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豹 正文 014 斗嘴

古道清风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size][/URL] “这家什不神······”纪宗祥和丘立武正说着什么,见何坚走过来,便停下话头站起身。 “参谋长。” “你俩说什么呢?” 瑞雪飘飘,地冻天寒,山川大地,银装素裹,原驰蜡象。 眼看着春节就要到了,常言道:军三、民四、王子二十五,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按民俗是小年,何坚根据部队在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586.html


“这家什不神······”纪宗祥和丘立武正说着什么,见何坚走过来,便停下话头站起身。

“参谋长。”

“你俩说什么呢?” 瑞雪飘飘,地冻天寒,山川大地,银装素裹,原驰蜡象。

眼看着春节就要到了,常言道:军三、民四、王子二十五,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按民俗是小年,何坚根据部队在最近这个时期,因超强训练而十分疲惫的实际情况,特意安排了一个下午让大家休息。

下午,干部们都齐聚在支队部,说是大家伙儿开个民主生活会,顺便也总结一下这段时间的训练心得和安排过年等等,可这个这会,实际上开得十分松散,松散的像一帮子找不着事儿干的大孩子们聚在一起神侃。

为了保暖,因天冷而门窗紧闭的支队会议室里,本来就密不透风。哪儿经得起这一帮子烟枪们在这里吞云吐雾?不大的空间早已迷漫着浓浓的烟雾,着实让人有种透不气来的感觉,可烟枪们不管这个,依旧吞他的云,吐他的雾,该熏还在熏。

支队长和政委还没到,大伙儿更是侃得找不着边儿。鹰眼和野狐狸两个正瞪着两双眼珠子,为哪天上山用什么法子再套些儿野味回来,好让年关多点儿荤腥而争得不可开交。其他人围着他俩,忙着插科打诨,添柴攒火,大有唯恐天下不乱势头,看他们那个劲儿,还真的像不挑起一场世界大战来,绝不摆休劲头。其实,说白了大家也就是为了逗个乐子、寻个儿开心,好消磨消磨时间罢了。

能让鹰眼的两只眼睛不迷乎的人,大概不多,顾也雄就是其中之一。

野狐狸激人用的一串损人还不利己的话儿,别说是活着的,就是死了的人听了也得气的跳起来:“就你那小样儿?你也不撒泡尿自己个儿照照,一副啥德性样儿?还三天套三十只兔子哪,你就吹吧、吹吧。我看不用打什么野味套什么兔子,让你吹就行,赶明儿这满大街都是你吹死的牛,过年还愁没肉吃?——反正,吹死牛既不上税更不用偿命。”

“我要是能办到哪?”林世大眯起双眼问。比起野狐狸来,他自知嘴笨,不如人家,所以平时跟他说话时很少有较劲的时候。不过,今天也不知怎么了,他让顾也雄逗得邪火直往上窜——虽然,他明知对方是在逗自己。

顾也雄继续激他:“要是以前,我得喊你一声哥,得尊重你。自参加伏特加后,就不兴这个了。不过,我今天还得喊你一声哥,哥呀、哥呀,不是小弟我埋汰你,以前我光知道你二,今儿才知道,你啊,不光二,还得给你加上一个词儿,就是傻了巴叽的。就你那点儿能耐,上猪圈里哄哄小猪崽子还差不多,套兔子,还三十只?甭说三天,就是放你三十天你也套不出这个数的野兔子来。”

阴魂不散见鹰眼的双眼又瞪大了,便也插进来攒火、逗趣:“嗯?这不是拿豆包不当干粮吗?咱们是谁呀,咱们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汉子不只是有血性,还得有尿性,要是服了这个邪,那还叫爷们吗?以后还咋见人,咋混?”

“拉倒吧你,还爷们哪?”顾也雄继续向“火堆”里添“柴”:“不是我小瞧人儿,他连自己个儿裤裆里的那几根毛都捋不好,还套兔子哪?瞧、瞧,快瞧,你瞧瞧这二了巴叽的样儿,像不像傻得呵的只会满世界瞎晃悠的熊瞎子?”

“我要是能办到哪?”林世大知道打起嘴上的官司,自己永远不是顾也雄的对手,他只能抓住一个“把儿”跟对方较劲,要不然自己个儿迟早得让他绕蒙。

顾也雄刚张嘴,还没说出话来,只见正在一旁摆弄火盆的肖祖望站了起来,他猛跨两步,一把拉过顾也雄,瞪圆了一双“熊眼”瓮声瓮气地问道:“你说谁哪?”

一副说不好就要动手的样子。

谁都知道这绰号叫“熊瞎子”的肖祖望比鹰眼的嘴还要笨的多,他的信条是嘴上说不过你,咱就手上分高低。

刚才,肖祖望摆弄火盆时,突然听到顾也雄说什么“熊瞎子”还“二了巴叽的”。这怎能不让他“犯”起“精”来?这不是直眉瞪眼地在太岁头上动土么?我熊瞎子招谁惹谁了?你就给我来个“二了巴叽的”?于是,便奔过来,一把拽住顾也雄,用力一拉,将对方筋头流星地拖了四、五步远。——他要和顾也雄“说道说道”。

大家一看,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位荤腥不怕、生熟不忌的主儿来搅局,连林世大也憋不住跟着众人“哄”地一声笑了起来。

大家伙儿看着顾也雄被熊瞎子提溜的几乎是脚不沾地,怎么也挣扎也挣不出对方的手心,一副想斗斗不过,想挣挣不脱,想走走不了,想跑跑不掉的滑稽样儿,越发大笑起来。

“小样儿,想跑?”人高马大,身大力不亏的肖祖望,瞪着一双“熊眼”,看着手中的“猎物”挺认真地说道:“哪跑去?我招你惹你了,啊?给我整明白了再走不迟。”

老天啊,在日常生活中,谁要是能把熊瞎子整明白了,那得天地之间集万古之精华,出那么一个奇才方能做的到啊。

盖彬一边笑着,一边指着顾也雄,说道:“得瑟,得瑟,再得瑟啊。就你能耐大,该,该!你也有这时候,瘪茄子了吧?谁你都敢撩骚,这下踩着老虎尾巴上了吧,不臭白话了?整天就你那张小嘴儿吧儿吧的会嘞嘞,会白话。这下撞枪口上了,有能耐你就接着嘞嘞,再嘞嘞一个呀?”

无酒无笑不成席。这群“活宝”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嚷嚷着。

一副标准军人坐姿的何坚,显然不太适应这种气氛,他皱皱眉,站起身来,向纪宗祥和丘立武蹲着方向走去——他俩蹲在角落里,正对着盖天叫发射器正比划着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