来说。”蒋千鹤低声说:“看起来这里真的有古怪。”

“等会我出去打探一下,你们在这里可一定要小心。”明月侯也压低了声音,他的话音刚落店小二就掀开帘子端着一盘时鲜的小菜送了上来。

“各位爷,这是本地有名的特产,您几位喝着茶,热菜一会就上。”后进来的店小二已经不是刚才的那个了,明月侯等人一眼就看出来人是个练家子,虽然也是一脸的媚笑但是他的眼神里却全是警惕,明月侯担心身边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孩子会露出破绽赶紧对叶盈盈使了个眼色。

“老爷,我和孩子们都累了,一看这一身的汗,身上都臭了,我想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叶盈盈心领神会娇滴滴的说,她的媚术一经施展就是蒋千鹤和周兴庭这些锦衣卫的高手都忍不住心里一荡,蒋千羽更是面红耳赤,那名神秘的店小二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趁此时机明月侯赶紧给三个女孩子使了个眼色,这三个女孩子都是冰雪聪明之人立刻明白了过来,也都嚷着要去洗澡。

“真是麻烦,小二,你先去给我们安排这里最好的一个院子,再给她们烧好热水,这些银子是老爷打赏你的。”明月侯一脸不耐烦的把一块小碎银子扔给了后来的店小二。

“这位爷您放心,小的一定安排最好的宅院给您,这位夫人还有三位小姐,请跟小的走。”店小二此刻在内心使劲的盘算怎样可以偷窥到马上要洗澡的四位美女,已经把自己的任务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于小于,你们两个帮夫人把行李一起拿进去吧。”明月侯一眼就看穿了店小二的心思特意安排蒋氏兄弟陪着她们四人去后院安顿省的自己老婆女儿被白白的占了便宜。

“这间店还真是卧虎藏龙,一个小二都是武林高手,看起来咱们已经引起他们的注意了,今天夜里咱们应该会有大的收获。”明月侯阴阴的一笑,他正愁着怎样破获朱由校兄弟三人严重关注的陆飞云被害一案,现在线索就送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此刻的心里是真呀真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