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社评:妖魔化城管是不公正的

wdb00 收藏 0 208
导读:摘要:不要因一些具体事件和极少数不良城管人员而妖魔化城管群体,他们是中国城市里风雨无阻的建设者。否定这个群体是不公平的,也是不理性的。   “城管”成了中国互联网上遭到炮轰最多的群体之一,这个群体的形象与他们对这个社会的付出极不相符,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成了中国法制和社会缺陷的替罪羊,他们的名声成了中国社会转型进程中很无奈的牺牲品。   14日重庆解放碑附近发生了女小贩摔伤事件,互联网上立刻有大量声音指责城管,很典型地显示了城管处境的尴尬。事发后也有声音呼吁理性思考,不要因为意外事件,就炮制城管打人

摘要:不要因一些具体事件和极少数不良城管人员而妖魔化城管群体,他们是中国城市里风雨无阻的建设者。否定这个群体是不公平的,也是不理性的。

“城管”成了中国互联网上遭到炮轰最多的群体之一,这个群体的形象与他们对这个社会的付出极不相符,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成了中国法制和社会缺陷的替罪羊,他们的名声成了中国社会转型进程中很无奈的牺牲品。



14日重庆解放碑附近发生了女小贩摔伤事件,互联网上立刻有大量声音指责城管,很典型地显示了城管处境的尴尬。事发后也有声音呼吁理性思考,不要因为意外事件,就炮制城管打人的谣言。有网民独立调查者前往现场,得出以下五点结论:1.有没有占道经营,有;2.有没有城管出现,有;3.有没有打人,没有;4.人有没有摔,有,而且比较严重;5.有没有救人,有,公家垫钱。但这样的声音被淹没在大量谩骂与指责声中,当地政府被迫举行记者会澄清事实,但效果依然有限。



重庆解放碑事件再次显示,舆论在城管话题上已经严重失衡。只要谩骂城管,即使是谣言也会被社会无条件接受,这已成为一种舆论惯性。尽管城管在加强公关,开微博、建美女城管队,试图建立草根、亲民的形象,迄今收效甚微。



中国城管的执法领域,是中国人口大迁徙带给城市管理最吃力的那部分,也是官民接触最基层、最日常的那部分,中国流动人口多,就业难,官民关系出现部分紧张,都要由这个群体做第一拨的承受。



中国社会少不了城管,在城市秩序与农村秩序的衔接中,在犯罪和不犯罪的临界点上,必须由城管来解决。在工商、交通、卫生等问题上,城管做了大量工作,处理社会的轻微违法和无序状态。十多年来,作为综合执法机关,城管的出现避免了从前多头执法造成的重复执法,有效地解决了行政成本过高、行政效率低下的体制弊端。



但与此同时,因为城市管理事无巨细,光靠城管的“正规军”管不过来,现实中存在大量协管、外包的现象,也就是所谓的城管“雇佣军”、“伪军”。必须说,这些人总体上也是城市管理的贡献者,他们很多人本身就是农民工出身,加入了中国城市文明管理的大潮。但他们确实缺乏培训,其中少数人又缺少耐心,造成了管理中的冲突。



国际经验表明,城市管理太严或太松,都有可能导致骚乱。城管的整体素质必须提高,粗暴执法必须受到惩处。但我们应当承认,提高法制观念和行为水平是整个中国社会的任务。当企业家群体中有偷漏税的,教授群体中有弄虚作假的时,让全体城管人员都成为依法管理的榜样,尽管那是天大的好事,却是不现实的。



实际上,城管的工作是超负荷的,在城市快速发展时,他们的职责边界不可能很清楚,执法依据也不充分,完全由行政主导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了这个群体自我管理的漏洞。解决城管问题的最终出路是社会的法制化,社会管理要做到有法可依,这个立法也应是大家讨论参与、知法懂法的过程。



在今天的中国社会,城管和他们的反对者如果彼此零容忍,都是不应该的。有些人提出干脆把城管取缔掉,这完全不现实,说这种话的人是哗众取宠。而城管要想把违法小贩驱逐干净,强势地让社会保持齐整的秩序,遇到占道经营的就一定要没收,在城市化仍然迅猛的当下,大概也行不通。双方需要互相包容,让城市保持常规的、可控的秩序。



不要因一些具体事件和极少数不良城管人员而妖魔化城管群体,他们是中国城市里风雨无阻的建设者。否定这个群体是不公平的,也是不理性的。▲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